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适入高辣,太深了好涨尿进来了_噬骨缠欢·三千世界

后启身体里有古老的龙族血脉,龙族与蛇族同脉,身体里的yin性居于兽族之首,不过比蛇族的不节制放浪来说,龙族虽然yuwang更强,可自制力也不容小觑。

只见那婴儿手臂粗大的龙根青筋鼓出,显得坚硬如铁,十分骇人。

后启拉着少女的手开始套弄着龙根的顶端,在开始感觉到意动后方才用手保护着不让少女口腔受伤,慢慢的捅入她的口齿之间。

“该死!”

因为两者的形态实在悬殊,只入了一个顶端便卡着再也进不去,后启只得用术法压制了身下的恶物大小方才顺利的将龙根纳入了少女的口中。

术白与子芕见之不喜,也不甘于自己的口中美味被他人享受,于是一个沿着少女的脖颈,连吻带吸的要尝尽少女每一寸肌肤,一个一边揉握着少女的香臀,一边用手指勾搅其水嫩的花xue。

旁观的丘机舔了舔唇,目光不动的注视着少女那被子芕玩着的xue,袍袖下的手指微颤。

那里的滋味,他一直尝不够呢!

而生性就显得爽脱的冥宴就更为直白了,他直接解了衣袍,坦荡荡的露着狰狞的巨棒开始用手舒解自己的欲念。

此时后启按着自己的妹妹长乐就开始了抽动,因为并不用担心呼吸问题,故而他挺动的力度很大,每一下都要插入喉咙的窄处才罢休。

这让长乐的小嘴无法闭合,嘴角因此流出津液来。

“长乐……小嘴含得皇兄……真舒服……”

后启的声音低哑得能溢出水来,他的挺动使得长乐的身体随之晃动,银白色的长发在空中荡扬。

“好好吃皇兄的棒子……皇兄才能将你那小肚子喂满皇兄的yin液……让你吃个够……”

寒烟缭绕着冰床上一女三男的身体,少女的小嘴被龙根塞满不断出入,另一个男子沿着她的锁骨吻到小腹,灵活的唇舌此刻衔吃着少女饱满的shuangru,而剩下的那个男子将少女的长腿呈拉伸状向两侧打开,此时正用两根细长如玉的手指将少女的花xue插捻得yinshui飞溅……

“长乐……我的长乐!”

后启的速度越来越快,再接着抽干了干百次,他猛地沉身,灼热喷射……

冰床上的少女开始有了反应,她的喉咙吞咽着,舌头也伸出来将溢出的白稠给勾入了腹中。

“大皇兄,现在该交给我和子芕了。”

后启缓缓将龙根抽出来,这东西被沾得水淋淋,顶端的小口还涎着液体。

冰床上的少女自吞咽了后启的龙精后,整个人都散发出了迷人的气息,似乎正在苏醒之中。

后启并没有离开冰床,他只是放下被他扎在腰带上的袍摆将胯下的巨物挡住。他此次匆忙催射并没有尽兴,等待最小的两个弟弟为长乐kaibao后,长乐醒来,他自会做个尽兴。

“长乐妹妹的第一次不可以寻常就论,兄弟间无人有我二人的默契,子芕,我们且一先一后,我为长兄,我先你后。”

子芕本以为自己这个双胞胎哥哥是个不开窍的,却没想到是个这么黑的人,不过他才不管,当即便提了长乐的腿要插进去了。可到底是哥哥,术白却将他定住,然后轻易的掌握了主动权。

“诸位皇兄,你们就这么看着这等破坏规矩之人如此卑劣行径吗?”子芕气得凤眸火展。

“诸兄,兄弟之间的长幼有序相信诸位也是认同,我等我长,在一些事上确实有指导幼弟的责任。不知术白所言可对?”

旁观的后启、丘机、冥殷并非蠢人,当即领悟了术白之意,自是表示支持。

可悲子芕孤立无援,还被自己算计的人反算计了一把。

术白看着已经被子芕手指插过的长乐的花xue,那里看起来多了几分艳丽,上面衔挂着几滴晶莹的水液,花瓣早被里面流出来的yinshui给滋润了个透湿。

对准那窄小的xue刺入一个头,术白从袖中取出一个白玉瓷瓶,将瓷瓶内的青绿色液体倒入她紧致的甬道中,这是万年合欢树的汁液,对太阴之体的长乐有绝佳的用处。

“……吸得真紧……”

术白并不忙着解开子芕的定身术,他猛的突破了长乐的处子之身,然后将她双腿安置在他腰间开始了直捣huaxin的抽干净。

“……嗯……”

长乐银白色长发更加富有光泽,幽幽的闪着光辉来。

rou+bang每一次抽出就带出一片水液,那可怜的花瓣被挤得不成形,却依旧顽强的含着那与它的娇媚不合的狰狞的又长又大的棒子。

术白见扩张得差不多了,这才将子芕的术法解开,子芕气恼得一哼,可是自己看中的果实已被人捷足先登,再多说无益。

见术白还特地寻了据说很难得的汁液用于他们和妹妹的初次,勉强原谅了他的算计,扶着早已要涨裂的孽根顺着那窄小慢慢挤入。

“……术白,将你那东西压制一下,让我先进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