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女生在插鸡视频|啊别舔老师老师要死了—醉魔不醉仙

“哎,小相公,你知不知道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啊?”穆销骨都被冻得牙齿直打颤了,嘴上还依旧没个正经道:“你说,这水会不会是从你们祈夙来的?我看你一天冷着个脸,你们祈夙的水肯定也是透心凉的那种。”

“我不是都说了吗?我这个人一冷起来就容易话多,所以……”

穆销骨话没说完,沈君骨就轻轻碰到了他的手,阵阵暖意也从被触碰到的地方蔓延到穆销骨的体内,将那些刺骨的寒意驱逐了出去。

“好暖和!”穆销骨惊喜,一把握住了沈君骨的手。感觉到沈君骨身体一颤,抽出了手,却还朝着他的方向凑了过去,靠在了岸边,嬉笑道:“小相公,你这是什么祖传的取暖方法?教教我行不行?”

沈君骨没有搭理他。

“这么抠门?难道传内不传外?那算了,反正我也懒得学。不过小相公,现在暖和了,你要不要下来跟我一起鸳鸳戏水玩会?”

沈君骨:“……”

“小相公,你是不是害羞啊?还是说……屁股上长了一颗黑痣什么的,怕我看到,然后取笑你?”穆销骨调笑道。

沈君骨回头瞪了他一眼,道:“安静。”

“安静?不行啊小相公,我也想安静,可是现在真的是太暖和了,我一暖和就容易话多,我也没办法啊。”

沈君骨:“……”

跟之前怕冷的说辞一模一样。总之一句话,冷不冷穆销骨话都多就是了。

不过虽然暖和了,这水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让穆销骨总觉得有些不安,所以洗干净了身上黏糊糊的汗水,穆销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从里面出来了。

“咦,我的衣裳呢?”

然而要命的是,他忘了带换的衣衫出来。

沈君骨跟他被禁锢术锁在一起不可能回去拿,这里深山老林的,叫人也叫不应,眼下能够救急的就只有沈君骨的外衫了。

穆销骨看着沈君骨,一脸的楚楚可怜,“小相公……”

沈君骨:“……”

等到两人回到苑琼楼的时候,已经是夜间亥时了。

牺牲外衫是不可能的,就算知道穆销骨是无辜被诬陷的,沈君骨也做不出让步到这种程度的事情来。所以之后是穆销骨就地将脱下的衣物就着溪水洗了个干净,沈君骨在岸上烧了柴火,一只手给穆销骨烤干衣衫,一只手被穆销骨死皮赖脸地抓着取暖。

期间闲着无聊,穆销骨随手摘了一朵花递到沈君骨面前,笑道:“送你,小相公。”

沈君骨看了他一眼,手微动,那朵花就忽然变成了一只丑陋的妖魔,沈君骨略微一惊,瞪了恶作剧成功笑得花枝乱颤的穆销骨一眼。

等到衣衫干透了,穆销骨才穿回了身上,回了苑琼楼的房间。

不过两个人一张床,穆销骨倒是无所谓,但是他知道沈君骨这个人洁身自好,已经大慈悲之心救了他还给他治了病,要是这时候再不懂事点,就有点过了,于是主动地将床铺让还给了沈君骨。

虽然在听到穆销骨要打地铺睡在地上的时候有些诧异,但最后沈君骨还是躺回了自己的榻上休息。毕竟被穆销骨折腾了这几日,他也有些困了。

一觉睡到卯时,鸡叫声起。

沈君骨睁开了眼睛,刚要起床就被近在咫尺的一张脸给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刚要动手,却现是穆销骨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他的床,就睡在他的身边。

“穆魂!”沈君骨气恼。

早就该知道了,穆销骨怎么可能会乖乖地睡在地上呢?

“唔……别闹……”穆销骨皱了皱眉,翻个身又继续睡了。

“你……”

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