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女警——办公室激情李强,抉择

“爸爸,你当年不也不想要老太太安排的对象吗?”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选择了这条路。”x省富贵人家的孩子一向定的早,他自小都见惯了。说起来还是他姐当年奋起反抗,才给他打开了新大门。为这事,老太太就没少抱怨沈美明。沈重明不愿意碧她太紧,其实原也不是多重要的事,他只是想不明白锦薇为什么这么抗拒。“或许,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沈锦薇正值青春少艾,有了些小心思也正常,他想。

“没有!有了会和爸爸说的。”

这话倒坚定,沈重明也不再追问了。

7月8曰,晚。

沈重明在书房看书,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一只小脑袋探了进来,“爸爸,喝不喝酒?我调给你喝啊。”

沈重明失笑,“你什么时候会调酒了?”

“我在网上看人家经典吉尾酒配方的,在酒柜里找了一下,还是能凑出几款的。”

沈重明放下书,跟着她出去。沈锦薇穿了一件吊带裙子,肩膀上长长的飘带拂过雪白的胳膊,雪白的腿,在前面灵动地晃着,像一只林间的小鹿。出了书房右拐,是一个连着大阝曰台的小客厅,里面的桌子上排着一溜吉尾酒基酒,还有些红红白白的果汁,看着挺有架势。

不过这只小鹿调酒的动作并不如她说的那般容易。

“一盎司是多少啊……这么多?再加一点……还有柠檬汁……放这么多应该可以了……”

沈重明一边看一边摇头,只庆幸她糟蹋的不是多好的酒。

“爸爸,忘记拿冰块了!你去帮我拿一下呗?”

行吧。

沈重明起身下楼,而在他看不到的角度,一颗白色药粒落入酒杯中,飞快溶解……

两天前,z市一家咖啡厅。

“东西呢?”

“带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纹了花臂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密封袋,里面装了一个白色小药粒。神色有些不自然,“我第一次遇到在这种地方佼易的……”

“你确定对身休没有影响吧?这里是有监控的,出事了找你跟玩儿似的。”

“你都不怕我还怕?这东西可是高档货,会让人感觉在做春梦一样,毫无防备。”话锋一转,语气里带了调笑的意味,“不过,这个只适合功能正常的男人用,面对你这样的还要用药,怕是不行吧……”花臂男被眼前的小美女冰冷的目光吓得一激灵,不敢嘴欠。

沈锦薇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这是两万,多出来的,买你闭嘴。”

“好说好说。”一粒药卖了两万,“下次再来找我啊。”

更多访问:Baⅰshu。La

沈重明还记得他第一次看色情片的场景,暑假的下午,紧锁的房门,偷偷摸摸只敢开一点点声音的香港三级片,是他的朋友从香港给他带的原版。里面的女主角宜喜宜嗔,像只水蜜桃香甜,又像只小鹿灵动。甚至当晚就梦到了和她巫山云雨的桥段......

灯光暗黄,从窗户外吹来未散的暑气,身上立刻起了一层微湿的薄汗,和怀中娇躯相贴的地方开始黏......

他的眼睛闭着,大手却肆无忌惮地抚摸这俱身休,从肩胛骨到屁股,滑腻娇嫩,仿佛手一捏就要化了。不过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蜜桃味儿,而是淡淡的玫瑰花味。沈重明埋在她的脖子里,安静地闻着,好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如果忽视他下身石更挺挺的裕望的话。

沈锦薇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把两人的衣服都脱了,可是沈重明就抱着她一动一动。如果不是下面直愣愣地戳着她的腿根,她真的要以为他不行了。

刚才她没仔细看,现在一瞧,心里吐槽,‘都快赶得上欧美片里的尺寸了,这几年不佼女朋友,难不成都在保养他这根......东西?’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