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亲密行为的迷思—带女朋友回家应该一起住吗,风暖雨花台

秋览若垂眸笑意清浅温柔,长睫下染起深浓春色,修长的脖子弯下来,看著怀里浑圆有致的柔软娇躯。

禾风暖不是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也没那个条件天天洗牛rǔ花瓣,可是……掌心传来微微异常滑腻的感觉,像个滑溜的小鱼儿,指尖不由得顺著她粉腻颈子一路攀行,那肤触带来的异样像虫子钻进他的手掌,开始了欲念的焚烧。

蓝田日暖玉生烟……她外表看著弱不胜衣,实则骨骼异常细瘦,抱起来温香软玉,这个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生了怎样的一副销魂豔骨。

秋览若放纵自己在她耳边低低微喘,闭眸享受被自己调教的万分妖豔的小妖精在下身急不可耐的磨蹭,指尖爱柔怜宠,一遍遍抚著她头顶的细软绒发。

小手扒开他松松的衣襟,小猫儿一样浪叫著,软唇喏喏的咬著他白玉一样挺直精致的漂亮锁骨,风暖已经被春息控制,满脑子都是爬上这男人的身子,却……却又不知道如何获得满足。

他是故意的……故意的!

风暖恼怒的咬他,又生气又著急。他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麽就能让她从这颓废浪荡的暗欲沈香里解脱,可他却偏偏不动,不让她纾解……小手难耐的抓住他的手指就往湿润的花穴里放,快让她舒服啊……

“小丫头,你确定要的是这个?”红唇低声撩笑,异常轻佻,顺从她在那花心里勾挑戳刺,指尖缓缓地剥弄著她濡湿的小丘,随意揉弄她浸润在yín液里的肉核。

“啊啊,览若……嗯呃……”

腿间的欲浪更加汹涌难耐,泌著yín靡水液的花穴传来细小的刺痛,汩汩流出甜腻的汁液。

风暖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试图压抑这浪荡的感觉,却不被允许,被他扳的双腿大开,蜜液粘得他一身都是。

“览若,再这样,就要死了……览若……嗯……嗯……”

她难耐的溢出一声声的yín声浪语,光滑的翘臀似有自意识的上下挺举,蠕动著感受他长指带来的一波波致命快感,mī穴儿饥渴至极,狠狠吸吮绞紧插在里面的冰凉指尖,yín浪媚人的让人恨不得这就麽把她按在地上抵死交欢。

“啊……好舒服……嗯嗯,还要……唔……”

蜜液指头抽出的暧昧声音显得极其响亮,两团晃动的饱满丰rǔ顿时被用力抓握住,rǔ尖娇红如梅,硬挺的红蕊在男人骨感漂亮的指节中间被来回捻揉爱抚,布满了红红的指印。秋览若修长的手臂上青筋突显,冰冷魅惑的凤眸里晶亮布满欲望,自制力亦被她挑破,轻佻而放肆的笑喘“本以为能轻易勾了你,没想到……你这小妖精本事也不小,还没调教几下,就快让人受不了!”

他一把抱起她,连带著被挑开散落的衣服。挥手扫开石桌上的茶具,她被一堆翠绿的云裳包裹著按在桌面上,冰冷的石案刺激到背部的肌肤,刺激的她拱身弹起,浪rǔ跟著激颤。下一瞬脚踝就被大力握住向上曲折,极为羞耻的分开折在纤腰两旁,粉樱色花瓣一样色泽的mī穴就这麽被强制打开,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

作家的话:

不要问将军没碰过女人为啥还这麽熟练,人家脑子聪明动手能力强!

☆、石桌缠绵(微H)

因为爱著一个人,所以会想要拥有,这种渴望,情人之间才能够明白。

他又何止是想要拥有她这麽简单?

柔润晶莹的娇躯像是花朵一样剥开了含羞遮蔽的叶,莹然绽放在眼前,被蜜液浸润的湿亮花瓣嫩粉娇软,无力的合著,因为羞耻而娇颤抖动。yín液顺著股沟流下,把圆翘雪臀染得湿透。

长指在那粉穴上恋恋不舍的抚摸著,似是对待最最珍宠的宝贝。

秋览若见过的女人太多太多,美豔的、清纯的、可爱的、绝尘的、丰满的、苗条的,几乎个个都比风暖出众,却没有一个让他有伸手触碰的欲望。

……除了这个丫头。

所谓爱不释手,也不过如此。

如此得来不易,如此让他,像发了狂一样的眷恋。

“给……给……啊恩……”

风暖柔唇边染著亮唾,被他这样轻拢慢捻的快要逼疯,却拗不过他看似轻柔却霸道的手劲,就这麽大张著光裸细嫩的腿,任他抚弄。

他似是要把她仔仔细细看个干净,比绢丝还要柔顺纤细的如瀑长发滑下肩来,凌乱散在她赤裸的肌肤上,幽昧冰凉,滑软魅惑,像是无数根琉璃抽成的丝线,洒在她的颈子上,纤腰上,洒在她高耸的rǔ房上,泛著幽兰的气息,捆绑她的魂魄。

“风暖,你再动,会伤著你。”

伸手抬起她挣动的细腰,低语柔喃,平静语调下却缓缓压抑著汹涌的狂暴,他弯下腰伸舌舔舐著风暖颤抖的花谷,舌尖顶开两片滑嫩,舔吮了一会儿,深深刺进她不断收缩的娇小mī穴里。

“啊呀呀!”

刺激的过头,风暖支撑不住,奋力支起仰躺著的雪躯,一手紧紧抓住他额前的长发,兴奋又痛苦的泪水涟漪,爬满脸颊。“求求你!别再折磨了,好热啊……求求你览若……”风暖激情哭喊,哪怕被他凌虐也无所谓,手指也好,舌头也好,她只想被填满空虚,纾解下身万蚁噬心般的痛苦。

秋览若哪里舍得让她如此难过?任她颤抖著揪住自己的发丝,舌头不断地在风暖柔穴内抽刺进出,红唇被她涌出的yín水沾湿,豔色逼人,妖冶浪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