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16岁在教室草班主任|晓月无双

"唔无双,无双。"抵不过他的纠缠,洛晓晓睁开眼睛两手推拒他,自上午后纪无双使着劲折腾她,最后直累到昏过去他还不放过,现在再看到这张脸,她很是后怕。

"起来吃饭,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还想赖床!"纪无双面不改色,丝毫没觉得她的赖床和他有直接关系。

洛晓晓腾地坐直,全身酸痛的她想理论几句,但看他一双幽幽的黑眸,最终咽下这口气,她可没力气再来第二次。

沿着走廊栏杆边铺陈的羊毛地毯一路向下,她没来由的又是一阵惆怅,从前他真是太宠她了,事事顺她心意为她考量,而今弄成这样也全怪自己。她叹了口气,来到偌大的餐厅坐下,桌上四菜一汤色泽靓丽。

"尝尝看怎么样?"那声叹息他听到了,心头升起一股不忍借由端汤的动作缓过来。"应该是你做饭才对,从前也没做给我吃过,现在总会了吧!"

低头喝汤的动作一顿,感情暖床还不够,还要外包保姆的活。眼睛好了之后,她最想做的事有两件,第一是见他,第二就是亲手做顿饭给他吃。没想到这两个愿望达成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情景。

"好,我在国外的时候已经学会做菜了,明天就做给你吃成了吧!"她说得不情愿,可心里还是愿意的。

"我等着。"接下来两人谁也没说话,纪无双做菜的手艺很好,当初也是因为她夜半的时候想吃些夜宵,他特意跟如意楼的大厨学了些夜宵,一通百通,加之纪无双人聪明一点就透,渐渐的就什么都会做了。那一会儿,他还被京里的发小笑话他是昏君,宠妻宠得无法无天了。

又是一阵苦涩,从前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糟糕。

"这么晚了你还不走?"晚上十点多,洛晓晓沐浴过后靠坐在床上翻一本杂志,看到穿着一身黑色浴袍出来的男人提醒道。家里一个外面一个,她深深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现任妻子。

擦着头发的手一顿,转而勾起一抹坏心的笑。"她要出国学习一段时间,暂时不回来。"

"哦。"她还是没精打彩,又怕他晚上乱来,转过身尽量把自己缩到墙角,降低存在感。

第二天洛晓晓还没起床,就被一阵电话闹醒。“晓晓,说好给你接风的,你可要来呀,北戴河这边的马场已经准备好迎接你的到来了…… ”

洛晓晓在电话这头使劲点头,撑在一旁的纪无双笑了才赶紧答应下来,横眉瞪他一眼,他怎么没有身为奸夫偷情的自觉,这要被悠悠听见他的声音不就大白天下了。“悠悠,你们什么时候出去蜜月旅行啊?”

这时候,她情愿躲起来不见人。所以赶紧打探情况,那头秦悠悠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总之是陆君兰被一个项目拖得走不开身,所以这秦悠悠才结了婚跟没结一样,成天跑这跑那瞎组场子瞎胡闹。

洛晓晓认命地挂了电话,懒懒地赖在床上不想起身。纪无双看这一团小小的人儿懒洋洋的窝在自己床上,心里是爱得无可无不可的。可是那面上偏偏冷着脸,说话的声音也不见有多温柔。

“怎么?不想去?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其实知道又怎么样?你我不就那样么,你情我愿的?”纪无双掀开被子躺进去,搂住美人拉入怀中,那吻跟着就落了下来,细细亲吻着洛晓晓的脸颊脖颈。

洛晓晓没来由就红了眼,“你情我愿?这不是我愿意的。”

纪无双停下嘴边的动作,抬头凝视着怀中的小女人,见她美目含泪,泪水将坠未坠,别提多惹人怜。他在心里暗骂自己,何苦由来,又爱惹她,惹急了心痛的还不是自己。

“哭什么?晓晓,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心呢?”男人轻抚着洛晓晓羊脂白玉般光滑的背,试图安抚她的情绪,无奈却泄露了自己的心。

洛晓晓疑惑抬头,一眼望见他眼中的深情,但再仔细的想看清楚,那深情转瞬又不见了。她把自己的身子贴近些男人,赤裸想贴的肌肤传来安慰人心的热度。“无双,我眼睛好了,我看不懂你。”

纪无双哪里肯这小女人没头脑的再想些有的没的,双手伸下去,托住女人柔嫩的两瓣屁股蛋,拉开她的腿架到自己腰上,那粗长的热龙随即尽根捅进水穴里。

纪无双哪里肯这小女人没头脑的再想些有的没的,双手伸下去,托住女人柔嫩的两瓣屁股蛋,拉开她的腿架到自己腰上,那粗长的热龙随即尽根捅进水穴里。

“看不懂就不看,用心感受就可以了。”纪无双身下动起来,轻轻浅浅地抽刺着。“感受到了吗?宝贝,我在爱你。”

由于昨晚纪无双射进去的精液还在穴里,尽管被吸收了大半,却还有很多留在里面,足够的润滑令洛晓晓能够更好的接纳男人的昂长。下身被他浅浅弄着比昨天激烈的做更让她喜欢,从前的纪无双怕弄疼她,每次都极其温柔,像昨晚上那样激烈的性爱,洛晓晓还是心有余悸。

“知道我在你身体里吗?晓晓,你是我的。”男人说着一个用力挺身,舌尖舔上女人的耳垂,含在嘴里吮吸。

洛晓晓被他弄得浑身酸软,特别是他的呼吸喷在自己耳朵里,酥酥痒痒的,这男人一直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里。身下小穴里没被操弄几下,就涌出了大股蜜水。小女人本是忍着不愿出声,但被男人极有技巧的磨捻挤压,声声娇吟溢出嘴边,

纪无双卖力操干,两人下身湿黏黏的,他听见身下女人媚媚的叫床声,身体一麻,愈发用力地捅那花穴里。“宝贝,多叫几声,叫大声点,老公喜欢听。”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