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不要吸我奶-小袁老师音频|珊妮的男人们(限)

一路从门口进来,虽是慌忙地跟着凉太往二楼跑,很多明显的细节已经被俊介纳入眼底。

这里没有男人的衣物,门口的鞋架上也只有女人的鞋子。

凉太光着上半身,胸口有些新鲜的抓痕,牛仔短裤还是半干的状态,湿湿地贴在凉太的大腿上。

男孩应该是突然过来的。

而榻榻米上的女人,她的身上套着一件裸色的弹力背心,背心的上面一圈全部已经汗湿了,里面没有穿睡衣,胸口两点在布料后面来去摩擦着。

她的腹部微微往下凹,白皙的腰间有明天的掐痕。

因为她不断地挣扎滚动,裙子上提到了腿根处,欢爱的痕迹更是触目惊心。

年轻柔软的躯体,她不耐的微微呻吟,声音喑哑磁性。

俊介顿时站了起来,道:“我去弄点热水。”

凉太道歉道:“店长,抱歉,这么晚让你过来。”

“没什么,怎么不送她去医院呢?”

“她说不愿意去。”凉太语调平淡的陈述着。

他跟着站了起来,道:“俊杰君,需要什么,我去弄吧,您帮我看着点。”

俊介重新跪坐下来,嘱咐道:“先烧壶开水,看看有没有姜,切碎了一起丢进去。准备一条热毛巾和一盆热水....”

凉太赤脚往外走,俊介喊住他,道:“找找有没有药箱,最好是有退烧药。”

凉太侧过头来,点点头,往外去了。

他不会照顾病人,家里小俊生病,通常是爱田美沙来处理。

在父亲去世后,又加上跟继母爱田美沙不能见光的关系,让他跟之前的朋友都断绝了往来。

凉太习惯独来独往,心中却没有什么额外的想法,沉郁的日子日复一日,曾经只有在某些女人的躯体上得来短暂的放纵。

爱田知道他跟别的女人上床,只会闲雅的微笑,道:“凉太太孤单了,你这样做我很理解,但是每天要回来吃完饭哦。”

他被绑在那栋失去了往日生气的房子里,直到遇见陈珊妮。

凉太打心底憎恨放荡的女人,每次轻易上了一个女人的床,他就会对那个女人产生骤然的厌恶之感,所以他在外也没有长期的女伴。

他不可能长期跟一个女人保持关系,只要想想爱田美沙,快感过后,就是彻彻底底地厌弃。

原本还没有严重到要呕吐的程度,直到在太谷日料店遇见陈珊妮。

他讨厌她,然后忽而就不讨厌了,然后找机会强暴了她。

这是他第一次强迫一个女人。

凉太盯着水壶发呆,他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很想找根烟抽。

青年不过是随手翻着屋内的抽屉,竟被他找出一包刚刚拆封的香烟,这样的一包,在便利店要卖上两千多日元。

俊介把歪到边上的女人半抱住拖回来,女人的肌肤滚烫,呼出的热气打到自己的脸上,俊介的脸偏了偏。

柔软的肌肤贴在自己的怀里,俊介忍不住再次回过头来,他伸手拨弄珊妮贴在脸上的头发,露出一道柔缓的淡眉,眼睛紧闭着,鼻子轻轻哼着声音。

他的目光落在女人的破了皮的唇瓣上,微微张开的唇缝中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有小小的舌尖。

俊介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两下,女人动了一下,她的半边胸脯贴在他的胸口。

俊介很想把她放下来,可是....

下腹传来一股久违的紧绷感,胯下的阳物险险有了抬头了趋势。

热血的冲动一下子冲进了俊介的脑海里,他死死咬住牙关,沉寂已久的欲望,它的复苏在心口掀起了巨浪。

他想控制住这种冲动,然而脑海里全都是陈珊妮平日的音容笑貌。

俊介对自己道:就这一次,就一次。

他抬头看向敞开的门口,凉太还没有上来,俊介低下头,颤抖的唇瓣合上了女人微微呢喃的柔软。

俊介和凉太两个人盯着面前的药箱,沉默不语。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