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哥干了我一整天_天亮了的故事—洛河三千星

不言带着申和珍绕过西面的书墙走到里间,又是一处宽敞的所在。不言指着右手边的软榻说,“咱家公平日里是极用功的,之前准备科考的时候,夜里读书累了,就在直接这里睡了。”申和珍点头称是,又道“不言,今儿辛苦你了,这里我自己来就好……”“大娘哪里的话,实在是折杀小人了……那小人就在门外候着,有事儿您叫一声就行。”说着,叫人将箱放下,领着一众仆从出去了。申和珍又在书房里四处转了转,随后打开封条,开始往架上摆书。

晌午,齐衡打外边回来了,问院里的下人,“夫人现在何处?”仆从答,“回公,夫人在书房。”齐衡径直来到北边,见不言在外候着,摆手示意他不用作声,自己进了里边。

进了书房,饶进里间,只见小妻背对着自己、将衣袖用襻膊绑了,踮着脚正往书架上摆书。齐衡几步上前,从背后接过她手里的书在上层放了。申和珍赶忙回头看,“哎呀,你吓我一跳……真是……”“怎么也不叫下人帮你弄?”

申和珍一边从箱里取书,一边道,“我正好要将书都归归类,自己做不容易出错。”

齐衡看看了书架点点头,果然都是按着年代、作者依次摆好,瞧着倒是地理图志更多一些。又往箱看去,这时,一只半旧的红皮烫金册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什么……”

……

“没想到,珍儿原来爱好这种……”

“在那嘀咕什么呐?”申和珍头也没回,问道。

“只见那张生一把将崔莺莺抱起扔到床上,扒下裤便迫不及待地插起来,‘小姐,你这处又湿又紧,吸得我好爽……’”

“你看的是什么……”申和珍一转身,齐衡手拿的正是在家时母亲给的那本春宫画册,“呀!别说了,快给我!”说着上前去抓。齐衡仗着身高将书高高举起,调侃道,“没想到珍儿平日里竟爱看这些,怪不得床笫间巴巴的叫你夫君解衣呢……”

申和珍羞得小脸通红,贴着齐衡的身往上抅,“求你别说了……还我吧……”“那不行,这册画得不错,笔触细腻、人物栩栩如生,这字也配得好,什么书生小姐的……抽空我也拜读一下。”申和珍整个人都趴在齐衡身上,“好哥哥……好夫君,你还我吧,我……我保证,再也不看了……”

齐衡被她磨得兴起,“还给你,也不是不行……”申和珍一见有戏,立即道“夫君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珍儿一定尽力办到……”齐衡附在她耳边,轻轻道“你照着这页,给为夫演一遍……夫君我,就把画册还给你……”

“啊?!”申和珍傻眼,耳朵红到滴血,“这,这……不可。”

“嗯?……”齐衡晃了晃手里的画册。

……

申和珍眼睛一闭,“成交!”

“爽快~”齐衡搂着她回身,往软榻上一推,伸手去解她的衣服。

“不,不是……晚,晚上的好嘛?这是白天呢……”申和珍死命地攥住自己的衣领。

齐衡笑道,“谁说是晚上了?就现在,应景儿着呢……”

一边扯着申和珍的裤,口念道,“张生在小红娘的指引下,推门走进了崔莺莺的闺房,只见崔莺莺正坐在桌前暗自出神……”

“细软的薄纱下,是一具青涩妩媚的身,一对儿大奶呼之欲出,将胸前的肚兜撑得鼓鼓的,张生见了淫心大起,冲上去讲崔莺莺拦腰抱了,‘多情小姐合该与我同鸳帐。’崔莺莺登时身一软,如梦如醉。”

“张生向小姐身下一摸,亵裤竟早湿透了。”申和珍听着齐衡低沉的声音,竟也觉得小穴一热。“只见那张生一把将崔莺莺抱起扔到床上,扒下裤便迫不及待地插起来,”齐衡这时也顺势将阳具释放出来,“小姐,你这处又湿又紧,吸得小生好爽……”

“想不到大户人家小姐的骚穴如此销魂,张生越发勇猛,将莺莺顶得淫声浪叫……”申和珍意识渐渐模糊,只觉得自己就是崔莺莺,崔莺莺就是自己,“啊啊啊……夫君,夫君……”

“书香门第的小姐都像你这么骚?还没成亲就偷偷叫野男人上门肏你”张生怒骂道,“来肏你的都是夫君……”“只给你一个人肏……夫君,用力干我……”崔莺莺嘴都合不上哈哈地喘息,又觉得乳尖发痒,不禁自己伸手去蹂躏。

张生见状,“小浪货,谁让你自己摸的?”伸手去打她的奶,“你的骚奶只能让夫君揉……”“你这骚穴也只能让夫君来肏。”

“啊啊啊啊……好爽!”申和珍按着齐衡的手在胸前游走,“夫君好棒,用力点……”齐衡见她如此媚态,也放开了抽插,用力向花穴上的骚点捣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