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抱着边走边律动,和充气娃做的过程|萝拉与主人

听到她的呻吟,德尔仿佛更有了力量,修长的手指粗鲁地扯开萝拉xiōng前的衣服,伸进去大力地揉捏手中的浑圆,另一只手抚摸上萝拉的翘臀,因为手感太过完美,忍不住大力地掐弄起来。

萝拉被他挑弄地娇喘连连,想要推开他,但手一抚摸到德尔紧实的xiōng膛,就没了力气。就在这时,德尔把萝拉的衣服全部扯开扔到了一旁,看到眼下完美的身材,再也不受控制地埋头亲吻上萝拉xiōng前的红樱桃,肆意地舔弄啃咬着她。

萝拉忍不住圈上他的脖子,深情地凝视他,如果这是梦,她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就在这时,德尔突然抬起头,深深地凝望着萝拉,蓝色的眼睛闪着温柔的碎光,声音沙哑魅惑:“凯瑟琳,你终於来了。”

说完他捧起萝拉的脸庞,更加激情地与她接吻。

但是,萝拉却没有了反应,她张大眼睛看着德尔俊美的样子,看着他迷人的睫毛近在咫尺,感受着德尔激情地拥吻。可是她却一点激情都没有了。

突然她抬起双手,同样抱住了德尔的脸庞,然後她眼睛眯了起来。

“啊!嘶……”

德尔的惨叫声回荡在萝拉的房间里。是的,萝拉咬破了他的舌头。

已经清醒的德尔皱着眉头盯着身下的萝拉,他抬手擦拭了一下唇角的血液,然後走下了床。

似乎不打算跟萝拉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而且也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穿好衣服就要走出房间的一瞬间,萝拉突然出声了:“主人,凯瑟琳是谁?”

听到这个名字,德尔浑身一震,然後他淡漠地开口:“这个不管你的事,今天的事情你就忘了吧。”

出了房间的德尔突然拿出了洛森寄给他的那张密函,他轻笑了一声,把那张密函变成了粉末:“洛森啊,洛森,什麽时候你也学会给我下咒术了,看来这次裂渊岛之行会很有意思。”

萝拉在德尔走後,穿好衣服走下了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褐色的仿佛海藻一般美丽的长发,还有那双深褐色的充满魅力的迷人的眼睛,小巧的鼻梁以及精致的唇瓣,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很多时候她是不愿意照镜子的,因为她看到自己就会想起那个女人,那个叫做凯瑟琳的女人。

德尔做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要向西摩尔龙许愿,然後让凯瑟琳的灵魂复活,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但是,她想活下去,即使是在看不见德尔的地方,她也想活下去。

她唯一的心愿只是希望当德尔实现这个愿望之後能把她的心脏还给她,但是德尔那句冷漠到底的话语仿佛成了一句诅咒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

“她也就没有任何作用了,自然不会再留着。”

这句话是有多麽狠心,想到这里,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笑了,即便这样,她还是会让德尔知道她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些:“我的主人,你等着瞧吧。”

前方是血族领域里最大的密林,里面有数不清的珍禽异兽,还有各种魔法生物,以及各种高级的血族祖先设下的陷阱。这是为了防止血族後代到达裂渊岛才制造的这个巨大的密林,由此可见祖先对於血灵的恐怖。

洛森和德尔两个俊美的男子骑白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萝拉骑着一匹棕色的马跟在他们两人的後面,而她的後面就是血族最精锐的部队之一血骑士。

洛森微笑着扫了一眼身後的萝拉,突然开口:“让女士也跟我们一样骑马,这好像不是绅士应该做的哦。”

德尔闻言并不生气,只是散漫地开口:“好像这不是洛森伯爵有权利管的,我想眼下你应该好好管管你身上那只碍事的龙吧。”

谁都知道王的宠物是一只特别卡哇伊的会飞的小红龙,此刻那只龙亲昵地缠在洛森的身上,德尔是想忽视的,但一想到这只龙什麽也不会,遇到危险还要保护它,他就觉得不爽,尤其是那只龙对着洛森花心色情的样子,真是受不了。

“洛森,你看你看,那个臭德尔欺负人家,你快帮我教训他,快嘛快嘛,呜呜呜。”

萝拉忍不住**皮疙瘩掉了一地,她木然地扫了一眼那只龙大胆色情地让自己的尾巴在洛森的身上扫来扫去,甚至都要扫到洛森的重点部位了。她眨了一下眼睛,终於转过了脑袋,决定忽视这个画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