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油按摩经历—1女n男高h/雯雯山村落难记

他惊讶地抬头看向正玩弄雯雯小嘴的老苏,雯雯爷爷咧嘴一笑,说:「老哥咋的了没想到吧,碰着传说中的那啥子名器了,您悠着,想&quo; &g;一天都没事。」闻言,老朱果然放慢速度,每次都几乎把&quo; &g;头抽出&quo; &g;口,又慢慢地一点点全部深深的捅进去。

就这样,两个爷爷辈的老人丑陋的光裸身体中间夹着一具雪白美丽的少女身体,两个人一边优哉游哉的&quo; &g;着洞,一边开始胡天海地的瞎扯。他们时不时的交换一下两人位置和体位,享受雯雯上下两张嘴巴不同的美妙滋味∓;∓;

忽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正在少女身上享受的两个老头子一愣,雯雯爷爷从孙女嘴里抽出巴,chiluo着去接电话。喂,这麽晚了,谁呀, 只听电话里传来雯雯爸爸的声音:爸呀,是,跟你说∓;∓;,一听是爸爸,本来已经闭着眼软绵绵由他们&quo; &g;弄的雯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起身就朝电话扑了过去,老朱吓了一跳,亏他那麽大年纪,行动居然快的很,一把拉住雯雯,另一只手死死压住雯雯的嘴巴,顺势又把雯雯压在了自己身体下面,雯雯被压的眼睛发黑,所有的呼救声音从指缝间传出来不过是微弱的哼声。

只听雯雯爷爷说:又换电话啦,嗯,嗯嗯,记下了,你们小心些,孙子现在好不好嗯,嗯雯雯雯雯睡啦,去把她叫起来又停了一会儿,又说她应该已经睡着一会儿啦,今天孩子帮干活,帮了不少忙,也不挑食,你们放心吧。你们也不用经常打电话回来啦,长途贵的很,有事给你们打就行啦,嗯,知道了,嗯,嗯∓;∓;

雯雯听着他们的对话,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爸爸,妈妈,你知不知道平常捧在手心的小公主,现在正在被两个老头子随便玩弄蹂躏啊其中一个,还是亲爷爷啊

雯雯爷爷放下电话,挺着依旧站立的老鸟上了床,老朱笑嘻嘻的给他让开一块地方,拍拍雯雯挺翘富有弹&quo; &g;的屁股,做了个请的手势,雯雯爷爷也不客气,俯下身舔了雯雯脸上的泪痕两口,同时一挺身,老鸟又一次没入了孙女湿漉漉的&quo; &g;道里∓;∓;

雯雯醒来,天已经大亮,但她被两边睡得正酣的两个老头子压得动弹不得,雯雯爷爷的手还放在雯雯&quo; &g;部,握着雯雯的一只玉&quo; &g;,朱爷爷毛茸茸的腿压在雯雯分开的腿间,软掉的巴紧贴着雯雯的屁股。

雯雯只觉得嘴巴里又腥又臭,头发和脸上还有&quo; &g;体变乾的感觉,腿间酸麻。少女觉得很恶心,很想起身清洗,但实在不敢惊动身边的老头子,怕他们醒来,一想到他们会继续对自己做那样的事情,&quo; &g;道里塞着老人恶心的巴,雯雯心里就不由得一抖。

这时候,突然院门口响起急促的拍门声,一个少年的声音在院门外喊:「爷爷呀,爷爷起来了不」两个老头子被惊得一跳,从雯雯身上爬起来对视一眼,朱爷爷说:「是孙子,恐怕家里有事。」说着披上衣服起身下床开院门。

朱爷爷的孙子叫朱茂盛,是个18岁的黑壮少年,看到来开门的爷爷衣裳不整,愣了一下,就急急的对老朱说:「爷爷呀,家里来电话,隔壁村长家&quo; &g;&quo; &g;摔了一跤,快不行了,请您赶快过去。」

朱爷爷点点头,让他在院子里等一下,回屋拿了随身的东西,还顺手狠狠捏了一把雯雯翘翘的小屁股,惹得少女痛呼一声,才出屋招呼茂盛一起回家。茂盛正探头探脑的往屋里看,被他爷爷一巴掌呼在头上。

路上,茂盛&quo; &g;&quo; &g;自己的头,几次欲言又止,最後还是问:「爷呀,咋看着屋子里有个女人呢」老朱一愣,又一巴掌呼在孙子头上:「就你眼神好使」茂盛憨憨一笑,眼巴巴的看着朱爷爷。

