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来自己动酷我—豆花高h文,暗黑警匪之有奸道

“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如果你不杀了他,那麽我们就再不是兄弟。”古超将枪了起来递给衡斌。

“自己难受也要别人难受,你还真是兄弟。”贡坡站在一边看热闹,时不时的还给句评语。

“古超你给我记清楚,这是老子的地盘,惹恼我全崩了你们。”贡坡举起手摆出手枪的姿势对准古超,“啪!干掉你们。”

古超不去理会挑衅的贡坡,只是盯著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衡斌。

“今天你要是不做,你的兄弟们也会看不起你。”话音刚落,衡斌就转身看看跟在自己身後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大家有意见他不是不知道,所有兄弟都对自己维护一个警察而有著怨言,每个兄弟都痛恨著甄诚,恨他是个卧底,恨他出卖他们,并害死了几个兄弟。

衡斌咬著牙,太阳穴突突的跳动,伸手拉过古超手里的甄诚,用力的吻上他的嘴唇。

甄诚乖顺的张开嘴巴任由衡斌亲吻,他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命,他也知道衡斌不想杀自己,但是如果自己不死,衡斌会很难在这里立足。

“我是警察,作为一个警察,我觉得我没有错。你们是毒贩、逼迫他人卖yín,你们害死了多少人,造成了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你们的兄弟就是人,但是那些被你们逼迫的人就不是人了吗?谁都是妈生的,凭什麽你们的命就是人命,那些卑微的人命就活该去死?”衡斌的嘴唇一离开甄诚,就听到这个倔强的小辣椒的控诉,也只有自己这个冒著傻气的小辣椒才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麽不合时宜的话,他是不是嫌自己死的太慢了。

甄诚扭过头看著古超,“你说我害死了苟明,你还真是虚伪,明明是你害死了他。如果你爱他,为什麽不帮他解脱那个牢笼,为什麽不给他救赎。你知道他为什麽和警方合作吗?因为他被高利贷和那个家庭压抑的无法呼吸,他很痛苦。而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帮助过他。让他背叛你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苟明害怕你,他不敢相信你,自己的情人对自己只有恐惧和不信任,你还是可悲。不论怎样,我都相信衡斌,我可以面对现在的一切,面对衡斌手中的枪。而苟明不行,他害怕你。他不确定你的心意,他很彷徨,他是这些人中最可怜的那个牺牲者。”

“你给我闭嘴!”古超愤怒的吼叫,像只绝望的困兽一般,他真的好想撕碎那张嘴,那张诉说著事实的嘴,他不想听,他不愿相信苟明对自己只有恐惧和不信任。他,真的没有爱过自己吗?

☆、有奸道33

“他他爱不爱我。”古超控住不住自己的嘴,他想知道那个小人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他爱不爱你,你不知道吗?”甄诚脸上带著怜悯,那样的表情让古超更加愤怒。举起枪对准甄诚就要扣动扳机。

“大哥,我来。”衡斌拦住疯狂的古超,接过他手里的枪。

衡斌将甄诚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鼻尖,最後吻上那张自己尝过无数遍的嘴唇,“宝贝,不会很疼,一下子就过去了,别怕。”

“我不怕,我觉得害怕的是你。”甄诚无害的笑了笑,“开枪啊,扣动扳机打死我,我是那个背叛你们的人,我该死。你不是觉得我出卖了你吗?那你就打死我吧!”

“别逼我。”衡斌拿著手枪的手有些抖,从第一次杀人之後他的手从来没有抖过,而此时他竟然胆怯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手指似乎无力扣动扳机,“你不要逼我。”

“衡斌你是个胆小鬼。”甄诚将衡斌的犹豫和挣扎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爱自己,但是为什麽他不能选择相信自己亦或是直接打死自己,这麽犹豫不决,这麽思前想後的男人真的很不像衡斌。

“小辣椒,你爱过我吗?”衡斌贴近甄诚的脸,鼻尖挨著鼻尖轻轻的磨蹭,大手托住甄诚的後脑勺,手枪抵在甄诚的心脏。

“替我告诉林,我爱他。因为他相信我,因为他爱我。”甄诚盯著衡斌的眼睛说著最残忍的话。

“杀了他,斌。打烂他的头。”古超有些不耐,甄诚在他眼前可以说是面目可憎,他只要活在世上一刻,他就觉得难受,他一定要找什麽人给自己的苟苟陪葬。

“小辣椒,我不会让你疼的。”衡斌将甄诚的头抱在怀里,捂住他的眼睛,手枪抵住他的侧脑。

砰!

鲜红的血液喷在衡斌的脸上,怀中的甄诚的软软的滑落躺在地上,血液顺著地面缓缓流淌,一双美丽的眼睛此时没有了焦距,一滴晶莹泪珠顺著眼角滑落,阳光反射出它的光亮,竟然如此刺眼。

古超看著血泊中的甄诚,心里好似解脱了一般随即是一片虚无的空虚感,扭头看看自己满身是血神智呆傻的不能动的好兄弟,有一丝愧疚涌了上来,“到这里就算了结了。不管怎样,我们的恩怨算是清了。”古超转身走到车旁,打开车门上了车,“开车。”

贡坡摸摸下巴,觉得似乎没有什麽热闹可以看了,挥挥手将自己的手下全部带走,只留下了衡斌和他的手下。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陪他待会。”遣退了自己的手下,看著所有人开车远走。衡斌迅速的抱起血泊中的甄诚,轻触他的鼻息。

“小辣椒坚持住,你要坚持住。”打横将甄诚抱了起来放进车里,踩下油门往医院赶去。

“宝贝,坚持住。”衡斌一路狂飙,狠狠的踩著油门,在车辆中穿行,闯了无数的红灯,身後追了一连串的警察。

到达最近的意愿,衡斌狠狠的踩了一脚刹车,将甄诚抱下车往医院跑去。

“医生!医生!有人中枪了,快点!”医院的护士推过救护床将浑身失是血的甄诚推进手术室。

衡斌拉过一名医生塞给他一叠纸币,吓的那个医生直发抖,因为衡斌的另一只手拿著一把枪顶在他的身後,“这是药费,把他救活,不然小心你的脑袋。”将钱塞进医生的口袋。衡斌趁著乱窜入了人群,随即追上来的交通警胡乱的寻找著他,结果一无所获。

“宝贝,求你活下去。”衡斌对著甄诚的方向丢下一句祈求,转身离开了医院——

“你们两个真的要回Z国?你们现在可是通缉犯。里面有著千军万马在候著你们呢!”贡坡完全不赞同两人回去救林和木。不就是两个保镖吗?值得冒险吗?

“我必须回去,木他不是别人。而且苟苟一定不想木被枪决。”古超擦拭著自己的枪支,他是可以不管木,他的钱都已经存进了瑞士银行,Z国的那摊事业只是他的一部分而已,他完全可以东山再起,可是他那个人是木,他放不下。而且苟苟生死不明,他内心无比烦躁。每晚都做著噩梦,梦到苟明全身是血被炸的粉碎。

“你也必须去?”贡坡转头问著衡斌,自从那日枪决了那个小辣椒,这两个男人似乎陷入了冷战中,彼此没有一点交流,但是却意见一致的非要回去救人。

☆、有奸道34

“嗯。”衡斌点点头,摆弄著手机的枪支。

当日他将甄诚送往医院,他不知道甄诚能不能活,虽然自己掌握了射击的角度,但是当时的自己很紧张,不知道有没有出错,会不会真的打死甄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