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叫我去他房间舔我B——岳的胯香—末世当道适者生存

高黎直接把无限电关掉说道:“还是先去药店,基地等会在去找。”

强韩赶紧回应道:“嗯,,,嗯,好的。”

十几分钟后吉普停在了一个小型药店的门口,药店的门已经本破坏很明显早已被人洗劫过,高黎在下车之前交待强韩注意车附近的动静,如果有人靠近并警告不听就直接开枪不要心慈手软,随后就打开车门进了药店,

药店内的光线有一些暗,到处都是被洗劫过得痕迹,货架上的药品已近不多了,东倒西歪的倒在那,高黎没有多看,直接进到柜台里面拿了一些绷带、酒精、维生素就出来了,高黎打开后车门,检查了一下杨鑫的伤势,

杨鑫很幸运,子弹仅仅从腰部穿过没有留在体内,高黎给杨鑫的伤口消完毒后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可杨鑫之前失血过度,现在脉搏微弱随时都可能会死,高黎知道他和杨鑫是相同的血型,直接用刀割开杨鑫的手腕,随后再割开自己的手腕以最粗暴的方式给杨鑫输血,

可过了一会就感到自己手腕一阵瘙痒,现自己的伤口就直接愈合了,就这样如此反复高黎一次又一次割开自己的手腕,终于杨鑫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但也应这样不断地重复浪费不少的血液,高黎现在就像之前的杨鑫脸色苍白给杨鑫包扎后就坐回了前座,他们继续开车前进,突然机械合成声再次响起

“警告!体内纳米粒子低于4o%,以强制升级纳米再生.......”

高黎在看着自己身上仅仅只剩下的百分4o,再回头看了看昏睡的杨鑫想了很多。。。。。。。

更多访问:Baⅰshu。La

高黎在输完血后感觉昏昏沉沉的,坐在前座上不自觉的就把眼睛闭上了,慢慢的感觉不到车子的颠簸,听不见任何吵杂的声音,进入了深度睡眠。

最先开始在高黎耳边响起的是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之后是新鲜的空气,其中夹杂着暑期的味道,随后,天亮了,高黎此时看清了自己,一副很小的躯体,独自站在树荫下,

“这....不是.....很多年前的暑假吗?”高黎在心里想着,可心声在耳边回荡着,

“这是梦境么.......为甚么会是这个场景.....”心中这么想着,

“高黎,高黎,高黎”

高黎回头一眼看到杨鑫一路小跑过来,杨鑫也是同样一副幼小的躯体,及时是在梦境中有一些意识还是存在的,看到杨鑫跑到面前高黎的第一句话却是:“你的伤好了?”

杨鑫笑了笑一只手摸着腹部说:“我这不知道为什么,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高黎也跟着笑笑道:“那就好!”

“嘿!你们两个居然先到了!走吧,我们去打台球!”第三个声音就这样突然想起,让高黎和杨鑫听得一机灵,这个声音让他们有熟悉又陌生,他们一会后头看到的是自己的另一个死党,叶沈明,他们同样的都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但是叶沈明没过几年就出国深造,从此失去了他的音信,现在想想的确有点怀念以前的时光的,

“你们两个干嘛在!快走啊!”

看到两个死党没走叶沈明有些急了,赶紧催促道,一路上杨鑫和高黎都没有说话,此时此景即使是梦境也显得那么的真实,让他们沉醉其中,一会他们就来到那个户外的台球场地,依旧是他们三人,一人一杆的打着台球,蝉鸣、艳阳、微风一样不少,台球店的老板也是悠悠闲闲的倒在躺椅上,散着扇子随手打开了收音机,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由于未被只晓得病毒突然爆,军方已在每座城市的外围建立了基地,请有能力的幸存者及时到基地避难,没有........”

听到这里,高黎整个人猛然绷紧,视线一直放在收音机上,杨鑫的行为也差不多,听到这条消息把他直接从沉进在过去的状态直接拉了回来,惊出一声冷汗,

但是老板依旧躺在那里很享受的样子,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叶沈明也是如此继续打着他的球,没有丝毫的反应,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走马灯一样,一幕幕的进行不受任何的干扰,

“吼.........”一声丧失的嘶吼在梦境中响起。。。。。。

“叶沈明!!”

“叶沈明!!!”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