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岳姆干得水直流小说\\深入抽插小少妇|魔界传说

「你可知我有很多事要做...」当她蠕动一下身体,触动到他火热的部位。他咬着牙问。 「快说,你要我干嘛?」

「我真的很无聊,我不想整天被关起来。」她说。

「你若是以为我会允许你到处乱走,然后让你趁机逃走?」

「我根本不想逃走。」我还要让你爱上我呢!她在心底说。 「这里应该有记载你们族史的地方,比如说御书房还是书库什么的。」

「藏书阁?」

「是,我想去那。」

「你是我见过要求最多的女人。」他看来并不想答应。

「我会报答你的。」

「报答?」他吞吞口水,有些兴趣了。

她点点头。 「我会乖乖地帮你侍浴,会乖乖地让你帮我洗澡,还会乖乖地跟你接吻。」

「不会随便尖叫?」

「嗯。」

他似乎很满意这些报答,却又思索着她会不会别有目的。

「也许我看些书会想起怎么打开结界的方法。」

仁沉吟着,但这点值得考虑。 「你若是敢逃跑的话,我会把你抓回来,永远绑在椅子上!」他用威胁应允这些请求。

「谢谢你。」她高兴地拉下他的脸,亲吻他的面颊。

他非常纳闷这种面部亲吻的方式。

「还有……」朱雪伶看他又皱了眉,迅速接着。 「晚上再来看我。」

看着他匆匆穿衣,像逃离一样夺门而出。朱雪伶勾起微笑。

这个荧族族长还真可爱!

这个火辣辣的澡洗完后,朱雪伶又被潜带回了房,天色也晚,潜没多久送来晚膳,她看到那碗黑乎乎的,真的想再尖叫起来,要不是答应了仁以后不乱尖叫,她八成会凄声尖叫到让全荧族人都听见。

为了能脱离被关在这间房什么都不能做的命运,她还是把那股冲动隐藏下来。

「潜,我不能再一直吃这东西了,不然我会死掉的。」她对他这样说。

「雪伶夫人,事实上,我们族里所有孕妇妊娠期间都是吃这药膳粥,到现在也活得好好的。」

她先是纳闷他怎么突然称呼她作夫人。

「是仁吩咐的,雪伶『夫人』。」潜还故意特别强调那两个字。

仁这家伙醋意挺重的嘛!起先她内心还好笑了一阵,后来愈想愈不对劲。 「我才不要被叫什么夫人,你看我才几岁,都被你叫老了。」

「我们叫族里成亲的女人都喊大嫂,也只有族长的妻子能被尊称为『夫人』。」

这麽说来,她还得感激他们把她叫老吗?

潜这人也是直肠子,听了她的话也就仔细端详着朱雪伶一遍。 「依我看夫人大约二十七、八。」

朱雪伶捂着胸口,不可置信地喘气。 「什么!我看起来有那么老?」那--仁看我又会是几岁?这个她到时一定要问问他,所以不能现在就透露出她真实的年龄,免得被他的顺风耳听见。

朱雪伶只好放弃对潜解释。 「潜,你几岁?还有,仁几岁?」

「我今年十七。仁,我记得他好像是十九吧。」

答案又令她踉跄地倒退几步。仁竟然还小她一岁!虽然姐弟恋早已不稀奇,而且一岁差距也不大,但朱雪伶倒没跟比她年纪小的男生交往过,因为觉得对方年长才可以带给她安全感。跟仁在一起,安全感根本不用拿出来提--他是一族之长,武功高强,嘴巴有时硬一些,但实际上为人是非常温柔的;不过朱雪伶就是非常在乎年纪,差一岁也令她难以接受。

「雪伶……夫人」潜见她快跌倒时伸手搀了一把,隔空听见了某人的警告,连忙加上后头两字。

朱雪伶沉浸于忧伤之中并没有查觉到这轻微的小地方。

「我先退下了,你早点吃完早点歇息吧!」潜说。

轻点下头,她无力地坐在木桌边,拿着汤匙在碗里舀动,肚子虽是饿着,但对碗里的粥丝毫没有食欲。 「我想吃肉……」口中喃喃地自语,脑中开始幻想起一桌子的大鱼大肉。这样做完全没有望梅止渴的效果,只让她已经受了伤的心灵更加悲情。

对了,早点睡吧,睡着就不会想东想西。所以随便吃了几口,她就去厢床上躺着,翻来覆去怎么样就是睡不着,听见潜进来收拾桌上的碗,她没理他,闭上眼就看见鸡腿还有牛排什么的。

忽然间她闻到一股香味,马上爬起来,一眼就瞧见不远的木桌上摆着盘全烤鸡。整个喜出望外,飞快地就奔到桌边。是不是潜可怜我,偷偷送来的吗?

管他的,先吃为快。于是扒下鸡腿,舔了几下再一口咬住。娿,这肉质太硬居然咬不动,不过有得吃,朱雪伶也不想太嫌,继续地大力咬。

「伶……」

哦~~有什么事等我吃完再讲。

「伶……」

是仁的声音,那就另当别论了。她眨眨眼,看向声音来源。

咦,他什么时候来到面前?我啃鸡腿的模样不是被他全看见了?等等,我的鸡腿咧?

朱雪伶低头一看,小手正抓着仁的手掌,他的小指尾肌处还有一个明显的咬痕。难道,她刚刚是在作梦?左右看看,她的确还躺在床上,木桌上头空无一物。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