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校花宝贝打开点我插你,战为己有

第二天,齐霁果真跟着她去了“战车”,而闻风而来的,还有郑浩卿。

郑浩卿今天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温文儒雅,走进屋的时候让一身狼藉的战战很是羞愧。她偷偷瞄一眼坐在一旁的齐霁,同样是艳光四射,多般配啊,要是因为自己让郑浩卿误会,而拆散鸳鸯,那就太罪过了!

郑浩卿提着蛋糕进来的时候,看见了抿嘴微笑的战战,他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而后晃了晃手里的蛋糕笑道:“战战,给你的。”

“谢谢。”战战走上前接过蛋糕,指着齐霁身边的位子说道,“你坐啊,我给你倒水。”

郑浩卿眼里的疑惑更深,他不动声色地坐下,温和的眼眸观察战战的脸:“战战,昨天吓到了没?”

“有我在怎么可能吓到她呢?”隋岳后脚跟了进来,闲闲立在门边,不介意战战眼中鄙夷的神情,很大方的邀功。郑浩卿挑了挑眉毛,无奈笑道:“阿岳,我一来你就知道,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彼此彼此啊。”隋岳在郑浩卿对面坐下,不客气地敲敲他的肩膀,算是打招呼。

“对啊,浩卿,你怎么知道的呀?”战战也有些疑惑,如果不是隋岳跟他讲的……突然,战战看到齐霁丢过来的眼色,她这才恍然大悟:对啊,怎么忘记了这两人现在的关系了呀,齐霁知道了,那郑浩卿肯定也就知道了。

郑浩卿没有忽略战战的眼神流转,但他只是温和地打开蛋糕:“今天我带了新口味,你尝尝如果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做。”

战战看到柠檬色的蛋糕眼前一亮,可还没等她动手,叉子就被一只飞来大爪给抢了去,第一口美味进到了隋岳的肚子里。隋岳吧唧吧唧嘴,对郑浩卿点点头:“不错啊阿浩,味道很爽口。”

“谁准许你抢我的食物了!”战战夺回叉子抗议,动作飞快地消灭着眼前的蛋糕。郑浩卿眼里眸色深沉,最后只化成了一片隐隐的宠溺:“没关系的,我带了很多。”

隋岳捣乱一般又去抢食,嘴上颇具深意地调侃战战:“你不要太贪心啊,我天天给你做蛋糕,你还一定要惦记着人家阿浩,阿浩很忙的……”

战战伸向另一块蛋糕的魔爪停在半途,是啊,她怎么一见到食物就忘记了正事儿!还亏她是胖丫的好姐妹呢!

战战把那块蛋糕推到了齐霁的面前,满脸诚恳对郑浩卿说道:“是啊浩卿,你那么忙就不用老惦记着我了,这个隋大头……虽然人不咋的,但是东西做的还不错,所以……嘿嘿。”

所以,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在一起吧!

“喂,什么叫做人不咋的,”隋岳岔开话题,纠正战战,“而且我做的是还不错吗,是非常好吧。”

隋岳和战战斗着嘴,齐霁低头吃着蛋糕,没有人注意到郑浩卿嘴角渐渐隐没的笑意。

******

因为齐霁的提醒,周末的时候,战婷婷和刘纪材的约会准时开始。

该嘱咐的都嘱咐完,又给他比划比划当天打架的情形,两人确认外面监视的车子已经开走,终于放心地决定结束这次“会晤”。

只是她没有想到,在起身的时候,看见了不远处站着的一名黑衣男子。那人迎面而来,显然也因为看见了她而顿了一下,之后直接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理的极短的头发挑染了几缕褐发,垂在额前还是那么不羁,狭长的眉眼犹如墨点,五年不见却仍旧熟悉的让人战栗。与梦想失之交臂之时,那种痛楚,在见到他的时候全数回到脑海——十年的感情,一次不知所谓的较量,根本不能说出谁错谁对。

可是无论对错,却都断送了两人本来规划好的道路。

丘哲走到跟前,自然地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了,战战。”

战战看着近在眼前的人,脸上闪过惊讶,狂喜,最后剩下的一脸怒气,她不顾及自己此时还是“战婷婷”,一拳就砸在了丘哲厚实的胸前:“王、八、蛋!”

同一张桌上,只是对面的人换成了丘哲,丘哲上下打量着对面人的穿着:“这么多年不见,你还真是变了不少。”

“丘哲,你打算就这么跟我叙起旧来了?”

“不然呢?”

战战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真想抽你!”

“刚不是已经给我一拳了吗?”丘哲耸耸肩,“战战,你穿的这么女人,还留了长发,我真是有点接受不能呢。”

“有什么接受不能的,这衣服是跟胖丫借的。”

听到“胖丫”两字,丘哲的笑容不由一僵,而后若无其事的喝起了咖啡。战战见他这反应,烦躁伸手扒头发,又忽然想起自己的造型,只能作罢。丘哲注意到她的动作,仔细看看她的头发:“你发质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黄毛变黑毛啊。”

“这是假发。”

丘哲歪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那可以请问你为什么要搞成这样,刚刚那个男的又是谁啊?”

“还不是我爷爷,让我打扮成这样去相亲,后来……哎呀反正就是就让他帮我个忙了。”

耐不住丘哲的追问,战战简略地说完自己的情况,而后不客气的说道:“我这是小事儿,倒是你,赶紧给我交代,这些年都躲哪里去了。”

丘哲眼睛放在战战身后,表情复杂地抬抬下巴:“虽然我很想跟你好好说说来着,不过你现在最好要解释一下这个情况……”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