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烟花易冷故事,从来不是说说而已H

“苏柒!”他高声喊她,想叫住她,可是她跑的很快,他从来不知道,看起来娇娇巧巧的她,竟然能跑那么快,他抬脚追出去,却没有看到她的人影。

他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苏柒跑到哪儿去了,可是想到天色已暗,苏柒一个女孩子家的跑出去难保不会遇到危险,这么想着,他抬脚朝着一个方向追了出去。

他找了所有苏柒可能去的地方,可是都不见苏柒的人,他一无所获的回到家,心中有些不安,可是到底为什么不安他却说不上来。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她应该已经回去了吧……莫临烨有些心慌的想着。

“临烨,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莫父莫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儿子现在才回来,不由得有些担忧。

“苏柒刚才来了……”莫临烨魂不守舍的回道。

“阿柒?”莫母有些惊讶,“阿柒人呢?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对于苏柒这个从小就乖巧可人的孩子莫母差不多是看她长大的,自然是极喜欢她,现在听莫临烨这么一说,她顿时颇为紧张。

“……”莫临烨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母亲说自己和苏柒之间的关系,只能沉默的回避这个问题,没说话,直直上了楼。

“这孩子!真是的!”莫母对自家儿子颇为无奈,见此也知道她是问不出来什么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见儿子这样,坐在一旁的莫父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他犹豫片刻,还是没说什么。

————

苏柒看着眼前几个笑容淫邪的男人,凤眸中的希冀渐渐暗淡下来,清艳的面容最后归于一片死寂。

“大哥,那个人还真没有骗咱们,这女的长得是真他妈的美啊!”其中一个矮胖的男人贪婪的看着苏柒娇媚的容颜,用袖子狠狠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笑得欢快。

“那是!你大哥我是谁啊!这买卖人家可是专门找我的,要不是看在这便宜不占白不占,老子会看得上那点钱啊!”为首的男人又高又壮,听到小弟这句话,笑得颇为得意。其实这其中夸大的成分不少,那些钱,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本以为有钱就不错了,结果又来了这么个大美人儿!

这下子真不亏,占了一个美人儿的便宜还得了钱财,真是赚大了!

苏柒听到他们这些话,血色顿失,她从未得罪过什么人,到底是谁这般狠毒,竟怎么对她!

临烨……我好怕啊……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苏柒绝望的闭上了眼。她知道,没有人会来救她了,她终究,还是要一个人离去……

也许,她死了莫临烨也不会记得她吧……

可是现在,这些也都无所谓了……

可是她怨啊,怨那个人狠毒如斯,却更怨自己,她那么多年都绕着莫临烨一个人转,忽视了身边那么多的人与美好,如今却要在这破破烂烂的仓库屈辱的死去,她不甘心啊!

她死了,爸妈一定很伤心吧……她想到父母,不由心中一酸,一行清泪从眼角划过。

她因为莫临烨跟父母吵过很多次,他们说莫临烨不是她的良配,可是她不听,固执己见,而现如今……

呵……

她忽的笑了,艳压桃花的面容顿时变得熠熠生辉,灿烂夺目,男人见此不由一愣,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接下来的景象却让他们不由得惊恐的瞪大了眼。

鲜血似是没有穷尽一般源源不断的从苏柒嘴角滑落,与她平添了几分的妖异的魅惑,带着凄艳的美丽。

苏柒感受着满嘴的腥甜和舌上尖锐的疼痛,眼前的景象却渐渐模糊。

————

哪怕是死,她也要干干净净的。

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苏柒面容冰冷的将手中的匕首捅入眼前一脸惊恐万状的男子的腹部中,任由那喷溅出来的鲜血溅满全身。

感受到那鲜血溅到肌肤上所感受到的温热,苏柒心中涌起一股快意,她看着男人艰难的把匕首拔下来,用手死死捂住伤口的垂死挣扎,嘴角勾起一抹愉快的笑意。

“你呐,是第一个哦……”

呐,真是的,接下来,又该谁了呢?

苏柒冷眼看着男人如同一条濒死的鱼一般挣扎了一会儿,然后逐渐失去动静,呼吸尽失。

明明这么一幅血淋淋的景象,可她嘴角的笑容却是愈发的甜美了。

苏父苏母看到女儿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失去消息都快半个月的女儿如今竟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

苏柒刚刚打开门,便看见一脸憔悴忧郁的苏父苏母,她看见父母还未褪去的担忧以及见到她后的惊喜,鼻尖蓦地一酸,“爸妈,我回来了!”

“你这孩子,去哪儿了这是,我和你爸找了你这么多天,也没你点儿消息,你也不给我们说一声!”苏母看着失而复得的女儿欣喜之余又不由得悲从喜来,“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和你爸该怎么办啊?!”一想到女儿可能会发生什么危险,苏母不禁一阵后怕,与苏柒相似的桃花眼中泛起水光,看的爱妻如命的苏父是一阵心疼。

苏父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会像苏母一样情绪外漏,他见此也只是拍了拍苏柒的肩,道:“回来就好啊!”

“妈,我这不是没事吗!”苏柒也知道母亲的担忧心中不由愧疚。

苏母张口好像问什么,却被苏父制止了。

苏父见到女儿回来虽然也想知道女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知道现在天色已晚,先让女儿休息休息为好。

苏母见此也冷静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柒柒啊,你先上楼休息吧,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吧。”

苏柒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她不想让父母担心,自然是想好了说辞才回来的,现在父母没问起,正好让她再完善一下。

“临烨那孩子最近也在找你,你明天要见见他吗?”苏柒正准备拉开房门,苏父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这让苏柒手上的动作顿时就僵了起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