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二脱三床四吻胸—欧女兽交,乱伦之妈妈的闺蜜

我舒服地道:『香云﹍你的小﹍﹍小嘴﹍﹍真﹍﹍真紧﹍﹍吸得我﹍﹍真爽﹍﹍』

我发出喜悦赞叹的声音,让香云的小嘴尽情地服侍我的阳具,放松心情享受着和她交欢前的温存。

我的阳具被香云含在小嘴里舐咬着,或许香云一生中完全没有吃男人阳具的体验,但她还是努力地施出浑身的浪劲,替我吸吮舐咬着阳具,凭着女人天生的小嘴儿,不断来回地在龟头附近吸吮磨擦着,使它更形粗壮挺硬。香云这位系出名门的美女,从就是我梦中佳人的典范,我早就在夜里的春梦中把她想像成一位美艳淫荡、风情万种的女人,甚至想进一步地得到她、占有她,如今美梦竟然成真,香云像一匹发情的母马般含着我的阳具,不由爽得抚摸着她秀丽的长发,按着她的头享受这法国式的性爱。

香云的秀发不时飘到她的脸颊旁,她用手拢拢垂散的发丝,将它们搁到耳边,小嘴的工作并没有放了下来,尽情玩弄、吸吮着我的阳具,像是对它服侍得无微不至,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我见她全然陶醉了,或者是今晚被催情迷失了高雅的贵族风范,又或者这才是她的淫荡本性,不管如何,香云的娇躯如今赤裸裸地横躺在床上,而且待会儿还要与我作爱,以前是别人眼中的端庄,如今都是我床上的荡妇淫女,等着我去滋润她发骚的小浪穴。

香云真是美女中的美女,不论是身材、谈吐、风韵各方面都是千万人之上的佼佼者,我放松神经享受她带给我香醇的一切,让这幸福的梦境带领我进入喜悦的国度,享用她激情的侍奉。

香云开始的行为还可以说是被催动情欲,但到後来我的言语挑逗、抚摸、轻吻舌舐,深入体内的感觉都是她娴雅的另一面本能所最爱的,开启了她对性爱的强烈需求之门,冲动的欲火使她不顾一切地想要获得满足。

只见香云握着我涨得粗长壮大的阳具底部,伸出小香舌就着大龟头忘情地舐吻着,让它越来越大、颜色涨红,整支硬梆梆地戳在她的小嘴儿里,大龟头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黏滑滑地由她嘴边溢出,我叫着喜乐的声音道:喔﹍﹍香云﹍﹍你的﹍﹍小嘴儿﹍﹍功夫﹍﹍真好﹍﹍吸﹍﹍吸得﹍﹍我的﹍﹍﹍好舒服﹍﹍』

香云用手迅速地套弄着我的阳具,龟头上的包皮一露一藏地在她小嘴里忽现忽隐着,怒张的马眼也像在感谢着的栁勤般,吐着高潮悸动的爱情黏液,蠢蠢欲动,我的性欲已经快到了绝顶的境界,叫着道:『香云﹍﹍我﹍﹍﹍会﹍﹍会出﹍﹍来的﹍﹍』

香云连忙吐出阳具,娇嗔地叫道:『不﹍﹍不行﹍﹍不﹍﹍不可以﹍﹍出来﹍﹍﹍﹍还没有﹍﹍享用﹍﹍你的﹍﹍阳具﹍﹍呢﹍﹍』

香云用玉手拨了拨乌黑的秀发,趴到我身下,娇靥一仰,媚眼斜睨了我一眼,充满淫浪之意,我的阳具这时点在她艳红的嘴唇旁,她用小手握住我的阳具,伸出香舌舐了舐龟头,把阳具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一丝淫液黏黏地从龟头上到她的脸颊边拉了一条长线,『嘤!』的一声娇喘,打开殷红的小嘴儿,『咕!』的一声,就把我的阳具含进她的口里,我感到香云的小香舌在的她小嘴里卷弄着我的阳具,一阵舒爽的快意,使我的阳具涨得更粗更长。

接着她吐出龟头,用手握着阳具,侧着脸把我的一颗睾丸吸进小嘴里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搅着,含完一颗,吐出来又含进另外一颗,轮流地来回吸了几次,最後张大小嘴,乾脆将两颗睾丸同时含进嘴里,让它们在她的小嘴里互相滑动着。我被这种香艳的口交刺激得龟头红赤发涨,阳具暴涨,那油亮的阳具一抖一抖地在香云的小手里直跳着。

香云吸着睾丸一阵,转移阵地舔起我屁股沟的肛门,掰开两片肛门,伸出小香舌在肛门上来回舔弄着,又刺激得我全身酥麻,连起来。

香云真是国色天香的仙女,不论是身材、谈吐、风韵各方面都是千万人之上的美艳,我放松神经享受她带给我香醇的一切,让这幸福的梦境带领我进入喜悦的国度,享用她激情的侍奉。我见她这样抛开一切羞耻之心来满足我的媚态,心里真是感动极了,不由调整一下位置,伸出右手揉上她的小阴穴,啊!香云也已泄了一大堆尿液,沾湿了她阴穴口的阴毛和身下的床单,我又伸出中指,插进阴穴里替她抚揉着发涨的小肉核,使她更是迈力地舔着我的阳具和肛门。

我躺着享受香云这美女吹阳具的服务,阳具一阵阵的抖颤跳动着,香云香唇一张,又吸住我的龟头,一阵拚命地吸吮,我不由得爽着道:「香云,我要射精呀!」

一会儿,香云小嘴里竟含进了我大半根的阳具,真不知她的嘴里有多深呐!香云这时拚了骚劲,不怕顶穿喉咙似地含着我的阳具直套弄着,美艳的娇躯在我胯下狂扭着,只吸得我抱紧她肥嫩的大屁股,龟头一松,一股精液狂喷而出,都射进她的嘴里,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里去,小嘴继续舔着我那直冒精的,让我丢得更舒服。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