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_我舔儿媳妇的下身口述—总裁深藏不露

所以——打死她都不卖,无论花多少代价,她都要保住“米罗饭店”。

听到开门声,她抬头看到柴莉带着愉快的表情出现在门口。

她身上穿的是经典香奈儿套装,圆领上缀着皮毛,还挂著珍珠项炼。

柴芸欣羡地注视着伊,心中想着,应该要有音乐伴着伊出场才对。

柴莉举起一只手,手指与拇指搓揉,做数钞票状。

“老姊,showmethemoney,我要缴卡费。”

她和柴莉不过差三岁,但柴莉喜欢在叫她姊时,前面加一个老字,不熟的朋友还以为她和柴莉差了五岁以上。

她们两姊妹,同一个工厂出品,所以长得有点儿像,但她很清楚自己没有柴莉从头到脚的美色,虽然她也挺漂亮的。

在个性上,她们完全相反,柴莉狂野又前卫,而她却保守、朴素。

“小姐,请你记住,我们家开的是饭店,不是银行,还有,我也不是吐钞机。”

柴莉吊起眉梢。“你好啰嗦喔。”

“我啰嗦,那你呢?整天只知道参加时尚派对,知不知道饭店出现财务危机?”

柴莉是出了名的派对名媛,从不工作,以前是爸爸养伊,现在是她。

她继承“米罗饭店”,相对的,必须负担妹妹的生活。

“有人告诉我了,不过我一点也不想为这事烦恼,那会长白头发的,反正天塌下来,有你挡着就是了。”

柴芸的脸绷了起来。“我不知道该说你乐观,还是自私?”

“都可以啦。”柴莉咯咯地说,“只要给我钱。”

柴莉笑嘻嘻的脸孔让她很想扁伊,但是她并没那么做,只是打开保险箱,拿出一束钞票。

“少买件香奈儿不会死。”

“哎哟,你也是女人,应该明白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柴莉把钞票放入lv的皮包里,说声拜拜后便要闪人。

伊在门口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

“噢,对了,给你猜猜看,我昨晚梦到谁了?给你一个提示,男的。”

“小莉,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陪你说梦话。”

柴莉的脸上浮现扫兴的表情。“真没趣,是韦瑔啦!”

“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柴芸轻描淡写的说,仿佛这个人只是路人甲乙丙丁。

“我梦到他回来了,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英俊……”柴莉翻了翻眼球。“他可能快回来了,不然我怎么会梦到他?”

“有时候梦与现实是相反的。”她泼了柴莉一桶冷水。

“那可不一定!你也知道我的梦有多准,我想,他快回来了,你看着好了。”

柴莉走后,柴芸先拆阅几封昨天来不及处理完的信件,但她的思绪一再飘向韦瑔。

她强迫自己尽可能专心做她平常应该做的事,但却徒劳无功。最后她索性由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到窗边。

虽然还有十天,台北街头已经嗅得到圣诞节的气息。

盯著窗外的圣诞树,柴芸觉得时光倒流,仿佛回到了她八岁那年的圣诞节.

那天,爸爸给她们姊妹的圣诞礼物是一个阿姨,还有一个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俊秀的脸孔和忧郁的眼睛,看起来有点像小王子,也像冷眼看人间的天使。

她从没看过如此漂亮的小男孩。

“小芸,小莉,他叫韦瑔,爸爸和他妈妈结婚后,他就是你们的哥哥喔。”爸爸说,她和韦线对望着。

“那他以后是不是要改姓柴?”她抬头看着爸爸。

“我不要姓柴!也不要妹妹!”韦琼执拗地说。

韦瑔,在聪颖早熟的外表底下,其实是个悲伤寂寞的小男孩。她太了解这种感觉,因为她妈妈和他爸爸在同一场空难中丧生,也由于这件意外,她爸爸和他妈妈才会认识,进而相恋,然后决定一个月后结婚。

她给他甜甜的一笑。“好吧,我们不要叫你柴瑔,因为不好听,好像在叫日本土狗柴犬。”

而他给她个深长、探索的注视——透过他直接、成人似的眼睛,然后他笑了,缺了门牙使他比较像个十岁男孩。

很难想像已经过了十七年,她对那年圣诞节的记忆,就像昨天的事一样鲜明……

突地,她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吓了她一跳。

她把往事放到一边,快步回到办公桌旁,接起电话。“喂?”

是大厅柜台打来的。“总经理,日本牙医公会旅行团,十分钟后会到达。”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