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家庭教师qvod-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兽奴的幸福生活

“枫。”埃里克特朝呆楞的枫情招招手,“过来。”

枫情满脑子混乱走过去,埃里克特搂住他,问:“枫,我问你,你爱我,还是爱那个索古拉?”

“我、我爱你……”对索古拉的感觉……可能、可能也是……

“也爱他?”埃里克特接下话,笑笑,只是笑容有些狰狞,“枫,如果我跟你说,我爱你,也爱著另外一个人,你会怎麽样?”

“我……”他会很伤心很生气,恨不得将埃里爱著的另外一个人碎尸万段──让埃里眼里只有自己只想著自己──

“会很生气对不对?所以我很生气,所以,枫,我要惩罚你。”

所谓惩罚,是在他额头上刻了一个飞翔咆哮、紫色魔法光环环绕的骨龙印记,印记的面积很大,占满了他的额头,甚至延伸到右半边脸。刻的时候埃里不让他睁开眼睛,所以不知道是拿什麽刻上去的,当时很疼,像尖锐的锥子在脑子里划拉,那痛楚直达灵魂深处,让人无法忍受,刻印记时他昏过去又被痛醒又痛晕过去,刻完的时候,他昏睡过去,四天之後才清醒。

醒过来之後,又被在身上刻了一个模样相同、但动作不一样、面积更大的印记,印记中骨龙仰头张开翅膀,头仰在他双rǔ之间,翅膀大张直至手臂、肩膀,龙身占了左腹与半个後背,龙尾延伸在双臀上绕了个圈到前面,尾尖延伸至他性器顶端……

刻上身的时候又是一阵锐痛,特别是刻到他的小鸟上的时候,感觉小鸟都被割掉了一样。

不过,印记刻完之後,埃里待他好好,就像刚和埃里相恋那时一样,待他温柔又体贴,做爱也没了粗鲁,爱抚扩张一样不少,还经常对他笑,让他常有股被原谅了的感觉。

肩膀上索古拉留下的牙印也被埃里克特去掉,找了一个光明魔法师给他治好不留下一丝痕迹。

“埃里……啊……我不行了……”枫情粗重地喘息,腰像不是自己的了,手脚虚软得动一根指头都费劲,可身上的男人还在不停挺动,酥软的後穴被壮硕的肉柱持续长时间抽插摩擦,已经跟不上节奏,可怜兮兮得费力吞吐泻了四次还不见萎靡的粗ròu棒。

“你可以的,你只要享受就行。”埃里克特沈醉地抚摸丝滑肌肤上的骨龙图案,那是他亲手刻上,意喻身下这个人的所属权。两瓣臀肉上环绕的幽紫的龙尾,背部的龙身,肩部舒展的双翼,每一处都让埃里克特无比满意,每一处都让埃里克特激情无比高涨,激奋掠夺著身下人,却怎麽都要不够。

不够,还是不够,他无比兴奋的情绪需要好好发泄──

埃里克特紧捏住枫情肩膀,抬高他的臀部,让他跪趴在床上,下体抽插的速度与冲撞的力道又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啪啪啪”他的大腿撞在枫情臀肉上的声音沈闷又急切,将枫情白皙的臀肉撞得红通通。

“啊啊──埃里,轻点──”枫情被干得几乎翻白眼,撞击的力量加注在身上,像要将他整个撞散架,他无法承受,最难受的是,他的肚子又痛了。

不知道具体哪个地方痛,只觉得整个小腹都在抽痛,随著埃里克特的抽插,疼痛一阵强过一阵。

“疼……”疼痛来得太突然,瞬间夺走了枫情所有力气,连呼喊都叫不出来,只虚弱得猫叫般细小喵了声,便晕了过去。

仍在激情中的埃里克特没注意到他的疼痛,只当他是累晕了过去,稳住他失了意识的身体,继续在他体内冲刺。

悠悠醒来,肚子只剩一阵阵不太强烈的钝痛,不只他昏了多久,埃里克特居然还在他身上运动,看到他醒过来,手抚上他的性器,要再次挑起他的性欲。

“别……埃里……”枫情求饶,可惜压在身上的人丝毫不理会,被刻了印记的身体格外敏感,性器被抚弄两下便傻呵呵得站了起来,粉嫩肉柱上的尾尖跟著站了起来,在埃里克特手中微微颤抖。

真是有够没用,被摸几下就兴奋成这样……

……分割分割……

亡灵界,永远灰蒙蒙的天空今日格外yīn沈,空气中弥漫著血腥的味道,吸引了众多嗜血的死物飘了过来,然这里并不是他们享受血腥的好地方,身为光明系圣兽的独角圣兽,即便已经死了,其血液仍对黑暗与亡灵生物具有莫大的伤害力,一碰,即会被净化。被净化?不,其实是身体被那残存的光明元素消散掉。

独角兽这麽伤亡惨重,亡灵生物那边亦不乐观。

“你还不出去吗?”亡灵大军後方,黑衣女子皱眉问一边一直沈默观看著战斗的男人。

“他们伤亡的还不算重。”埃里克特淡淡地说:“真不愧是亡灵的克星。”

女子瞪他,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麽,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幅没事人样。

“枫已经完全属於我。”埃里克特忽然下令,“撤兵!”

女子双眼瞪得几乎凸出来,***这男人到底搞什麽鬼?!!

枫已经完全属於我。

八个字用上了魔法,传得很远,直传到对方阵营。

索古拉美丽的脸yīn沈得几乎滴墨,而他的父亲克朗一直皱著眉毛。

“孩子,长老们对你已经有很多不满,希望你不要再继续下去。”

“父王,他是孩儿认定的终生伴侣!”

“我可以容忍你选择一名人类男子作为伴侣,但我无法容忍你选择的人身体不洁,甚至和亡灵有染!”已经有些年迈的老克朗怒了,“他都已经是你的人,居然还去招惹别人,更可耻的是居然招惹亡灵!给你戴这麽大顶绿帽子,你还想著抢回他?”老克朗对亡灵一向是深恶痛绝,“要是我,早就亲手将他裁决了!孩子你清醒一点!”

“不,是我……是我强迫他的。”索古拉垂下眼帘。若不是他的话,枫和那个亡灵现在正幸福得团聚著吧?可是他不甘心,硬要得到他事情才会发展成这样,不怪枫,不怪枫。“我没办法放弃他,没办法。”他清醒不了了,再也清醒不了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