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外轮流我一夜,魔辱之馆|谨慎小杉

卫云杉不赞同地摇摇头叹一口气,语重心长道“你这个人就是这点不好,动不动就把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挂嘴上你看我好好的和你讨论一个社会现象”

李加慎顿时气笑了,这人这会儿倒会掰扯了,作势要打屁屁,笑骂“小东西,长进了啊不仅会转移话题了,还会顺带教训人了”

卫云杉作吓倒状大喊跑开。

散步完回家洗完澡,两人躺床上刷微博,并没有因为有空出来的房间而分开睡,两人都舍不得分开。卫云杉把白天拍的一些照片发网上,说“玉白菜农场好好玩,生活闲,真的是身心皆舒服”

李加慎看到卫云杉发的“身心皆舒服”浮想联翩,一把扑倒卫云杉,来了个漫长的亲吻。卫云杉开始的时候还要挣扎,他的微博还没看完,小会儿后又想算了,明天再看好了,只是沉浸在充满李加慎气味和温度的感官享受。

山里的夏夜虽然凉快,但两人都只穿了睡裤,上半身裸着。身体挨着身体,皮肤亲近皮肤的感觉,让两人都意乱神迷。当两人的裤都被对方扯掉时,卫云杉觉得自己疯了,李加慎也觉得自己疯了。

一个小时后

“呃停停停不要”卫云杉一声惊呼,踹起一脚,李加慎痛苦的闷哼声也管不了了,抓起薄被起身要逃,“那个我去客房”

李加慎抓住卫云杉踹人的那只脚,用力把人拉回床垫,气急败坏道“卫云杉做人可不能这样”手脚并用压住。

卫云杉都要哭了“不行不行痛死了”

“放心,就痛这一回你不会后悔的乖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凄惨被锁改了

、关于未来

新的一天,卫云杉还未睁眼就感觉到身边熟悉的体温,觉得两人不够贴近,他挪动到那人身边,八爪鱼一样巴上去。那人感觉到爱人的接近,未曾睁眼,一把把人拥进怀里,手掌在爱人光滑的背脊上来回轻轻抚摸,极致光滑柔韧的皮肤摸上去颇为享受。一下一下不够,手挪到脊椎末尾,挺翘的肉肉上,怎么捏都不够。

“宝贝儿”李加慎轻轻喟叹,“妖精”挺了挺身,让对方感受自己的火热。

卫云杉还没睡醒,困得慌,话都懒得回应一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好眠,任李加慎如何蹭都只管睡自己的觉。再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他的背紧紧挨着一条结实的腿,温热温热的。脑袋后面有翻书的声音。

转过身,李加慎放下手翻看的书,在他额头上印个吻,说“宝贝儿,睡得好吗”

卫云杉伸个懒腰,嗯嗯出身,说“睡饱了你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会儿了。饿不饿,起来吃点早餐吧”

“好啊”说着坐起身来。

“身体怎么样还痛吗”

卫云杉有点脸

红,小声说“擦了药,有点奇怪的感觉,但不痛了。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东西”不会是随时准备好的吧现在才觉得对爱人了解不够,是不是太迟了

李加慎坏笑“打算吃了你的时候放心吧,你老公可是一心一意难得的好男人”说着揉了揉他的头,忍不住再抱抱亲亲,下楼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

“今天都已经十一点了啊”卫云杉看了下手机,不是一般的晚。

“没事,又不赶时间,就当早些吃午饭,晚上我们早点吃晚饭就是了。”照常一大杯蜂蜜水给卫云杉,“今天想做什么”

卫云杉喝了水,说“不知道,反正我不想走路。”一走路就很奇怪的感觉。

“那我们就呆家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