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高h文——为夫们等娘子好久啦—擎天一柱

“那快点干,插进去又抽出来,用力点,别怕。”六叔说着,又对四伯母问:“怎样?四嫂你感觉怎样?小龙鸡巴真进去了吗?”

“是进了一点点,可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自个儿手指!”

四伯母抱怨,不过想了想有对苏龙安慰:“但小龙你高兴就好,尽情干到你觉得够为止吧,可千万不能再哭鼻子知道吗?”

苏龙默默点头,虽然感觉不到做爱的真正美妙,知道鸡巴再长一点再大一点定会更舒服。

可这新鲜感,鸡巴进去那么一点点的美妙,让他不想停止,最后,觉得一直贴住四伯母屁股,就让鸡鸡尖头一直在小穴里呆着一点点反而更舒服,干脆不动。

四伯母和六叔见状面面相觑。

“小龙,你这么做爱可不对,是要让鸡巴在小穴里插进抽出才算真正做爱的!”四叔教育道。

苏龙尴尬:“可是我觉得这样更舒服。”

“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完事啊?”

四伯母生气:“算了了,伯母来仰躺着给你干,看能不能插得更深一点。”

接下来,四伯母仰躺着大大张开双腿,苏龙跪趴上去把鸡巴插入她小穴,这次总算进入更深一点,苏龙感到更美妙,然而对四伯母来说,完全没什么感觉!

这做爱,简直开玩笑!

她无奈的忍着,等到苏龙无厘头的乱干许久,累得不想干了,才结束这没意思的做爱。她和四叔又嘀咕了几句,意味深长的对苏龙千叮嘱万嘱咐,教导苏龙许多做爱相关,然后各自离去。

事后苏龙怔怔的呆在山上很久。

回忆着四伯母和六叔不经意的摇头鄙视,相处过程中说的意味深长话语,一直在苏龙心间抹之不去,好几天时间过去,懵懂的他不仅没忘,反而更清晰明白四伯母和六叔的鄙视。

无怪就是嘲笑自己做爱不行!

直到如今半个月过去。

苏龙彻底明白,四伯母和六叔嘲笑自己没错,这让苏龙越想越气,咬牙切齿,本来想等长大后报仇,此刻,握着被红蛇咬过而变粗长的鸡巴,迫不及待。

“哼哼,笑我插不进去,这次回去,定要插穿你子宫,插破你肚子,看你还笑不笑我?”

苏龙嘀咕着愤愤不平,又有些可惜:“可惜六叔在那事发生后,怕暴露会有麻烦,逃着出外打工去了!”

苏龙得意的边走边碰自己鸡巴,实在怕又变得短小回去不能报仇,急匆匆的往家里赶,期待四伯母正好在家,那到家就可以干她报仇了。

自从那事后的半个月时间过去。

苏龙也曾经几次三番缠着四伯母再做爱。

他一个小孩子,进四伯母家根本无忌讳,不担心任何人怀疑,可是,每次干都让四伯母觉得没意思,发痒难受徒增烦恼,在同意的三次之后。

第四次,推脱着不让苏龙干。

最后发现拒绝也不会让苏龙暴露秘密,当苏龙提出要干她的时候,更是冷眼相待,在无他人的情况下,毫不掩饰鄙视嘲讽。

“小孩子一个,鸡巴没用,以后别来找伯母干这种事了,让伯母难受你好意思吗?”

“等长大了以后来找伯母干还差不多,现在多吃饭去让鸡巴早点长大。”

“都说了,不准再跟伯母说干这种事。”

.......

一句句责骂的话语,是那么的伤人自尊心。

让苏龙最近都无脸见四伯母,当真不愿面对那毫不掩饰的鄙视之眼。

苏龙不服气,知道自己鸡巴没用后,绞尽脑汁想要增长增粗,然而都成功,直到现在,他是那么的感谢那条红蛇,哪怕只是变长变粗一阵子,只要能报仇,就无怨无悔。

可是快回到家里的时候。

苏龙绝望的发现鸡巴在缓缓变小,最后,变会没被蛇要前的样子,软绵绵的如一条小蚯蚓!

“怎么会这样?”苏龙脸色一垮。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