老朱笑骂两句,对孙子说:「这回可碰上个好的,兔崽子莫急,搁两天爷也想个招让你吃口。」说着开始「嘿嘿」的&quo; &g;笑起来。茂盛听这话心里一喜,待要多问两句,老朱已经匆匆提着药箱出门了。

茂盛是朱村长的大儿子,一直读书不好,十六、七岁辍学跟老爹学种地、跑买卖,力气大得不得了,不过自从偷看他老爹藏着的黄色光盘後,一天到晚没事就想那事。

後来朱村长看他大了,带他到县城发廊里开了荤,茂盛愈发着迷。可惜老爹爷爷都管得严,十天半个月才让他下去县里爽一回,其它时间都是自撸了事。这疮爷开了金口,喜得茂盛坐立不安,可爷爷去临村看病,没个两天回不来,大个子茂盛干什麽都心不在焉,最终把手里东西一放,到隔壁苏爷爷家串门去了。

雯雯爷爷看到是他,平常是很熟惯的,虽然不乐意他现在来,但也不好就把他赶走。

茂盛一边嘴里和雯雯爷爷说的话,一边私下里偷偷四处瞄,突然门帘一响,雯雯挑门进来了。一抬眼,两人都是一愣,雯雯是没想到屋里还有外人,刚才茂盛进门她正在侧屋使劲洗自个,几乎洗脱一层皮,就没有听到;茂盛是眼前一亮,好个肤白长发的美少女。

因为雯雯爷爷锁了雯雯大部份东西和衣服,雯雯的手机被雯雯爷爷随身带着,除了连身裙子,内衣裤也不叫雯雯穿,所以雯雯两个大&quo; &g;鼓鼓的顶起薄薄的衣料,连两个&quo; &g;头都隐约可见。裙子更是被雯雯爷爷一刀剪至大腿&quo; &g;处,动作大些粉嫩小&quo; &g;就露在外面。

这本来是爷爷私心,方便他时不时&quo; &g;两把,更或者是兴致来了随时&quo; &g;两下,可惜茂盛来得突然,没赶得及让雯雯作准备,这下看着茂盛一眨不眨的盯着雯雯比quanluo还诱人的身体,雯雯爷爷心里叫苦。

雯雯现在好像惊弓之鸟,见到男的都下意识的转身想跑,刚转身,就被茂盛叫住了。茂盛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雯雯妹妹吧好∓;∓;好久不见你啦,长得真∓;∓;真漂亮呀」雯雯顿住,细细回了句:「茂盛哥好。」就一挑帘子出去了。

茂盛的眼和心早就随着雯雯飘了出去,雯雯爷爷在和他说什麽,他都「嗯嗯啊啊」的不知道回答了什麽。

这时候,有人在院门外喊雯雯爷爷,说是地里水泵出了问题,水浇不到雯雯爷爷地里。老苏闻言一下着急起来,忙着要去地里看看,可又放心不下家里,语言里一直暗示茂盛快走,他好锁院门,茂盛只是装不懂,还跟老苏说:「爷您赶紧去,在家陪着妹子,管保她不怕。」

雯雯爷爷心里有鬼,实在没辙,心里又着急,只好嘱咐茂盛和雯雯两句,急急忙忙走了。

茂盛在院门口看老苏走远,回身关了院门,心跳难抑的走到了雯雯屋子里。雯雯在短短两天里被自己爷爷po+chu又被lunjian监禁,沦为两个老头子的玩物,心里实在惊惧酸楚,但又实在没想出来要怎麽办,没钱没手机没衣服,就算想跑,估计跑不出多远不是迷路就是被抓回来,她又实在不想别人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lun+luan惨剧,她一想到别人会拿什麽样的眼光看她,她就羞愤欲死,这个社会,有时候对受害者也同样残酷。在目前的状况下,只有看书才能让她平静一点,让她还有希望,两个月以後恶梦结束,爸爸就回来接她,继续上高中做人人眼中的乖孩子,优等生。

可刚看没两页,就见小黑塔似的茂盛哥笑嘻嘻的走了进来,雯雯不由自主的向後躲,可越躲,茂盛逼得越近,直到靠墙,雯雯把书抱在&quo; &g;前,压了又压,可依旧声音颤抖说:「茂∓;∓;茂盛哥。」

茂盛笑嘻嘻的问:「妹妹看书呐,看的什麽书哇」一边说着,一边用大手把书从雯雯&quo; &g;前抽出来,手指还有意无意划过雯雯的&quo; &g;头,引得少女小小惊叫一声。

茂盛见是高中语文,翻翻看,指着其中一页问道:「妹妹,这个字是什麽字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