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奶好涨快吸嗯啊——啊 插 用力 我要 —贪心

如果亲爱的你是看见更新了又一次戳进来窝只能说对不起了QAQ

发完这章好久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有个**ug后面咱儿子压迫儿媳的那个姿势我实在脑补不粗来OTL这姿势太诡异了点,窝当初是怎么写成了这种姿势了啊我去_(:з」∠)_

于是现在是来修复bug的(换了个姿势==)拜托各位原谅窝QAQ我真不是伪更TAT

这时候正是饭点,三三两两的人走动或静坐,显得奢华的图书馆更是空旷。

管理员阿姨悄悄打起哈欠,书页翻动声清晰,冷气机温度适宜安静运作。

程赞面前打开的是一本宫泽贤治的精装本,他看得入神,并且看的速度相当快。手边还摆着两本,都是英文原文,其中竟还有一册绘本!实际上包括他手中的,程赞这次借的都是外国童话。

……这就是能让赞感兴趣的书类么?当林如安看见程赞拿着那本《古堡里的月亮公主》时候想。

程赞这样的人,性情乖戾、像冰冷的野兽一样游走在正常边缘的人,竟会对童话情有独钟?这冲击感不可谓不大。而程赞也注意到,即使初看到时微微的吃惊,马上林如安又是自然的一抹笑容。……怎么说,有一种宠溺味道?

和他比起来,林如安看的书就杂多了。经济名著古典都有,会相当认真的做着笔记。那么认真的样子,似乎外界不可扰乱他一分。

清秀的字迹,灵活的手指,低垂的眸,柔软的发……程赞的书已经看完了,还没有合上。不自觉盯着对面的人入神,耳边声音是子轩所控诉的所有恐怖可怕。

“啃得我连骨头也不剩……么?”程赞轻轻低喃出声。

“嗯?”林如安停了笔,抬头:“怎么了?”

程赞不说话,起身,将桌上的书拿上,走向那一排排的书柜。正好林如安这边也看完了,准备还回去。

他们也该去照顾照顾胃了,此时去餐厅,人也不会那么多。不过林如安还准备再借一本,程赞注意到他走进了最内侧的书柜,那里多放的是史记和传记类的书。

林如安想找一位经济学家的自传,书名比较偏,他找了一会儿,终于在高层的书架上看到。伸手去拿却还差一两公分,正想着去拿书梯,身后冷不丁传出声音:“这本?”

接着,那本自传已经稳稳被握在程赞的手中。林如安的身高就比程赞矮一点,却不如他手长脚长。而这时就很明显的表现了出来。

林如安回头,有些惊喜:“嗯。”

又是那样的笑。说不上触动还是抵触情绪,程赞只是下意识想做出了动作。

书掉落在地。

林如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一秒,连声音也发不出、身体被猛地压在了书柜上——.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轻易放弃。”

“不能说放弃吧,其实我觉得,我也从没拿起过。”瞿子轩坐在常去的咖啡厅老位子,耳朵别着耳机,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那边嗓音依然是如同大提琴声悦耳:“不用故作潇洒,我都听到你心碎的声音了。”

瞿子轩竟然没有还嘴:“我的确喜欢他,但是这种喜欢还没强烈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好吧这次告白纯属意外。让阿赞当情人太需要勇气,因为他根本付不出与之对等的情爱……哈,果然还是因为我太胆小了啊~”

这回答似认真又漫不经心,让电话那头也开始变得放松了:“想想看,你竟然都在我耳边叨他三年了!雷子可没这待遇。”

“我也只能对你叨好吧。”瞿子轩抿了口咖啡,微苦,他决定再放点糖,“我觉得我对阿赞的感情里爱情的比重也许不大,而且也没有那么恐怖的占有欲。”他申个懒腰,继续道:“总之现在一切雨过天晴!又是美好的一天!大哥你来点歌我唱给你听吧,就今天天气好晴朗怎样?”

“恐怖的占有欲?”大哥轻轻的重复,他似乎总是可以注意到微小的地方。“谁有?”

瞿子轩一下子阉了气,“大哥你非要总是提他么?就是那个姓林的啦!林如安!扫把星!yīn魂不散!”

“他又怎么了?”

“你知道这家伙对我说什么吗?他竟然说要把阿赞身边的人都除掉!我X他@#¥%&*……他算哪根葱?还有啊,阿赞一点也不听我劝!虽然现在是没发生什么啦,但是迟早!迟早阿赞会被他弄得很惨的!!”

那一头又是一阵沉吟,问:“你是说,阿赞那样性子,也会被林如安吃得死死?”

瞿子轩也想了想:“虽然现在阿赞是没变啦,还是那么臭屁性格。不过林如安总来找他,他也不拒绝。最后肯定是玩不过耍心机的。”

“这么快就可以做到能待在阿赞身边的程度么?……这个林如安,的确不像个简单角色啊。”.

“程…赞……?呜……”林如安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解释现下这状况。他双手被制压在头顶上方,身体夹在书柜与程赞之间,握住自己手腕的力气大得令他疼出了声,可偏偏上身不得不被迫向前压去。以致于他的臀,此刻正紧紧与那人的胯部相贴,这样暧昧得让人难以启齿的姿势。

不等他开口问,那人另一只手伸到了前面,竟在xiōng膛开始忽轻忽重的揉摸起来。

“程赞!你、干什么……?”林如安无法理解程赞的行为,为什么突然间……

背后的人依旧不作声,似乎觉得手下的**并不是曾经所触摸的女人那样柔软,但是这反而使他更来了兴致。他的手劲变得野蛮粗鲁,甚至掀开了碍事的衣物,伸进里面肆无忌惮的挑逗游走。

他第一次这样摸男人的身体,紧绷而光滑,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他的手很喜欢。

林如安被他折磨得苦不堪言,那手完全不知轻重,肆意玩虐过的地方大概都留下了红痕。他想问程赞,却发现会溢出□,于是只好咬牙忍受。“为什么不出声音呢?”程赞轻声问,看林如安忍耐的样子反而变本加厉!他摸至平坦结实的下腹,恶劣的撩拨勾画了一圈,然后再往下……

“啊……!”林如安终于无法压抑的轻轻叫了出来。那个地方对于程赞也并非陌生,他毫不留情地开始狠狠揉弄。

林如安仰着漂亮的脖子,喘息变得急促,有些委屈地去看程赞的脸,自己肯定已经是羞红一片了,而程赞脸上,一丝动情的神色也无。

“不阻止我么?为什么不叫我住手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