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二姐把处都给了我\\宝贝乖让我进去不疼的|总裁猎爱:警花粉撩人

见涔薇情绪平复下来,张子默这才从抽屉拿出一份文件,「咯,刚才是逗你的,这才是所谓的紧急任务。」

「张sir!」刚平复的情绪再次频临暴走,涔薇咬牙切齿的瞪着张子默。

「冷静,冷静!」一见又有抓狂的迹象,张子默忙起身安抚,「那个,我只是看你最近情绪不大在状态,所以才想着活跃活跃气氛,给你变相疏导疏导,生气也好,发泄出来总比憋心里好,是吧?」

两秒锺後,办公室响起张子默杀猪般的痛嚎。

一分锺後,涔薇甩了甩酸疼的胳膊,斜了眼被揍成猪头的上司,「是你说的,发泄比憋在心里好。」

张子默揉了揉出血的嘴角,嘶嘶直吸冷气,明智的没再继续老虎头上拔毛。

狠狠的瞪了张子默一眼,涔薇这才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刚一打开就愣住了。

「是他?」看到资料上的照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白子辰,白氏企业掌舵人之一!靠,他不是牛郎麽?这,这,这......

「怎麽?你认识?」一见涔薇的反应,张子默忙蹙眉问道。

涔薇摇摇头,「有过几面之缘。」忽然想到正巧是那几面之缘送自己来的警局不由一怔,「不过,他知道我是警察。」

张子默点点头,倒没有因这过多纠结,「我们接到线报,晚上12点,卧龙码头有一批走私军火交易,负责人正是白子辰大哥,白子啸,此次行动交由你全权负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yes sir!」挺胸,收腹,稍息,敬礼,一派正气!

出了张子默的办公室,涔薇郁闷了。敢情她这初夜还是倒贴给了一走私团夥的黑老大?卧槽!要不要这麽悲催?!

「薇薇,你吃大便了?」

一抬头就迎上顾雅一副痞笑的嘴脸。

「滚!」白眼一甩,奉送一个字,涔薇顶着一张便秘脸要死不活的在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烦躁的抓乱了一头飘逸的秀发。

「好吧,更年期提前到了。」被她反应惊的一愣,顾雅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小雅,我要死了!」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顾雅,涔薇撅嘴扮可怜。

「放心,每逢清明忌日我会记得给你烧纸钱的,对了,在你死之前我一定会把花圈儿先订好,你就安心的去吧。」拍拍涔薇的手背,顾雅一脸的你安息吧的投入表情。

涔薇一个横扫拍上她脑门儿,「晚上有任务,全体集合!」前一刻还要死不活的人一提到工作转瞬就精神抖擞了。

晚上刚入夜,涔薇便带领众人秘密蹲点码头,准备守株待兔。

然而眼看交易时间已过,码头别说黑帮碰头,连个鬼影都没有。

「队长,不大对劲啊,会不会出了什麽岔子?」顾雅挪到涔薇身边,压低声音道,也只有在工作进行时,她才会中规中矩喊涔薇一声队长。

「确实不对劲。」涔薇点点头,微敛的眼眸暗沈冷肃。

「妈的,不会是我们行动暴露了吧?」蹲了大半夜腿脚都麻痹了,别说「兔子」,兔毛都没瞅见一根儿,饶是顾雅自认是淑女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才刚过12点,再等等看吧。」抬手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涔薇眉头微拧。

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

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局里张子默的,和顾雅匆匆对视一眼随即按下接听键。

「情况有变,速度撤回。」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