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爸爸用力插深点_我吧老师啪哭—柳儿依依

如果自己占有了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从小一手带大的小侄女,跟禽兽有什么

可是,天知道柳岩有多么地想要含住柳儿那鲜红水嫩的小嘴,多么想要让自

己早已勃起的欲龙被小女孩儿窄小的花穴紧紧包裹着。

柳岩知道他的小侄女像小婴儿般贪睡,而且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每次自己把

睡着的柳儿抱回家,她都只会蹭蹭自己,然后寻找个更舒服的姿势睡眠,却从不

会醒过来。

甚至有一次,柳岩把小侄女抱回家,在床上安置好她后,自己去浴室洗澡,

刚进浴室就听到「!」的一声响,他吓得慌忙跑了出来,却看到柳儿竟然因为睡

觉极度不老实从床上摔倒了地上,所幸地面上铺有厚厚的地毯,她才不至于摔伤,

可是即便如此,也应该是非常痛的。可是小女孩儿居然都没有从睡梦中醒过来,

甚至对自己摔下来的事情一点记忆都没有。

柳岩想到自己的亵玩程度只要不会过于剧烈,应该都不会弄醒小丫头,他勃

发的欲望再次战胜了理智。

柳岩俯下身子,嘴唇吻上小女孩儿软软香香的唇瓣,那甜糯的触感让柳岩浑

身舒畅,他伸出舌头喂进女孩儿的口腔,与她小小的舌尖缠绵不休。女孩儿身上

还带着甜甜的奶香,更加剧了她对柳岩的吸引,柳岩逐渐加大力度,舌头快速地

在小女孩儿嘴里探索,移动和撩拨着。

柳岩的嘴唇渐渐不再满足于小侄女的嘴巴,他的吻密密地延伸到女孩儿圆滚

滚的面颊和粉嫩的颈部。对柳岩而言,小女孩儿就像是一个世间最又诱惑力的的

糖果般诱人,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着女孩儿柔嫩的肌肤,甚至轻轻地啮咬着。

因为惧怕小侄女会被自己剧烈的动作弄醒,柳岩的力度还是控制在一定范围

之内,同时也在观察者女孩儿的神态是否有转醒的迹象。还好,小女孩儿在小叔

叔动情的亲吻中依旧睡得很沈,只是偶尔会扭动一下身躯。

亲吻的同时,柳岩的大手也没有停止对女孩儿青涩身躯的摸索,他一只手轻

轻按住女孩儿皓白的玉足,一只手缓缓地褪下女孩儿纯白的棉质内裤。

纯白轻薄的布料,没有花纹的粉饰和蕾丝的点缀,是柳岩亲自为小侄女挑选

的,他是绝不会让心爱的小丫头最娇嫩得花蕾忍受那些奇怪布料的包裹的。但是

对柳岩的诱惑力却依旧大于其它所有女人性感的内衣。

柳岩看到纯白的布料上居然有了点点雨露般的湿润,嘴角邪魅地露出一个微

笑,看来自己的小女孩儿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青涩,已经有了动情的迹象。

8似梦似幻(中)

柳岩把内裤放在鼻端轻轻地嗅着,鼻尖传来的微微甜腥味中间还夹杂着小女

孩儿醉人的清甜气息。然后柳岩把小内裤放入口袋里面,伸手把女孩儿光洁裸露

的双腿分开,向上推起,形成一个不规则的「M」形状,露出她粉嫩粉嫩比玫瑰

花瓣更娇艳的梦幻之地。

即便是柳岩阅女无数,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诱人犯罪的私处,女孩儿的yīn

户光洁得如同上好的白玉雕成一般,没有一根毛发,这与他所经历的那些成熟女

性完全不同,即便有些女人为了装出纯真,故意把yīn毛剃掉,但依然会在yīn户处

留下黑色的毛头,反而看起来很难看怪异,这与还没有发育长出yīn毛的胴体完全

不同。

柳岩忍不住把唇向下移,吻住女孩儿的yīn户。这是他从前未曾有过的举动,

往常对待自己的那些女伴,往往只有直接的挺枪直上,疯狂地研磨和抽查,甚至

连亲吻都很少,但即便如此已足够她们连连求饶尖叫,高潮连连。

柳岩的唇逐渐接近了白玉yīn部下的花瓣。小小的花瓣微微张开,露出上方的

小核和小核下那细细的缝隙。他变得更加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将小女孩儿双腿

扒得更开,将头伸到双腿间,用舌头舔舐那颗花瓣间的红豆,大口含住花瓣。

柳岩既不敢动作过大,又动情缠绵地用舌舔着,吸吮。女孩儿似乎也有了反

应,被分开的双腿微微抽搐扭动,鼻息间的呼吸也沉重起来,口里还发出细细碎

碎的呻吟声。

柳岩心中一惊,看向女孩儿的小脸,发现她的双眼仍然是紧闭着,没有任何

醒来的迹象。

柳岩此时已顾不得女孩儿是否会醒过来,他的欲望早已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

之内。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入女孩儿的细缝中去,经过长时间的挑逗,女孩狭窄的

细缝已经打开,柳岩伸出一个手指,往里面摸索着,想让女孩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坦白讲,柳岩其实并没打算完全拥有小侄女,因为不管怎样,自己虽然现在

混迹于商界,父亲却是政治官场中人,从小就耳熏目染那些道德规范教育,自己

的父亲柳省长,不过是年轻时曾经和家宅里的女佣偷过情,就已经在后来的日子

里寝食难安,心绪不宁。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