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珊妮的男人们(限)

俊介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两下,女人动了一下,她的半边胸脯贴在他的胸口。

下腹传来一股久违的紧绷感,胯下的阳物险险有了抬头了趋势。

热血的冲动一下子冲进了俊介的脑海里,他死死咬住牙关,沉寂已久的欲望,它的复苏在心口掀起了巨浪。

他想控制住这种冲动,然而脑海里全都是陈珊妮平日的音容笑貌。

俊介对自己道:就这一次,就一次。

他抬头看向敞开的门口,凉太还没有上来,俊介低下头,颤抖的唇瓣合上了女人微微呢喃的柔软。

俊介和凉太两个人盯着面前的药箱,沉默不语。

里面满满的药物,常规的,和非常规的,多半是进口,专业术语让人看得头痛。

俊介翻找一番,终于找到普通的退烧药,两个人配合着给女人喂了下去。

凉太给陈珊妮擦身子,俊介就盯着她头顶上的毛巾,时不时地换上一条。

这么熬了一个小时,陈珊妮身上的热度终于下去了许多,渐渐陷入了安静的沉睡。

外面的天空由漆黑转成了浅蓝,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把女人吵醒了。

她往左边一滚,撞是一堵温热的墙壁,于是又转身换了一个方向滚动,结果又半趴进一个宽阔的胸口。

她迷迷瞪瞪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两边各自睡着一个男人。

她莫名其妙地再次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左边的是店长大人,他平躺在榻榻米上,一双手放在腹部,而右边,是青年凉太,他侧着身子面对着自己,鼻腔里呼出点微弱的鼾声。

俊介在女人贴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这会儿,他自然地坐了起来,笑道:“珊妮,还难受吗?”

他伸过手在女人额头轻触了一下,马上就收了回去。

“昨天晚上你发烧,凉太很担心你,就叫我过来了。”俊介君爬了起来,穿上自己的鞋子。

珊妮感到十分抱歉,她想要起来招呼一下俊介,俊介压住她的肩膀,拒绝道:“不用了,我去洗把脸,还要回去接孩子上学。你继续睡吧,好好休息....凉太是早班,你跟他说可以晚两个小时过来。”

俊介君匆匆而去,珊妮重新躺了下去,刚刚还在睡梦中的凉太闭着眼睛将她搂了过去。

珊妮点了点他的鼻子,笑着闭上眼睛,依偎在他的怀里。

两人的心脏贴着心脏,都沉浸在久违的温情里。

凉太在这里呆了一晚上,自此就赖了下来。

他没有陈珊妮家里的钥匙,于是在外面晃荡了几个小时,又晃荡回了日料店。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刚够抽一支烟。

俊介君仍旧将陈珊妮送了出来,这次让她带回去一份熬好的栗米粥,加了一点点肉丝兑一下味道。

男人看到从巷子里面走出来的凉太,两人的视线相遇,互相凝视了两秒钟。

俊介垂头对珊妮道:“好啦,辛苦一天了,回去吧。”

珊妮噘了噘嘴巴,同俊介眨了眨眼睛,他是个长的很儒雅的男人,俊挺的眉目被柔和的气质给淡化了,做日料如做茶道般充满了“道”。

他在店里长年穿着黑色的和服,腰间一条白色款待的腰带,扎地很紧,显得腰间毫无赘肉,一举一动细致又英挺。

同早上在她家里的形象天壤之别。

珊妮道:“店长大人,相信您的夫人幸福了极了,真是羡慕呀。”

俊介君抬头敲了敲她的脑袋,转身掀开门帘进去了。

珊妮一转身就见凉太微微弓着身子靠在墙边,就像是杂志上的落沓少年般。

不过此少年是真落沓,衣服还是昨天的衣服,唇边上长出了微末的胡渣。

他一言不发地跟在陈珊妮的屁股后面。

跟着她上了公交车,挤开旁边的众人,伸手勾住了吊环,将女人同旁人的肢体接触给隔开。

接着他又跟着珊妮下了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