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塞进去是什么感觉——老师伏在桌上啊恩哦—妹妹的丝袜

“你听不懂人话吗?”骂人的声音立刻传出,对讲机又立即被挂断。

她愣了两秒,手才又放到门铃上,身后就传来了李管家的讶异声。

“佩蓝,你怎么来了?”

“李妈妈,快开门,家伊生病了!”

“怎么会这样?!”李管家手忙脚乱地在钱包里找钥匙。

她拿过李管家的购物袋,心神不宁地看着大门栏杆内的白色主宅。

外头的大门一开,许佩蓝就往主宅里冲,只是才一推开门,一阵咆哮声就往她的耳膜里冲。

“你这是什么母亲!三天两头不在家,生而不教,不如不生!”沙家驹愤怒地摔破一只玻璃杯。

“我不跟酒鬼说话。”沈莹冰冷的脸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变化。

“连一只母狗都比你保护孩子!你如果没血没泪没感情分给自己的孩子,你干么生下家伊!”沙家驹凶狠地朝沈莹跨近一步……

“我和家蒨这两个血淋淋的例子,还不够你自我检讨吗?”

“你不要太逾矩,你们都是我养大的。”看着沙家驹几近扭曲的五官,沈莹心头竟有些发寒。“你这是对母亲的态度吗?你们都是我养大的。”

“我们是李妈养大的!还有,我宁愿你不曾把我生下来!”

啪地一声,又是一只花瓶落地。

“沙大哥……”许佩蓝站在门口打了个冷颤,难怪家伊不敢下楼来。

“你来做什么?”没有收起满眼的怒气,他伸出手阻止她进入客厅……

“地上都是玻璃,别踩进来。”

“家伊生病了,我要上楼看他。”她低着头,踮着脚尖还是踏进了客厅。

“你怎么知道他生病?!他生病怎么不到楼下来告诉我?!”沙家驹大跨步地朝她走去,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脚底踩到的是什么东西。

“你小心一点!”许佩蓝不自觉地喊着,再抬头时他整个人已站到她面前。

“啊!”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被他侧抱起身走向楼梯。她难堪地不敢朝沈莹的方向看上一眼。“我自己会走路。”

“少废话,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家伊怎么了?”

沙家驹的步伐没有因为抱着她而迟缓半分,而他脚下踩碎玻璃的声音,则让许佩蓝心惊胆跳地直往下看他的脚有没有受伤。

“家伊打电话给我,说他的头很痛、肚子也不舒服。”许佩蓝仰头看见他铁青的脸色时,决定接下来的话要小声地说:

“他听到你们在楼下吵架,不敢跟你们说,所以就打电话给我。而你的行动电话又没开机,所以我只好直接跑来。”

“行动电话是什么鬼东西!我干么要打开行动电话!我干么要让人随便就找到我!”不知道该骂谁,所以就把所有的错全推到行动电话上头。

“家伊怎么了?”沈莹在他们身后问道。

“你不用假心假意的关心他,反正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母爱!”沙家驹没有回头,抱着怀中的人儿走上楼梯。“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不用因为佩蓝在这里就虚伪了起来。她不是外人,你才是外人。”

许佩蓝的手连忙捂住他的嘴,怕他再继续说出伤人的话。

“一个浪迹天涯的人指责我不懂得尽到母亲的责任,你就尽到做儿子与兄长的责任了吗?!”沈莹有几分恼羞成怒。

沙家驹僵住了身子,整个人霍地回过了身。

“你有胆子再说一次,我就把你在世人面前那张高贵的面具全部扯破!面子这种不值得几分的东西,是你最在意的,不是吗?你跟了三个男人,每一次都是因为事业碰到障碍,而我们三个人的爸爸都恰好对你有帮助,你才愿意以身相许,不是吗?我会变成这种儿子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冷血无情的母亲,不是吗?”

一连迭的“不是吗”让许佩蓝咬住自己的手背,以免自己痛哭失声。紧靠在他身上的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此时的痛呢!

沙家驹的怒气全绷紧在肌肉上,而那些心里的悲哀则让他的眼神充满了痛苦。这些挣扎,他的母亲怎么会看不到?!

沉默之中,许佩蓝回头看向沈莹,却无法在她脸上找到任何伤心的表情。

她知道有些人对情感的感受力特别的低,但沈莹是一个母亲啊!

许佩蓝收回了视线,心疼地碰了碰沙家驹的脸。“我们先上去看家伊,好吗?”

沙家驹没作声,沉重地闭了闭眼后,继续抱着她往二楼走去。

“这里没玻璃,我可以自己走了。”她体贴地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