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被绑教室的性奴校花—魔睺罗伽

哼!竟然使用魅惑的能力!紧那罗忿忿地瞪了鸠般茶一眼,又看了看已经被他迷惑得不知道东南西北的月姬,心里更是不满。

鸠般茶啊鸠般茶,就算你使出了魅惑,想要彻底征服欲魔,恐怕还得“身体力行”啊!我看你怎麽样安抚被你挑起情欲的魔女!

紧那罗坏心地微笑,然而身体的动作倒是丝毫没停止,还是先安抚一番怀里的小人儿,让那块冰块自动认输吧!

月姬贪婪地将头埋进鸠般茶的腿间,将小脑袋抬起看向鸠般茶俊美X感的容颜,娇嫩的舌尖勾引地舔弄著唇瓣,故意让自己的双唇看上去更加鲜豔动人,企图让身上强大的男人能注意到她,好好地疼爱她。

“乖,先舔一下这个。”说著,鸠般茶打了个响指,他身上深蓝镶金边长袍便自动滑下他结实强健的身体,露出他赤裸阳刚的完美男体。

哇!一直在注视鸠般茶那边动静的紧那罗被鸠般茶裸露的身体惊了一下,这家夥的体格居然比他还要强壮!他自己的体格是属於那种J壮型的,而鸠般茶就是属於那种健壮型的,全身上下都裹满了古铜色的肌R,宽阔的雄壮的X膛,强健有力的大腿,整个上半身呈现完美的倒三角黄金比例,还真的蛮X感的。

等等,X感?他居然会觉得那块冰块很X感?一起同为魔帅有数百年了,怎麽他今天会产生这样的感觉?紧那罗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心思,他紧那罗虽然号称魔界第一多情郎,而且是男女通吃的那种,可是他可不喜欢这种大冰块。嗯,输人不输阵,再待他看看他的“小兄弟”是否和他强健的体格成反比?

这一看不打紧,他被鸠般茶骇人的尺寸惊得说不出话来,他自己已经很雄伟壮观了,没想到这家夥居然深藏不露,“一露惊人”?

鸠般茶大方地展示著自己强壮的雄X器官,那玩意几乎有月姬的小手臂那麽chu长,雄赳赳地昂扬著,骄傲地展示著阳刚的力道。月姬兴奋的握住这G灼热的形状完美的龙G,小嘴里几乎都忍不住要流出口水来。

“怎麽样,满意吗?”鸠般茶抬高眉毛,持续魅惑著伏在他腿间的月姬。

“月姬好喜欢。”月姬忍不住伸出粉嫩的小舌来,舔弄起鸠般茶**蛋般大小的圆端。

“大人好强壮呢。”她媚笑著吸吮了那顶端一阵,小嘴中吐出更多晶莹剔透的Y体,涂满了鸠般茶硕壮的欲望,嫩如青葱的小手温柔地套弄起这Gchu大得她一手无法合握的巨龙,直到龙J表面的青筋全都浮现出来,狰狞地在她手心里弹跳,她才改用自己丰满的双R夹住鸠般茶巨大的男X象征,在自己的R沟间搓弄那滚烫的巨G。

可是,这东西像G烧红的钢筋,烫得她的心都酥麻了,等会要是C进她的小X里,那感觉一定美妙得不行......

想到这儿,她的双腿间突然一阵难耐的空虚,蜜水开始不由自主地分泌出来润滑著她的娇X,更有不少正一滴滴向花瓣外渗漏,滴落在地毯上。月姬抬起水润欲滴的双眼注视著著身体上方的男人,继续用柔嫩的酥R包裹住他的G身滑动,那巨大的龙头时不时地滑出来顶到她的下巴,她忍不住低下头来,用鲜豔的粉舌诱惑地舔吮那烧红的G头,贪婪地嗅闻著那G男G散发的诱惑气味。

“哦──很好,你做得不错,”眼瞧著这小东西欲火焚身的表情,鸠般茶决定直奔主题,“现在,用你的小X来伺候我吧。”

说著,他轻松地托起这漂亮的小东西的双腿向两边扳开,好家夥,那儿早就Y荡得水流成河了。湿漉漉的女X娇花泛著晶莹红润的色泽,水嫩的蕊心自动开阖著,散发出浓郁的甜香。

“鸠般茶殿下,求你──给我,月姬想要你。”她销魂蚀骨地娇吟著,难耐地扭摆著身子,腿间的玫瑰儿娇豔地绽开来,散发出更浓的催情香味。

“这麽想要男人,嗯?”鸠般茶冷笑,chu砺的指头狠狠地挤入那湿润的紧窒内,月姬立即像呻吟著弓起腰来,被压制的双腿难以控制地轻颤。

“殿下──啊啊──鸠般茶大人──”月姬被那chu糙的手指玩弄得哭叫,敏感的X壁被挑逗得紧紧收缩吸附他的手指,而男人的手指却J准地寻到她的敏感处,又重又狠地顶戳那块软R,指头猛力地勾弄,速度更越来越快,她的腿间被不可遏制地搅出Y荡的水花,温热的蜜潮一波接一波随他的手指涌出她的壶口,流泄得她的腿窝处都是湿淋淋一片。

“小东西,你的蜜汁很甜呢。”鸠般茶伸出舌尖浅尝了一番手指上的香露,随即对地毯上娇美的小魔女道。

“啊啊──鸠般茶大人──”她被大人的手指玩弄得高潮了,身子更是瘫软得如同棉花糖般,唯独袒露在男人眼前的小X里还在继续泄流出蜜糖般的香Y。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