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在我家床上日了我-熟睡中的妈妈任我玩| 保镳

他担忧的神情让她眼眶一酸,隔了半晌才说。「你现在是真关心?还是……」在演戏。

「笨蛋!都这个节骨眼,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赶紧回答我,有没有哪里受伤?」拗不过她,最後他乾脆往她身上摸索,翻找受伤的可能。

田卿爱猛摇头。「没有!喂……别、别乱摸!」她的身体,经他这麽胡乱一摸竟产生悸动。脑海闪过稍早两人在床上那个吻……还有刚才在山坡上头的那个吻……

「废、废话!」罗绍东神色一整,他迅速变脸。「如果让你受伤,我可是会被曹老板扣钱的!」对,救她,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荷包缩水!对对对,结论就是这样。

「扣钱?」田卿爱朝他男性胸膛上的凸点,用力一拧。「姓罗的,你满脑子就只有钱和女人?那我呢?你到底把我……」放在哪个位置?

声音数度哽咽,她被他气到哭了!

她的泪落在他的脸颊,闷着声,不自然问。「怎麽哭了!」

哭?「我还想杀了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老喜欢说些煞风景的鬼话!

****************

故事片段之七:

她连珠炮似的吐出一连串骂人不带脏字的话。

「掉漆!超级掉漆!没人品!没性品!」

罗绍东微蹙眉。

掉漆,没人品。这些词,他通通懂意思。

但关於『没性品』那是什麽意思?

「什麽是没性品?」

「当然是在暗讽你是个专靠下半身思考的色胚!」田卿爱想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走开!罗绍东,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敢做敢当的男人!没想到你敢做不敢认!」她鄙夷瞪他一眼。

罗绍东唇上不再敛着笑,他正经说。「我说的就是事实!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专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那我总该有点表示才是!省得坏了你赏给我的好名声!」他低头吮住她,完全不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力。

「唔……」她挥出拳头,却被罗绍东挡下。

「嘿,别忘了,我受了伤!」他双眼饱藏情慾,吮住她的俏鼻。

对吼,他受伤了……

她的拳头在他的盈握下力气尽失,他的手大胆揉捻着她,手心里的炙热像蒸气,将她的胸脯揉过一遍又一遍。在他热情的掐揉下,她像奶油渐渐瘫融,吟喃出声……

ps.看完故事简介,有兴趣者,欢迎以购买的方式支持相挺。

穆影在此感谢支持^^

银狐~罗绍东

这是场任务,即便遇上了死对头,他也不能逃,然而任务过後,他们是否还能回到最初……

在闹区中,一栋看似不起眼的老旧公寓,光入口就有好几个隐藏式监视器,另外还安置远红外线在远端监控着外围治安,整栋公寓里头更是大有玄机,其实这里就是近五年来崛起於保镳界最有名的镳汉总部。

镳汉总部里,一名男人英姿飒爽站在办公桌前,脸上挂着雅痞笑容,不拘小节对着前方年过半百的男人说。「听白狼说,你找我。」

对方指着桌上资料。「银狐,这是这次的任务。」

银狐豪爽地从桌上拿起,打开资料夹,里头的内容让他脸色一变。「柴老大,你、你别跟我开玩笑!」将资料夹阖上,放回桌上。「我不接!」

柴天禄,又名柴老大。是名年近半百的男人,没人知道他真正的来历,膝下没儿女的他,只飬养一批手下,据说那些人大部分都是柴天禄从孤儿院里精挑细选。他一手创立的镳汉保全和外界不同,它所爆发的实力是警界所仰赖的,是黑道所忌讳。

有人说柴天禄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开,相对的也有人放出风声想把他除掉!

只是……那些人始终无法如愿。

因为长相中庸,外貌普普通通,他身边其实卧虎藏龙,高手如云,举凡制**,研制毒药,防身武器,厉害的武术高手,电脑软体设计天才,还有医术界的名医,通通对他言听计从。多年来他费尽心思培养这些训练有素的高手,不是为了作善事,而是为了谋取最大的利益,只要价钱谈拢,他自有方法帮你解决一切事宜。

多年过去了,没人能真正清楚他的底细,只知道每次任务下来,他跟人索费不低,但对於底下帮他办事的人,他的回报向来不手软采五五分帐,基於如此优渥的福利,让这些人心甘情愿供他差遣,死心蹋地跟随着他。

「不接?」柴老大冷眼瞧着。「理由?」

银狐懒懒回腔。「总之,我现在正在休假,您找其他人去。」

柴天禄凉凉打退他的说词。「目前总部没人!」

银狐乾瞪眼。「没人?」怎麽可能?

「大家各司其职,唯独你!所以这次任务非你莫属。」

「我……」银狐想开口拒绝,却让柴天禄接下来的话给堵得死死,让他鸡嘴变鸭嘴。

「如果你拒绝的原因,单纯只因她是你的初恋女友,那麽你就犯了镳令第三条:为了一己之私,不服从镳令者,从此格去职务,还必须削去名下财产三分之一。」他能在第一时间清楚手下底细,让他们对自己所下的指令心服口服。

他老奸巨猾的笑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柴老大,你……」好,死老头果然是个狠角色,明知道他嗜钱如命,还往他死xue里踩!

「镳令第二条:不准背地或者心里谩骂组织所下的任何一项指令。违者……」

「停!别再念了。」银狐向来温和的脸色难得覆上一层寒霜。「我接!我接总行了吧。」

***

「什麽?」

田卿爱盯着前方的男人啼笑皆非说着。

「你说你是益军请来保护我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