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高贵美妇雪臀_灌肠sm肚子撑大—占有

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此时戴小芦坐在床头,手里拿著冷毛巾倾身按住男人脸上的青紫,眼睛一直水汪汪的,泪珠子要掉不掉格外惹人心疼,沈城忍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忍住,夺过她手里的毛巾自己拿著,语气有些不耐烦:“你别在这坐著了。”

戴小芦梗住,小拳头死死握著,他当真如那天所言,再也不宠著惯著自己了。

“那……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有什麽事你叫我。”

然後就扶著大肚子一步步挪到门口,沈城从後面望过去,很明显地看到她瘦小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其实是想让她去休息,可滑到了嘴边,不知怎麽就变了味儿。男人咬牙骂了句“shit!”

戴小芦让人搬了张椅子,就坐在卧室门口,沈安琪拖她到别的卧室休息她也不听,家里人轮流来拉她都被拒绝了,众人又不好强迫可怜的孕妇,只好叹著气离开。

最後,某杀手大人优哉游哉飘过来,倚著门框笑歪了一张好看的嘴。

“哟,守在门前干什麽呢?防著我再来揍他呀?”

戴小芦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哼哼地别过头。

Demon故意大声道:“大爷我从瑞士大老远来,一整天都没吃什麽东西,走啦,陪我去吃饭!”

“不去,要吃你自己去!”

他才不听,一把将孕妇拉起来,哼道:“那些英国佬,长得那麽丑,一直站在我面前倒尽了胃口,快点走啦,饿著大爷我,大爷脾气一上来,指不定又要揍谁出气呢!”

戴小芦一听,顿时火了,刚要挣脱他的手骂他,房门从里面打开了,两人均回头望过去,只见瘦了一大圈的男子微微弓这身站在那里,左手捂著小腹,脸色苍白。

“去吃饭。”Demon大爷怎麽可能饿著自己,刚刚在门口这几句话无非是说给门里的他听得,好让他心疼罢了。

“我不饿,”戴小芦小声道,小手绞著衣摆,想要上前投入他怀里,想想他的冷眼冷语又顿住了脚步,“你回去睡一会儿吧,我就这麽陪你坐会儿,你睡著了我就走。”

沈城冷眼看她:“走?你还想去哪里?”

知道自己说错话又被他误会了,急忙摆手道:“不是,我哪里都不去了,赶我我都不走,你别生气了……”

门口的人往外挪出一步,一把拉住她的手,看都不看站在她另一边的人,直接往楼下走。

“沈城……”

他步伐有点大,她跟不上,沈城二话没说,一回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走下楼梯。

久违的温暖让戴小芦几乎落泪,可是又担心著他的伤势,连忙说:“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不要压倒你伤口。”

紫眸划过她圆润了一圈的小脸,脸上虽然没什麽表情,但语气却没有之前那麽冷硬,软了几分道:“不要动,我没事。”

戴小芦将整个脸埋进他脖间,眼泪哗啦啦流下来,湿了一大片领口。

厨房早就做好了饭菜,**肉粥一直放在灶上小火热著,见了少爷亲自抱著女主角进来,一个个急忙布置碗筷,把早已准备好的几样小菜端出来。

沈城把粥碗往她面前推了推:“吃饭。”

**肉粥入口即化,香香糯糯的非常好吃,沈城坐在对面,面前也摆著一碗粥,右手拿著勺子沈默地吃,时不时往她碟子里夹些蔬菜**蛋。

“这几个月,胖了不少。”紫眸看了她几眼,淡淡道。

脸一红,怕他又往歪处想,急忙解释:“是怀孕的关系,孕妇一般都吃得比较多。”

“他把你照顾得很好。”

戴小芦刚想辩解些什麽,可是Demon一直照顾她是事实,她不能违著心说话,但也不想沈城误会:“Demon对我好是因为,他以前的女朋友也怀过孕,後来孩子没有保住,他女朋友也去世了,他心里一直放不下,所以才……”

沈城打断她:“我知道,我见过他父亲。”浪荡不羁的游子在多年前偶遇了一股和煦温暖的春风,他贪恋了片刻的温存,却毁掉了那个女孩子的一生。

靠在餐厅外面墙上的人,双手插在裤兜里,仰起的脸上没有了以往漫不经心的微笑,有些人,有些事,原本以为不重要,直到最後失去了,才知道那些温暖的笑容早已刻进了心底,成了此生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疼痛。

然後每想起一次,都是一场生不如死。

吃饱了饭,戴小芦正不知该何去何从,沈安琪也不知去了哪里,这麽久都没有下楼来,有她在还能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正想著,对面的人站起来,戴小芦顿时有些紧张,怕他又恢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

还好,他没有不管她,而是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吃完别坐著,到屋外散散步。”

“哦,可是你……”他刚受了伤,应该静养。

“不碍事。”他表面看起来真的好像没事,可是苍白的脸色却出卖了他,戴小芦的心都揪到一块儿去了。

“我自己去吧!不然随便找个人陪我,你还是回去歇著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