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快点我要好大|惩罚调教女教师小说—雌龙

大地上是一块一块绿色的田地,河流横穿而过,湖泊星罗棋布,倒映着蓝天,如一块块晶莹的宝石。渐渐地房屋多了,一片片的房屋把大地染成褐色,城市中公路如蛛网分布,车辆川流不息。

及不上北美国家的富庶,也不像南美国家那样保有原始的气息,这片古老的大地有着自己发展的方向。少年对这个国家感到陌生,却又有种奇异的怀念。

下机后也是使用专门的通道离开机场,而接机的人已经在通道口等待。这次不是一排黑西装男,而是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

“二爷。”青年上前恭敬地行礼。

敖鹰与青年耳语,后者点头应到。少年感到青年以奇怪的眼神瞥向自己。说是审视,却似乎又有点诡异,让人心里毛毛的。

来接机的房车也很豪华,这让少年更加好奇敖鹰的身份。应该是相当有钱的人,像自己这种人跟他是云与泥的区别。但对方为什么要跑到太平洋的另一面,花大价钱把自己弄回这里呢?

房车内很宽阔,少年坐在敖鹰旁边,而戴着眼镜的青年坐在他们对面的座位上。青年有着细致的俊美五官,举手投足都流露着温文儒雅的卷气。不像敖鹰那般冷漠,嘴角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但金丝眼镜的后的眼睛并不如他表面般温和。这种笑脸虎,少年见得多了,通常都是最难对付的狠家伙。

“我是子岚。你初来乍到,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对方朝少年伸出手,他用的是英语。后者听得懂却并没有伸出手回应,朝手心吐了口唾沫,咧嘴笑道:“子先生,手有点脏,就不握了。”

很明显的挑衅,如果是一般人肯定已经黑了脸。但是青年脸上的微笑却并没有变。视线扫过少年那只沾了唾沫的手。

青年突然身体向前探,在少年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双手握住少年那只沾了唾沫的手。青年的手有点微凉,修长的手指,漂亮的指甲,却又不像女子般柔弱纤细,骨节分明而有力。

看起来他只是轻轻地握住,但少年却挣脱不得。对方手指在轻轻地摩挲他的手,总觉得怪怪的。因为靠近,少年听到对方轻微的吸气声。

敖鹰也是这样,总是要坐在他身边,有意无意地闻他身上的味道。

敖鹰冷厉的视线从旁边插了进来,带着一丝危险的警告,子岚缓缓地收回手。少年看到他用带着蓝边的手帕擦手,然后小心地将手帕收回口袋。但脸上露出的并不是厌恶或是恶心,而是一种奇怪的笑意,镜片后的眼睛带着一丝狂热,这让少年起了**皮疙瘩。

初进敖家

这里是沿海的城市,历史久远,是这个国家曾经封关锁国时期唯一的对外贸易窗口。比起内陆的其他城市,这里有着更高的包容度。

现在更是发展迅速,车子穿行在繁华的都市中,宽阔的道路两旁林立着设计充满时尚气息的高楼大厦,一点也不逊色于西方的现代化都会。

车子转入老城区,两边的房屋带着浓重的风俗特色。青砖绿瓦,彩色玻璃窗,西式骑楼,处处充满了古典的中西合璧风格。车子开进黑色的铁栅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西式洋房。而洋房连着的另一边却是青砖绿瓦的岭南古屋。这种奇特的混合建筑却不会让人感到唐突,反而很好地融为一体,让人产生本该如此的感觉。

房子里的摆设也同样古色古香,大气又雅致,名贵的古董瓷器恰到好处地装饰着每个角落。保镖们都并没有跟进屋内,而屋里的佣人因为主人回来了,已经开始忙活起来。

子岚说按排了房间给少年休息,后者也确实累了。正准备离开厅时,迎面便撞上冲进来的小孩子。

小孩子大概十岁左右,措不防被撞上失去平衡。少年下意识地去扶他,但小孩却不领情。巧妙地躲开他的手,在跌到地上之前右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跃起。

不识好歹的小鬼。少年心里低咕道,不过他并不讨厌这个小孩。反而觉得满有趣的,看来日子不会无聊了。少年嘴角勾起一打邪恶的笑意,站在身旁的子岚注意到了,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他叫敖烈,下一任的当家,也是你弟弟。”

孩子完全当少年透明,径自走到敖鹰跟前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叫了声“二叔”。后者点点头,开始问他功课的事。少年并没兴趣知道这些有的没的,这个家族给他的感觉挺奇怪,不过这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少年并不知道安排给他的房间是整间屋子位置最好的,冬暖夏凉,阳光充沛。名贵的梨花木古式大床,款色简洁大方。雕花红木顶箱衣柜旁边放着高脚木架,上面的绿色藤蔓上点缀着几朵紫花。花格落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给木质的家具镀上一层暖意。靠近窗户的一边置着垫着白褥的罗汉床。

与卧室相连的房也是古风装潢,却又带着时尚的现代气息,使得整上气息不至于太古板和沉闷。桌上电脑、PSP、耳机等现代化的电子产品一应俱全。很明显在设计上花了不少心思。

少年还没有住这么豪华的房间,但总觉得房间有点奇怪,但怪在哪里又说不上。

少年发现卧室里的浴室大得离谱,有个很大的水疗按摩浴池。里面冒着白色蒸汽的热水,他立即把疑问抛诸脑后,飞快地开始脱衣服。一点也没有顾忌还在房间里子岚。

少年脱个精光,露出蜜色的皮肤。虽然还处在成长期,但已经相当强壮,长期的实战让他肌理结实又不会太夸张。宽肩窄腰,整个人就如一只豹子充满了力量。

感到身后投来炙热的视线,少年奇怪地转过头来,发现子岚正环着双手斜靠在浴室的门边。水蒸汽给他的眼镜蒙上一层水气,看不清他的表情。

少年似乎看到了对方喉结上下移了一下,青年似乎有点紧张。不过他很快便觉得自己的想法相当可笑。这个笑脸虎在面对他的时候怎么可能会紧张?

“水温适合吗?”

青年声音带着一点沙哑,大概口干吧。少年完全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在浴池里舒展着修长的四肢,“嗯超爽!”

“你好像很习惯嘛。”

“咦?”

“习惯洗澡的时候有旁人。”

听起来语气中带着一点戏谑的味道,转头看到青年正在捡起他脱下丢到地上的衣服。他以前曾听唐人街的老大说过,古代的东方,有些大家族连洗澡都有人侍候。这种习俗然沿至现代还真不可思议。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