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吹女自述——被情人舔b经历,总载的小护士限制级

一女一小鬼气喘吁吁地瞪著对方,只差再抡起拳头和双腿攻击。

「须也,你还没说清楚,为什么劝我不要住下来?」绪方天川敏感地觉得事情有异。

「伊藤须也,你敢说试试看!」牛湄湄抡起花拳绣褪警告。

「啦啦啦……我就偏要说!」小鬼头朝牛湄湄拉开嘴角吐舌扮鬼脸,表情超级欠揍。「我跟你说哦,她是楣女。」

「楣女?」

牛湄湄羞红了脸,气得踢出自己不怎么长的腿,明明年纪大伊藤须也很多,但行为却和他一样,都是小学生等级。

「倒楣的楣!牛爷爷说牛湄湄刚出生就让医院大停电,牛爸爸为了看她还从楼梯上跌下来,牛爷爷知道她出生,为了从海边赶回来,不但最宝贝的几十万钓竿失手葬生大海,连他都差点掉进海里,所以牛家人一致认为牛湄湄是倒楣鬼投胎,听说中文的「湄」和「楣」音很相似,所以牛爷爷就替她取了「湄湄」这个名字。」

绪方天川背脊有些发凉。「是巧合吧?」

「对,是巧合!」牛湄湄连忙附和。

「巧合个头!」伊藤须也突然看见绪方天川脚上的纱布,抬头严肃地看著绪方天川。「话说回来,你怎么受的伤了

绪方天川的嘴角忍不住抽动。「牛湄湄……」

午后,牛爷爷去睡老人家的午觉,牛湄湄则说要去市街上的手工艺品店买线,而伊藤须也那个跟屁虫,不用上课,自然跟在她后头跑。

绪方天川后来才得知,那小鬼天生身体不好,牛爷爷说是先天性心脏有缺陷,正休学待在家养病,不过他老是趁家里没大人时骑著脚踏车到处乱跑,最大的消遗就是和牛湄湄斗嘴。

绪方天川靠著柜子,环xiōng注视著眼前的木墙。

斑驳木墙上挂著大大小小的证书,正中央摆著一面匾额,以楷书提著「慈爱」两个汉字,区额的正下方则用木架子恭敬地托著一支竹棍子。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镇所之宝」吧?挂在「慈爱」两个字下面还真是有够讽刺的。

绪方天川口袋里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他一接起电话,立即听见话筒那端传来助理十万火急的声音。

「谢天谢地,总裁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从早上一直打到现在,不是忙线就是收不到讯号,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意外,差点直接要求警视厅协寻了!」

「公司还好吧?」绪方天川望了跟幽静的长廊,起身一跛一跛地走到屋外。

「公司没事,黑泽总裁有打电话来关切。」

「那家伙自己的公司都顾不了,还有时间照顾我的……」绪方天川不满地自言自语。一想起自己怎么被黑泽将臣消遣,心火就难以扑灭。

「总裁,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让札幌分公司派人去接你。」

「暂时不需要。」

「可是,总裁你上午的会议虽然全部取消,但下午还要和分公司的高级干部开会讨论游艇基地的开发案,还得会晤札幌市长,傍晚要和札幌工商总会的……」

「全部取消。」

「什么?取消?!」助理的声音惊慌地拔高了八度。「你说全部取消?!」他头好晕。

「对,全部取消。」绪方天川踱步到花架前。

积了些雪的花架上摆了几盆花盆,盆里没有种花、也没有种草、更没有一般庭院里该有的观赏用小树,只种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头……他忍不住蹙眉。

话才刚落下,绪方天川的苦命小助理立刻发出哀号,开始求爷爷告奶奶。

「总裁,拜托拜托,你在札幌的行程很满很满,全部都已经预约好了,现在全部取消,要我用什么借口去赔罪啊?」

「那是你的事。」绪方天川抬头就能看见围墙外的街色,他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摸摸高度不到他xiōng膛的矮墙,一脸兴奋。「对了,我有告诉你,我不在札幌吗?」

「不在札幌?!」苦情小助理的声音已濒临崩溃边缘。「不在……不在札幌?那……那在哪里?」

「小樽。」

「小樽!」苦情小助理的声音里又有了生气。「总裁你是为游艇基地的案子特地先到小樽去探勘地形的吗?还是想亲自出马说服那两家不肯卖地的顽劣住户?」

「一半一半。」

「什么一半一半?哪有事情一半一半的?没有事情一半一半的,事情一半一半是要怎么做,一半一半的事情还是事情吗?一半一半跟一张一张是不一样的,一张一张还是一张一张,一半一半就不是一半一半了,一半一半的事情……」

「花卷,你开始在歇斯底里了。」

「总裁,我要辞职……」

「不准!」

「呜……为什么?」

「因为你还满好欺负的。」

「……」

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低微的抽噎声,绪方天川忍不住闷笑。「好吧!看你可怜,别说我人已经在小樽了却什么事都不做,你把最后那两户人家的住址告诉我,让我来想办法。」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