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松恵理,他日了我的B|嫩妻调教法

两天的周末假期,蓝曜都帮着骆晓花处理火灾之后的相关事宜,租的地方确定短期内不能再住人,房东退回押金,至于因救火泡水的私人物品就只能自认倒霉。

骆晓花很感谢蓝曜的收留,但她并不想就此赖在他家,打算开始找合适的租屋地点。

到了礼拜一,上班日,消息灵通的同事一早就围在骆晓花身旁关心她,询问她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就连公司的三大巨头:岳禹群、姜青风跟蓝曜也都出现,表达慰问之意。

大家的关心让她好感动。

晓花,那你现在住在哪同事玉玲问道。

她有点心虚的偷觑了男友一眼,他显然也有听到问话,不过他不动声色,表情镇定,连眉毛也没挑一下。

哪像她,心跳得好快,很怕被同事看出她正处于心虚状态。

我现在暂时住在朋友家。

这样应该满不方便的,你不打算再租新的房子吗

当然要,只是我预算不高。事实上,今天下班后她就要去附近寻觅,看是否有适合的套房在出租。

而她,并没有跟蓝曜提起找房子这件事,所以现在她根本不敢往他站的方向看去。

我有同学正好在找室友跟她分担房租,你有没有兴趣有的话,下班我陪你过去一趟。

太好了,房子在哪

玉玲说了一个大略的地点,但在台北生活才两年的骆晓花并不是很清楚到底在哪,可能还是要实际走一趟才知道。

那地方太远了,上班不方便。蓝曜替骆晓花判断了下。

现下他虽然是在跟禹群聊公事,但耳朵可没漏听晓花跟同事的对话。

玉玲有些错愕的回身望着站在她斜后方的三位公司大巨头,似乎很意外蓝曜会突然插话。

骆晓花接收到男友警告的眼神,但她佯装没看到。

那里是离公司远了点,不过楼下就有公车站牌,有公交车直达公司,还挺方便的。玉玲极力游说。

坦白讲,她听了满心动的,只是碍于蓝曜在场,不敢明显的表露出来。

玉玲,我们下班后再谈好了。现在是上班时间,还是别聊私事的好。

于是大伙陆续回到自己的位置,展开忙碌的一天。

蓝曜也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岳禹群一直尾随在后,他原以为好友还有公事要谈,没想到他一开口便是你跟晓花在一起了吧。

蓝曜不得不佩服好友在这一方面的敏锐度。

他本来就不打算隐瞒,是晓花坚持不能公开两人的关系,他才忍住。

你怎么看出来的

刚刚晓花说话时总会偷偷瞄你,似乎很在意你的反应。

所以不是我泄的底,而是她喽。还说什么不可以公开,结果第一天就被禹群识破了。

真是个完全不会假装、毫无心机的小女人。

你也有些不一样。岳禹群笑说。

喔是吗这句话倒是教蓝曜感到意外,因他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你的眼神变得柔和许多,看来你已经尝到爱情的滋味了。

爱情可以让人在一夕之间起了变化,且程度惊人。

蓝曜的眼角跟嘴角都泛起笑意,他对岳禹群说:爱情还真的挺迷人的。只除了某个卷发小妮子一直积极的想搬出去住。

看来他得约谈她了。

当时针指向六,与分针呈现完美的一百八十度角时,骆晓花就迅速的收拾好包包,想要跟随大批的下班人潮挤进电梯里,只求别被某人给逮着。

可惜,上天没听到她的祷告。

在电梯门前,她被蓝曜硬生生唤进办公室里。

不明就里的同事们都为她拦一把同情泪,觉得蓝副总特别喜欢找晓花的碴。

骆晓花哭丧着张脸,踏入副总的办公室。

蓝曜啼笑

皆非。你那是什么表情好似我会咬你一样。

也差不多了

谁教你都不问我,想偷偷的跑去看房子。他敲了敲她的额,住在我那里不好吗

好,很好,你的房子又大又舒适,离公司又近,交通也方便,可惜你不出租。

我可以出租,租给你。只要她愿意住,租赁只是个形式。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