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感觉,男朋友太快_当羊亲了狼

两人出了会场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坐进电梯里。

那个小小的密闭式空间,她感到更恐惧,摆著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加上不说话的许永烨,低气压正在自己身边形成。

「疑∓;∓;就、他自己来找我聊天阿,说是在会场里没有一个让他感兴趣的人∓;∓;」

「像他这麽可疑的男人,作为女人的你应该要谨慎一点啊」口气中充满责备的意味。

「你在说甚麽啊可疑的人李先生是一个很幽默的绅士耶」瑄玲反驳著。

「幽默绅士拜托,用你那生锈的小脑袋想想,你没权、没钱、没势,怎麽会让那种男人感兴趣」他这才盯著她,敲敲瑄玲的脑袋,嗤之以鼻地说著。

「就、我怎麽会知道他在想什麽,总之∓;∓;.」

「活像一只没受过教育的狐狸。」永烨愤怒的嘀咕著。

「什麽」他到底在说什麽瑄玲搞不懂他心情不爽的原因。

「我说他像狐狸啦看到他就浑身不对劲、想痛扁他。」永烨认真地看著她,又想起那家伙和瑄玲的亲密接触,肚子里的一把火燃烧得更旺。

是的,就是看到那家伙在瑄玲耳边低语几句,如此地靠近,後面让他更气的是,瑄玲居然看著他脸红,那狐狸到底是说了甚麽再加上,这ㄚ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在远方看著这一切的永烨,火冒三丈的冒著烟。

「狐狸还可爱点,我身边还有一只情绪善变的大狼哩∓;∓;」瑄玲撇过头,小声地说。

「什麽赵瑄玲,你可别忘了是谁带你来的」电梯门一打开,永烨紧抓瑄玲的手腕向外走。

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麽,只是一想起那只狡猾的狐狸男对赵瑄玲这ㄚ头狂放电,心头上就是一阵不爽。

今天许永烨开的是他最爱的法拉利超跑。

两人上了车,他还是很不爽,那些画面一直在自己脑海里来回跑著。

「你到底在不开心什麽啦」她问。

「∓;∓;没有。」他简短回答,扣上安全带,抓稳方向盘。

「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忌妒李先生长得比你帅齁」

他愣了三秒。

忌妒不是∓;∓;这种感觉更像是∓;∓;∓r;永烨心里头一个微小的声音说道,∓r;吃醋。∓r;使他心头微颤一下。

「∓;∓;啧,我干嘛要忌妒他而且,」他的俊颜向她倾去「看清楚点,是我长得比他帅多了。」开始打档,加足油门冲了出去。

「∓;∓;」瑄玲看著他的侧脸,噤声。

「干嘛不说话,这是事实」路上微黄的路灯,看不清他的脸色。

「呿,吹牛都不会脸红的耶」瑄玲将视线回到前方的路况。

就因为光线不佳,瑄玲才看不出来,其实他的脸,已经满脸通红,从骨子里热起来,就因为那两个字吃醋,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许永烨撇了一眼在副驾驶座的她,有种以前从未有的感觉,正在心底萌芽。

叮、叮、叮瑄玲的手机响起。

一打开来看,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手机。

「许永烨。」瑄玲严肃的转过来叫著他的名字。

「干嘛难不成你笨到把手机号码给那只狐狸」∓r;她应该还没笨到这样,但是∓;∓;这难说,依她的个&quo; &g;∓;∓;∓r;永烨又担心起来。

「呿,那有」瑄玲对他翻了个白眼「是你的时间到了」

「∓;∓;没差啦。」

「疑甚麽没差许永烨,你快给我停下来」她被这句话吓到。

「∓;∓;」永烨有些无奈地放慢速度,停到路肩。

「下来、下来,换我开。」

「甚麽你有∓;∓;」∓r;这ㄚ头又在想什麽了∓r;永烨一脸错愕的看著解下安全带的她。

「我有驾照的,放心。」她说。

「疑等、等一下,」他赶紧抓住准备下车的瑄玲「你真的会开这可是我∓;∓;」∓r;我最疼爱的法拉利∓r;他心想。

「好嘛,」瑄玲伸出手指头,对他说「一是让我开,我们都能安全的回到家,你的车子也会稳当当地停在你家车库里,二是你继续开,若是途中你突然变回狼,我们可能生命不保,搞不好就连你最爱的法拉利也会碰的一声,变成废铁。」她说。

「∓;∓;」∓r;这只呆瓜羊,现在就变得这麽犀利是怎样∓r;永烨看著她的表情。

「嘿嘿,你选哪个」她很喜欢看著人们苦恼的表情,有种成就感上升的感觉。

「∓;∓;对了,你就在快要变成狼之前在亲我一下就可以啦」

「许永烨,你疯啦这样很危险耶不行,这提案驳回。」她坚持著。

「啧∓;∓;」他有些无奈地解下身上的安全带,但还迟迟不下车。

瑄玲等不及,自己走出车子,到驾驶座,将门打开。

「你、真的会开」他再问一次。

「许、先、生。」她像是幼稚园老师一般,看著赖皮的小孩。

「好啦、好啦∓;∓;」这才踏出驾驶座。

看著她坐进驾驶座,永烨赶紧跑到副驾驶座,坐上车。

「给你。」瑄玲将脚上的高跟鞋脱去,拿给他。

「什麽你∓;∓;」永烨接过高跟鞋,疑惑的看著她。

「穿高跟鞋开车很危险,你放在下面就好了,安全带快系上。」她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