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萍,嗯放松点宝宝想夹断我_宝贝真乖

此时若有人走进来,就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客厅里,意大利真皮沙发上一个男人手拿遥控器,正聚精会神地看电视。但是视线下移,便能看到男人身下腿正伏着一个美丽的少年,柔软的双唇正吮吻着一根巨大的紫色yīnjīng。偶尔少年还会爬起来将嘴里的什麽东西喂入男子的口中。

寒寒的H写得很欢乐,下章BL大餐,亲们准备好纸巾,鼻血喷到键盘上,某星概不负责,话说《宝贝》几乎章章都是肉哈……

最近很忙,恐怕不能日更了,差不多两天更一次吧,大家见谅喽!

谢谢揣子、shinewu82、doch1013、amy_xh_goh的礼物,让大家破费了,还要谢谢bai80600、doch1013、bubblegal送来的充满爱的礼物……还有的亲这些日子送了星辰不只一份礼物,如此坚定的支持,让星辰感受到满满当当的爱!

☆、番外 傻瓜,我爱你(四)

吃吃玩玩,大约半个小时,一份面条终於吃得差不多了,丁寒将嘴中的巨大吐了出来,满足地咂巴咂巴嘴。

郑寰宇将食指伸入他口中,搅着他的舌,声音低沈:“吃饱了?”

丁寒眨眨眼:“你是指哪方面啊?肚子的确吃饱了,可是……啊!”

不等他说完,身体便腾空而起,郑寰宇弯腰抱起地上纤细的少年,不再废话,大步向浴室走去。

放了热水,将心肝宝贝剥光了放进水里,郑寰宇看着他比女人还细致柔嫩的肌肤和一张漂亮的小脸,笑道:“宝贝,明明你都26岁了,怎麽还像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似的?又小又嫩!”

丁寒白了他一眼,他可是纯纯正正的男人啊!又小又嫩?这是什麽破形容!

在浴室中,两人不免又是一番缠绵,但郑寰宇自制力不错,没有在浴室直接要了他。一是浴室地滑危险,怕他不小心受伤;二是,这是两人表白心迹後的第一次做爱,跟以前的心境不同,他想要好好爱他。

快速洗完战斗澡,郑寰宇将丁寒用浴巾一裹,抱着走出了浴室。

“啊,你……不要这麽快嘛……”丁寒用力揪着在自己胯下不断动着的人的头发。这家夥,竟然一把将他放下,就开始舔他的小弟弟。

丁寒的东西粗细适中,长度适中,颜色粉粉的很是标致漂亮。郑寰宇对它总是爱不释手,常常一吃就不舍得吐出来。甚至有一次,在寰宇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这男人吃得忘情,竟忘了开会的时间,直到秘书敲门。他当时多麽庆幸那个秘书没有直接开门进来,不然让别人看到两个大男人一丝不挂地,一个躺在办公桌後的座椅上,双腿挂在两边扶手,一个跪在地上,整张脸买在他腿间,手指插在他的後穴,舌头舔舐他的ròu棒,他就要羞愤而死了。

“唔,为什麽不给我吃?”头发被揪得生疼,郑寰宇不满地抬头看他。

“再吸就要射了……”丁寒的爱作怪只限於他逗郑寰宇的时候,只要郑寰宇开始认真玩弄他的时候,他就立马变成名副其实的小受。

“没事,射吧!老公好馋宝宝的牛奶……给我喝……”说完又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宝贝的ròu棒。

“呜呜……别,太快了……啊啊……”不过几分锺,丁寒就受不住了,挣扎着要摆脱男人的含弄。

郑寰宇不停地揉动着他的jīng身,含糊道:“没关系,宝贝射出来,射到老公嘴里……”

丁寒“哇”一声哭起来:“不不……我是想尿尿,想尿尿啊……”

郑寰宇动作停止,抬起头好笑地看着挣扎的人儿,“呵呵,好好,乖,这就带宝宝去……”说完直起高大的身体,一把将丁寒捞起,“老公抱你去?”

丁寒一把推开他,“走开,我自己去!”说完捂着ròu棒向厕所冲去,郑寰宇在後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打开马桶盖,丁寒刚刚对准马桶,身後就伸出两只手,抓住了他要发泄的小东西。郑寰宇靠在他身後,舔着他的肩头,手中轻轻套动着,“宝贝,尿啊……哗哗给老公看……”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轻轻抠弄丁寒最敏感的马眼。

丁寒受不住他的挑逗,看着男人指节分明的大手给自己手yín,一波波快感向小腹涌去,只听哗哗的流水声,一道清澈的水柱喷了出来,“啊啊啊……好舒服啊……尿出来了……好爽……好爽啊……”

郑寰宇在他尿的时候也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而是更加快速地套动起来,丁寒在他的刺激下一边尿一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竟爽得哭了出来,“呜呜……宇……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郑寰宇很感动,扳过他的脸缠绵地吻上微张的小嘴,呢喃,“我也爱你……”过了一会儿,丁寒高潮退去,小身子无力地几乎整个压在身後强壮的xiōng膛上,郑寰宇放开他的唇,微微一笑,打横抱起赤裸的小人走出浴室。

珍爱地将他放到床上,看小家夥扯过被子埋头进去像小兽一样乱拱,哄道:“宝贝被老公弄到失禁了呢,乖,把腿分开,老公给宝宝舔穴穴……”

丁寒仍然埋着头,却听话地将两腿分开到最大,白皙细腻的大腿中间,一抹淡淡的粉红让郑寰宇口干舌燥,“宝宝这里被干了三年还是这麽嫩,好可爱……”然後大舌迫不及待舔了上去。

郑寰宇很喜欢舔丁寒的下体,无论ròu棒还是後穴,他爱他,所以想取悦他,给他最好的爱抚,而且,宝贝的下体确实是可爱的,他从没想过舔这个地方也会上瘾。

滑溜溜柔软的舌头在丁寒粉色的穴口周围不住舔弄,yín靡而色情。唾液与肉体接触发出让丁寒耳红心跳的暧昧响声,郑寰宇甚至伸直了舌头试图向他的穴内钻去,“呜……不要再舔了,我受不了了……好痒,好痒……”

郑寰宇哄他:“宝贝忍一忍,等穴口张开一些再给你,不然会疼的……”

“不,不怕疼,现在就要……你快来……我好难过……”

郑寰宇无奈,只得收回舌头,从床头拿来润滑剂,细细涂抹在他紧闭的穴口上,然後一指插入,慢慢扩张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