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让狗做|啊就是那里快嗯别停—不可以!

不知云真在下辇的时候是真踩空还是不小心,身子猛地往边上倒去,慕迟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云真的腰身,让她不至于跌倒。

云真哪能料到会生意外,只能下意识的攀住慕迟肩膀,柔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好似慕迟是她最安全的港湾。

稳住两人的身子,慕迟第一时间就放开了云真,并关切的问道,“公主,可否有受伤?”

云真离了温暖的怀抱,有点怅然所失,对慕迟摇头,“本宫无事。”

“还请公主小心。”慕迟提醒道。

在众多视线下,慕迟不敢对云真有半分的逾距,同往常一样。

不知为何,他越是表现的如此冷淡,云真便越是对慕迟上心,她真想在看看慕迟的另一面。

就如前两次两人相处之间生的意乱情迷,那样的慕迟看上去迷人姓感极了,她甚是欢喜。

++++++++++++++++++++++++++++++++++++++++++++++++++

两人大概要水到渠成了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次的秋猎,自然是所有人王公贵族家子弟都会狩猎,而作为皇帝的云冽则选择镇守营地,因为他要给这次的狩猎的第一名者进行奖励。

云真坐在下,那么多人中,她的视线一直守着站在不远处的慕迟。

因为要狩猎,慕迟已经将衣服换成了一身黑色骑装,金丝点缀,一头墨用玉冠绾着,棱角分明的五官,神情严峻,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

旁人多是惧怕这位冷面煞神的慕迟将军,唯独云真是越看越喜欢,以前她怎么没觉得冷酷的慕迟是如此得她青睐。

伫立在旁的慕迟哪能没注意到云真明晃晃的视线,只脸色未有任何变化,仿佛没有受她影响。

因着这次皇帝陛下给的奖励是一把珍稀的龙泉剑,基本所有的王家贵族子弟们都跃跃一试,要在这场狩猎中取得最好的成绩。

而作为帝国将军的慕迟自然也是要去狩猎的。

众人骑上马,慕迟回头看了看在帐营中的云真,脑海中又浮现了她回帐营前对自己所说的话。

“慕将军,本宫喜欢兔子,你给本宫猎一只兔子吧。”

兔子?

不得不说,云真的话刚应承了慕迟的想法,慕迟便想的是在这次狩猎之中送一只兔子给她。

未料到云真会先说出口。

既是她喜欢的东西,他自然要为她寻来。

上一世的秋猎中,慕迟也是猎了一只雪兔送予云真,可云真当时被恒公子送的雪狐迷了双眼,心思根本不在兔子的身上。

以至于云真命人将这只雪兔直接送到了御膳房。

现在想想,慕迟会送她雪兔无非是觉得她纯真善良,就如一只毫无攻击力的雪兔,需要珍爱怜惜。

无奈那个时候的云真并不懂的慕迟的心思。

所以这次在狩猎之前,云真才会提前说出这个愿望来,她知道慕迟会送她的。

“人都走光了,还看什么呢?”

上的皇帝陛下见着自家的皇妹还直直盯着营地的出口,不由得调侃她。

因着云冽的话,云真猛然回神,喊道,“皇兄。”

云冽懒懒的应道,“嗯?”

“我也想去狩猎。”云真说出自己的想法。

云冽顿时头疼,他这个皇妹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责问道,“狩猎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孩子去了多危险。”

云真就不赞同皇兄的这句话,反驳道,“谁说女子就不能狩猎了,再说我的骑术并不差。”

别人都以为云真只会吃喝玩乐,孰不知她的马上能力也是极好,她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定不会空手而归。

云冽何尝不知道她想的这一出是为何,不过是因为慕迟也去狩猎了,她就不能忍忍吗?

云冽觉得云真自从那曰恢复之后,就完全中了慕迟的魔,前前后后说的话句句不离慕迟,连男宠都遣散了,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慕迟?

可是这么多年,他从未见到云真和慕迟之间有什么过多的佼流,云冽摸着下巴思蜀,他的皇妹到底是什么时候同慕迟勾搭了的呢。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慕迟同云冽是好兄弟,又是云冽的得力将军,如果云真和慕迟好,云冽自然是欢喜的。

就在云冽沉思的时候,云真已回了帐莹,换了一身红色的骑装出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