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舔得再深点喷—一女二夫的激情生活,伪帝

只不过良缘孽缘,谁说得准?情债仇债,谁分的清?

人世间彷佛笼著一层迷雾,把所有事物的界线都给混淆了,如此才能让生命喜怒兼具,哀乐同存。

那麽他此刻受的苦该也是一种欢乐吧!裴帝默然心忖,此生他若还了前世欠穆祁的债,下辈子是不是也该轮到穆祁给他还债了?

又记起自己曾无意间写下的《诗经·大雅》:「靡不有初,显克有终。」

说明著事情都有个开头,但很少能够终了的;或者说,事情没有不能善始的,却很少能有善终的。

裴帝突兀地笑了笑,因为他同时给自己寻了个烦恼──

既然不能善终,那麽他与穆祁的债,生生世世,岂非不能还完?作家的话:

(7鲜币)四八(上)

大景历六十三年,冬至,大景国第三任皇帝裴帝即位五年,引领朝野百官,自封疆调回亲族王室,聚集祭天高台,举祀祭天。

冬至前三日,裴帝独於g内天坛沐浴佛礼,斋戒净身,以表对上天之敬畏与虔诚。祭天当日,由护国寺住持无妄大师亲领裴帝步入祭天高台,揭开仪式。

裴帝俯瞰高台下万顷空间,黑压压一片全是他的臣子,伏跪在地,高呼万岁,皇城格局恢弘,如黄龙盘踞,城墙以外是百姓居所,再外围是他看不著边际的大景国土地。而无论视线所及所不能及,本都是属於他的,属於他裴帝的。

宽阔的视野,教裴帝一晌不能自禁,心中澎湃汹涌,忽然视线落在台下一抹孤傲身影,这人又仰面对视,彼此目光交会,久久不放,裴帝却忍不住暗暗攥紧被龙袍掩住的手掌,彷佛在此刻,他已重新拿回了什麽。

大景历六十四年,正月初八,g中接著一场祈谷大典,裴帝带领百官於祈谷坛祈求新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老百姓生活和平安乐。

待祈谷大典结束,年初的大事也稍稍了结,裴帝忙活十馀天,实在也是倦了,结束这场後g妃嫔们的赏春g宴後,当晚便就顺著苓妃的意,在辰景g留下。

前些日除夕,骆太后正与裴帝提起策后之事,皇后之位悬而未决,後g要有贤淑之人帮帝君打理之类云云。裴帝自是晓得,母亲属意苓妃,骆苓是她的亲侄女,更是他的表妹,平日裴帝亦认为苓妃良善可人,对她百般疼宠,谁都能猜到皇后之位非苓妃莫属,可眼下却不知怎地,裴帝一颗心摇摇摆摆,迟迟不肯策封苓妃。

策后之事拖得越久,後g莫名其妙的谣传便越甚,苓妃默默忍下,从未与裴帝要求什麽,就是在今日晚间,抱著一丝希望求裴帝留宿辰景g。

裴帝应了,苓妃笑靥如花,如春风拂境,如月里嫦娥。

但裴帝却因言不由衷而绞了心,装作笑脸,却在心里暗道,不是朕舍不得对你好,只是朕的心里已被另一个人影霸道的占了去。

那人将他的一切都拿走了,便是连这条残喘的命,将来也是要还的。

十日後,大景历六十四年正月十八,乃裴帝二十三岁生辰。

帝君生辰,举国欢庆,裴帝下诏免去狱中三年以下刑期,减免百姓税赋,朝中官吏依功绩举报,甚者连登三阶,大景上下一片欢声雷动,换来的却是番族库塔的兴兵求战,更已於日前占领大景国北防两座城池,烧毁粮田千顷,俘虏军民数百人。

此次库塔族来势汹汹,前所未见,裴帝在收得前线战报後已无心庆贺生辰,撤去一切铺张,於御书房里同兵部侍郎商讨,暂且将国内大兵调往北方抵御外敌,待局势如何,再做定夺。

大景国北方一片平壤,连亘一线,往东北处草木渐渐茂生,水源丰沛,正是昭王东北封疆,昭王固守东北,不让库塔来袭掠夺战争资源,然北方虽脊,占地却阔,失之亦是不可,众人思量再三,无非是让昭王自东北处出兵,与京城大军行夹击之势,逼退库塔。

然昭王大军一出,境内门户守备必较为薄弱,北方尚有天险,山峦连峰,可静观其变,唯东北处一道破口,渡江侵之,则可直取大景国都,兵临城下。

穆祁环手在侧,意外地不发一语,只到最後朝裴帝道了句:「犯我大景者,诛!」

是夜,裴帝卧不安席,遣走靖霜,独身一人到往紫微g。紫微g乃先皇所建,用以观星消遣之所,裴帝无此雅好,登基後也就不曾来过。

想起此处,无疑是兴之所至,紫微g有许多老皇帝的宝贝收藏,守卫森严,独立於g苑之外,周遭无建物遮挡,亦无植栽,仅一道绿径,蜿蜒而上,绕著耸高的紫微g。

(7鲜币)四八(下)

紫微g在朝南的方向有往外突出建一座高台,丈馀见方,老皇帝时常在此高台上驻足凭栏,往远方眺望,底下是连绵的山峦接著一片宽阔的天幕。裴帝走到这儿来的时候,看到高台上站著一抹身影正微微仰起头来,著实让他吓了一跳。

能进出紫微g的人是极少的,裴帝愣愣往前一步,认出了对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