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吃我下体——儿子夜里上我了—风情万种

祁北斗笑了下耸肩不说话。也不刻意刁难孔雀了。差不多,几句话的功夫,他也算是知道孔雀这人是什么样了。表面上是安静,又客气。但实际上,还是有点儿内涵的。就她那个貌似不经意的“四两拨千斤”,祁北斗还是看得出来的。这要是都酝不出来的话,还真是枉费他在高门大户里呆了这些年。

正好菜上了,本来热闹的气氛也是慢慢的冷却下来了。祁北斗也动筷子开始低头吃饭。不过桌面上还是显得比较奇特的。因为只有就孔雀和祁北斗这两个人在吃,剩下的人还是在讨论着等下去哪儿打发时间。

祁北斗还抽空看了她一眼。这还真是奇了怪了,这个女的是天生就不喜欢热闹还是不合群怎么着,别个都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怎么就她一个人低着脑袋吃?而且也不是装得不在意,是真的不在意。要是听到别人问她,她还要事先小小的皱个眉头,才抬起头来回话。

有意思,祁北斗眯了下眼睛,嘴角有点不自觉的开始上扬。因为他是有点执意独行的人,偏偏巧了,他今天也是哪里都懒得去了。这下正好遇上个同道中人。

其实也不算是这么回事。孔雀不喜欢人多,这个毛病她一直都想改,不过效果不佳,人多的时候她就有点抑制不住的想要臭脸。这会儿可能正好赶上趟了。要不是她见着宋贝特那本来就有点为难但还要装得一副很热络的样子,估计就走人了。

宋贝特是躲不过,她那真的是没办法。一个女人想在B市混饭吃,除了有后台,再就是靠关系。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得罪不起的。她是脾气不好,但是她也不会轻易得罪谁。这偌大的公司她还要撑着,开罪了谁也没人替她买单。

她是可以任性,但是任性完了之后也只能自己收拣场子。还好宋贝特认识的男人都比较绅士,不会搞些“强买强卖”的事情,所以也还好,顺着点儿意思就完了。

没办法,曲意逢迎也是得做的场面事。几个男的想着顾着两个女士的人,就随便说了句,“等下去看电影吧,反正就当是休息休息。”

去,还是不去?宋贝特不停的跟孔雀递眼色,孔雀点头回答了一句,“荣幸之至。”其实她那叫一个纠结啊,不想去!看个么鬼电影撒,不想看!本来跟宋贝特两个人吃饭逛街搞得好好的,现在一下冒出来了这好几个大老爷们儿,搞得像挟持人质样的。也还得点头微笑说好,真是吃了个哑亏。

其实祁北斗也不想去,看个么鬼电影,他也不想看。不过为了看看身边的人到底是什么角儿,他也就迁就了这几个人的馊主意了。

不过真去看了电影的时候,孔雀还真的就知道他们所说的看电影,跟平常的不一样。这几个人看的,还就是包场电影。拣了个VIP厅不说,坐的最正的位子,有专人服务,还非要包场。在她看来,还是有点多此一举的。

“别怕给他们添麻烦,别人就是喜欢讲派头长脸子的。这几个不是当官的,所以就喜欢享受享受特权。”宋贝特压低了声音和孔雀说着,孔雀点了下头,揽住宋贝特的肩膀也贴着她的耳朵说话,“等下我有点儿事要先走,约好了的时间。”

“不是吧,你非要去?”宋贝特脸上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约好了,不去不行。我知道你怕,你甭去了,做好你的事吧。”她拍了怕宋贝特的肩膀,一副爷们儿样,笑得贝齿尽露,很是爽朗。

“好好好,你去潇洒快活,我活该受憋。”她那个口气酸得硬是让孔雀笑得更开心了。

其实孔雀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姑娘。有钱有后台就不说了,自己努力得很。她的地位除了出生,剩下的,都是靠她自己奔出来的。现在宋贝特的吃穿用度招呼客人的钱,都是自己的出的,家里的钱,一分没拿过。做人是傲了点摆了点态度,但是真正要点头哈腰的时候,脖子也是低得下去的。

几个人坐着看,看到一半,孔雀借口说去洗手间,跟宋贝特打了个招呼就拿着包包往外面走了。本来坐得里孔雀最远的祁北斗看到了,不动声色,等她出了门,自己也是起身跟上了。身边的人问起,他也是说,“去洗手间。”

祁北斗一出门就看到孔雀往出口处在走,他连走带跑的跟了好几步才跟上。他伸手拍了下孔雀的肩膀,“洗手间在反方向,如果是尿急的话,我想你是走错了。”

一语点破,祁北斗把她所有的后路全部断了干净。他挑了下眉毛,就想知道这女人下一步还准备怎么鬼扯。

哪个知道孔雀倒是一副释然的神色,“好吧,被你抓住了。我就是不想看那什么鬼电影,你要是想看的话你也不会跑出来吧?”言下之意是,咱们半斤八两,你没什么立场指责我。

他眉毛一挑,这女人厉害,讲话的时候口头上还真讨不着什么便宜。但祁北斗从来就不是落人下风的人,他伸手捉着孔雀的胳膊,“既然咱俩是共犯,那就一起逃吧?”

“逃可以啊,我没熟到跟你动手动脚的地步啊。”孔雀不动声色的挣脱了北斗的桎梏,向后退了几步跟他保持着距离。她眼里的警告不带一丝做作。这倒是让祁北斗看出了新鲜。嘿,他给脸子对方还甩都不甩,铺个楼梯不给下,这倒是第一次呢。

“那就走着?”祁北斗做了个请的手势,孔雀笑了下,倒是不讲客气的走在了前头。北斗笑了笑,嘿,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儿意思。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