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舔蜜豆-唐嫣嗯哼好爽太深了啊|妖镜

我使劲蹬著脚往後挪,颤颤抖抖的说道:“干吗?”

我看著距离我不到5CM的脸,压按住因害怕混带著一种不知明的情绪而急速跳动的心脏,咽了咽口水,没想到他也有这麽邪气的表情,“你……你不要这样子?”

“怎样?”司昊把脸凑的更近,嘴巴都快贴上我的了。

我气我自己为什麽会是被他影响,心跳不受控制;气自己为什麽低他一等,讲话总在颤抖,没有一点骨气;气自己为什麽这麽智商低,总不能把话不一次性说完。我松开揪著被子的手,往眼前的人大力一推,“不要靠我那麽近啦!”

被推开的司昊没有动怒,反而靠在床尾哈哈的笑出声:“我的小野猫终於露出爪子了。”

我揪回被子怒瞪著他,大眼瞪小眼,虽然我是单眼皮,可是我的单眼皮也不小。但司昊的定力很好,那双深邃的黑眸此刻更像是深夜的大海,而且身上还带著不容忽视的霸气和贵气,看我的眼神就像高高在上的皇帝摆动著脚下卑微的臣子。

最後还是我败下阵来,能跟这样的男人对上一分锺都算厉害,我能对上三分锺,已经无比光荣!我赶紧收回视线,可是突然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只好四处乱瞄,“咦!那妖里妖气的没来?”

司谦笑出声:“你说的妖里妖气指的是义?”

我翻了个白眼给他,意思是你很白痴,也就尚观义没在,当然指的也就是尚观义了。

“他明天就去找你了!”司谦在另一侧床尾坐下。

“白天吗?”

“对。”

“哇,这一点你们是比不过他的,找人要白天嘛,干吗晚上非得打扰我的清梦呢?”我忍不住抱怨道。

“你不怕我们了?”一直没在开口的司昊突然出声。

我愣了下,是啊,现在气氛还挺自在的,好像不怕了耶,刚开始只是想伪装坚强,伪装一点也不恐惧他们,没想到久了就真的不怕了。因为我发现他们虽然冷的冷,恶的恶,但是至今还没出手伤过我,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他们又耐我何哈!

“放心,我们虽然恨你但同时也不想放开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司谦的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可听的我难以喘气并加一头雾水,恨我?上次你们三还说是我的爱人呢?我们到底什麽关系啊?

“我们回去了,过不久我们也会出去找你的。”

“你们现在是天天来啊!”我小声嘟囔。

“不一样的。”

“谦,别走,我现在很好奇,你刚才那话什麽意思啊,什麽恨我又不想放开我的,怎麽回事啊,我现在对我们的前一世很好奇,真的,你告诉我吧,前一世我们几个到底发生什麽事情啊,还有我真的有很多爱人吗,‘不止’是几个啊?我到底得罪多少人啊?”其实我还想问很多,但我怕司谦记不住我问的问题,显然我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他们又是“嗖”的一下不见了。

之後我再也睡不著了,脑袋很混乱,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如果躺在哥哥身边就好了,他会安慰我的,可是,唉,三更半夜的,特地跑去吵醒他也不好。结果,今天头好晕!

“同学们注意了,我们班今天多加入位新成员,刚从美国回来,可能还不熟悉这里的生活,大家以後要多多照顾他哦,现在我们来欢迎这位新同学。”

班主任领了一位瘦高的男孩进来,“来,陈同学,自我介绍一下!”

“哇……真帅!”我跟著同学们一起喊出来,看到帅哥头也忘了疼了,看来我是食色一族的,不过这位黑发蓝眼的混血帅哥属於yīn柔邪魅型的,我本人还是偏好阳刚型的,就比如哥哥。

混血帅哥这时站上讲台,狭长的桃花眼环视教室一周後竟然盯上我,还勾起嘴角邪邪的笑了下。

我的心猛地收缩一下,这感觉,这表情,太熟悉了,但是尚观义明明是个纯种人啊,再说,他应该呆在镜子中,可是我又想起昨晚上那两兄弟说我今天就会看见他,难道真的是他?我连忙低头祈祷:“各路神仙,保佑保佑我,应该不是他,应该不是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