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山林野汉|下药强上两个姐姐—魔剑赋

红颜祸水就是这麽回事吧?那一笑彷佛天地之间的运行都会停止,百般讨好就只为了一闪而逝的笑容,像是一种必须呼吸的空气灌入体内。

「还要什麽,只要你开口。」终於找回自己的舌头,戚怀云迫切的询问。

「今年冬旱会民不聊生,你隔年少课税三个月吧。」弯身抓起幼狼,把它抱在怀中这种软绵绵毛茸茸的感觉真好,她一脸满足的从戚怀云的身边走过去。

「就这样?」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课税本身与她并不相关吧?

「嗯。」她早就知道自己是个祸水,美貌只是项武器,但是她并不危险……不过对於那些拥戴戚怀云的人来说她才是最危险的,因为这张脸蛋可以左右一个霸主决定。

「这容易。但是我要你与我同去四霸之会。」

闻言,黎霜乍然回首一双金眼瞪著他。「这代表什麽意思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戚怀云回应她的是一个了然於xiōng的微笑。

* * * * *

四霸之会选在四方领土的交会处,并且他们立下规矩每次的同行人数只能十人,所以无非是最顶尖的十名高手与他们的霸主随行。

所以的兵马必须驻扎在十里之外,失规者将被其他三人视为挑衅,要是被一举攻下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华美的室内四个男人各据一方,左右各有著两名仕女端著水果美酒与菜肴,小心翼翼的侍奉著男人们。

不同的是剑帝的腿上还有一个女人枕在那,她就像只慵懒从容的猫儿一头黑色的长发垂泻而下,身上穿著鲜红色的绫罗绸缎衬著那身雪肤更是白皙,xiōng口戴上一条用象牙雕刻而成的只有一只手指粗的小涅圆剑与珍珠、碧玺所串起的链子。

男人修长的手指来回的抚摸在她的脸颊与颈子,像是在疼宠一只小动物。

「哼哼,剑帝你这回到是带了个女人……女人最好是锁在房间里,放出来的……可是很危险的。」仁君瞥了一眼,好意的提醒,他一身紫袍绣著金色的花纹看起来尊贵而神秘。

「仁君,你这些年老爱冲著他…连个女人都想杀吗?」刀皇一身黑袍还穿著倘露著xiōng肌看起来狂放不羁,很有练武之人的味道。

没想到看起来最人畜无害一脸和善的人居然是邪王,他穿著一身白衣那双蓝眼在女人的身上转了转。

感觉到有视线肆无忌惮打量她,睁开闭起的双眸她看像视线来源。

邪王看见女人正眼瞧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对著她笑了。

「邪王你干麻冲著一个娘们笑,难道你想染指她?」仁君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挑拨著邪王和剑帝。

「不是有句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尤其是美若天仙的人儿,也难怪剑帝要带在身边了,无时不刻连畜牲都想染指她,你说是吧仁君?」邪王不动声色的反击,那双金眸……果真是绝世仅有。

「你!」仁君听到为之气结,邪王在暗喻他是畜牲。「不过就是个女人。」

「如果你是聪明人本王劝你最好不要动她,别忘了本王从不劝人的。」收起笑容,邪王一脸冷峻的看向仁君。「看样子今天是谈不下去了,有人火气大的跟什麽一样。」拿过右手边侍女斟好的酒他一饮而下。

「罢了、罢了,孤皇每次来都看见仁君和剑帝在那剑拔弩张……他们不累孤皇也累了。」刀皇摆摆手,摆明不想再说了。

「本帝到现在还没说到半句话,今日就要散了?」从头到尾都还没开到口的剑帝终於开口问出今日的结束。

「你现在说到了,可以散场了。」邪王拿起葡萄丢进嘴里,暇意的彷佛在看场戏。

「那就这样吧。」剑帝满意的笑了,他起身顺道拉起坐在地上的黎霜,两人一前一後的离去。

在黎霜经过邪王身边的时候,那男人开口的声音只有她与自己听的到:「曦。」说完,薄唇笑著好看的弧度像只偷腥成功的猫。

黎霜张大双眸瞪著他,这男人是谁……那身气质与蓝眸像极了一个人。

剑帝见她还没有走出来,伸手将人逮了回去,外头已经白雪成地他搂紧那娇小的人儿,霸道的把人纳在自己的狐裘之下,用体温温暖她。

* * * * *

夜色更显的这一片被白雪覆盖的大地更加的寒冷,黎霜一人在外头的凉亭逗留著,每次的呼吸都成了白烟嬝嬝。

当她要离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低头看著雪地踏著步伐,却看见有一双陌生的靴子映近眼帘,抬起头一看和善的男子对著她笑著。

「剑帝封了你的功体,所以你连脚步声都听不出来吗?」他束起了发,只有耳旁的两缕发丝垂制xiōng口,露出他那光洁的额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