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互捏奶头,老爸的幸福生活_贾兰的守护神

她一下红了脸,心里说不上是羞还是愧,甩甩头,唔,不能再回想这个。

细细想想,其实是不恨的。本该有这种情绪的,但不知为何贾兰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就像此刻醒来,她仍然没有离开这个怀抱。这难道是归功于那什么劳什的契约?

贾兰闭闭眼睛,心里又有点害怕,这个自称守护灵的家伙还没有履行任何保护的义务就强迫了他的主人,还强行签订了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契约。这就如同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被骗签了无期合同,谁知道那合同里有多少不平等的交易?现在就如此,那么以后呢?会不会要自己付出更多不能接受的代价?想起平时看的灵异小说里的恶鬼,贾兰心里就是一抖。

这么想的话是不是自己该去庙里面拜拜?说不定庙里的菩萨可以驱魔除怪呢?而且说不定一旦把这个邪玉带到寺庙,就会被佛祖菩萨净化,然后不缠着自己了呢?

越想越有道理,贾兰说干就干,当天就带着丑玉柱和前几天做好的玉石手链去了最近的法华寺。

开过光,进过香,贾兰觉得安心不少。但是寺里的僧人并没有发觉玉有什么古怪,贾兰也不好意思直说这个玉有什么邪门,但是在寺庙里面听了一场法会,静默地立于佛前听众位和尚们齐声诵经让贾兰觉得精神上受到了洗涤。再加上大和尚用柳枝蘸佛前供奉的水给玉石都开了光,贾兰觉得就算是妖魔鬼怪应该也净化的差不多了。

走出寺庙回家那一刻,不知道为啥,贾兰又想起以前的愿望,希望有一个守护在身边的精灵啥的。

满腹心事的她盯着街对面红绿灯出神。

因为受到过侵犯,玉灵存在的时候她害怕又惶惶,作为受到欺负的人,心里满腔的委屈愤懑,恶意的揣测填满心间,急不可待想找到什么方法解决他。好像突然之间他就有不可饶恕的理由,好像他马上就会伤害自己,仿佛明天再见就会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鬼。

但是真到此刻,玉灵消失了,她又开始怀念。长久以来的愿望其实是实现了的,上天真的赐予了一个守护神。虽然这个守护神很不靠谱,虽然他那个啥了自己,但是也不算是完全强迫的,因为自己从没有坚决的反抗和挣扎,整个过程自己也…也没有不舒服…

他长得好,气质如同故事里古时候的贵公。其实刚见到他的时候,他很温柔,甚至在做爱的时候,前戏也很温柔。第一次有人那样深地亲吻自己,仿佛带着厚重的爱意。那样的吻几乎要把她溺毙了!

都说一个女人的心是通过阴道到达的。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他已经深刻的刻在自己的记忆和身体里了,这是无论如何回避都无法反驳的事实。贾兰心底里对他抱着一丝不一样的感情,当觉得自己的安全不再受到威胁时,理性就消退了,感情马上占据上风。

万一他有什么苦衷呢?他会不会魂消魄散?自己算不算是害了他?自己从没有给过他机会辩解,也没有了解过他,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和自己签约,他是不是也挣扎过,这些问题统统没有解决,但是他就因为自己消失了!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武断太残忍了?

绿灯亮了,贾兰失神地向前走去。

忽然包里的玉烫了一下,连带着侧兜附近的腰部都被烫的一颤。这一下的功夫,贾兰停住脚步。下个一瞬间侧边急速冲过的面包车带起的冷风直接扑到她的脸上,她甚至感觉鼻尖都要触碰到车窗。

贾兰冷汗一下就冒出来。就差了一点点,她就可能被刚刚那车撞个正着。

转头看,肇事的车辆呼啸着远去了,只留下司机的含糊咒骂声。

贾兰的心还在怦怦跳,她想起刚刚过马路前,她根本注意到还有一辆车压着黄灯最后一秒冲过来了!

她马上退回人行道,摸出玉来,指尖温温的触觉让她觉得刚才不是幻觉。

“是你吗?你是不是还在?”贾兰攥紧玉石,惊疑不定,但是没有任何人给予答案。

这是第一回贾兰那么急切期盼见到他,她想起以前每次见面都是在梦里,她也想起他是有名字的,他那时候告诉她名为长玌。但是自从醒来她对他是怨的,怕的,失望的,惶惑的,下意识的不愿意想起他的名字,在心里也只用“他”来代替。

此时此刻,她想见他,想亲口问问到底是不是他救了自己。

贾兰猛然想起长玌和自己互换姓名的时候说过,可以以名字召唤他,那是不是意味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