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请你温柔一点|陈若雪校长12—潘神的游戏

似乎是不满意我的用词,臣哥哥开始诱导我,停止了抛送,只是抱著我问:“怎麽做?你说啊,要我怎麽做?”

我睁开迷蒙的双眼,正在巅峰处却这样不上不下,我只能夹紧双腿哀求他:“给我……”

“就是……继续插……”我虽然不觉得这种事情是多麽肮脏的,可是这麽直白地说,也还是有些害羞。

“用什麽插?”他还在循循善诱。

身体空虚感浮上,我忍不住扭动身体:“什麽?到底是什麽?你教我……”

“那叫**巴。”

我的耳朵腾地变得通红,可是身体的空虚却使我放弃了挣扎:“**……**巴……用**巴插我……”

“哥哥的**巴大不大?肏得你爽不爽?”

我干脆自己上下扭动:“哥!~~~~快用你的大**吧Cāo我,快啊~~~”

臣哥哥闷哼一声,又开始了抛送,这一次比一开始还要猛烈,我全身震颤著,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迎合他的抛送。下体狠狠地撞击著,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

作家的话:

出去玩了一天,回家突然看到好多礼物和留言,好开心~~~

所以晚上加一章,我是勤奋的小点心啊小点心~~~~

多谢zsmltt~~lylps~~yetta~~raincloud~~~~

我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奋斗,来吧,让你们的留言淹没我吧~~

☆、17 液湿秋千(H)

“这小làang穴真紧,爽死我了!”安臣拼命肏干,越干越猛,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guī头和yīnjīng,他真的恨不得一辈子待在这个小妖精的身体里。

“啊……哥哥……我要死了……肚子……肚子……快戳破了……”哀求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抽插,臣哥哥体力实在是太好了,就这麽抱著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疲累,丝毫没有要放下的意思。夜晚野外的微风吹拂,我们都在强烈的刺激下失去了理智,我发出yín荡的浪叫,更是激发了他强忍二十年的原始野性。他似乎开始不顾及我是否能承受,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抛送得力度越来越狠。

“啊啊──”一股滚烫的yīn精从子宫直喷而出,浇在臣哥哥硕大的guī头上,他发出舒服的喟叹,终於放下了我。我整个人瘫软下来,本以为最激烈的时候已经过了,他却翻转过我的身体,使我背对著他,像小孩把尿一样把我抱起来。

“不要……羞死人了……”我挣扎,但是在他面前,这挣扎实在无力。他抱著我,走到一架秋千前面坐下:“乖妹妹,要不要玩秋千?”

这个家夥!装作正经人,却总是要出各种点子。他抱著我的腰,xiāo穴对准他的guī头,慢慢地把我放下。这样的体位,使我全部把他吞进去,整个灼热滚烫的ròu棒就杵在我肚子里。

“啊……”感觉guī头直接就抵在心脏,那种饱胀感太明显了。他慢慢开始抽插,我抬起眼睛,能看到一片星空。

大guī头像雨点一般密集地插著我的花心,我也开始起起落落主动迎合:“哥哥……抓住我的xiōng……”

臣哥哥立刻从後面紧握住我的双rǔ,紧紧抓著,疼痛和快感并存,我拱著腰,双手罩在他的手上。

“啊啊……**巴好大……啊啊……”yín水不断从xiāo穴里涌出,臣哥哥的速度简直让我快要不能承受。yīn道里的大ròu棒,此刻又大又硬,温度灼人,把我的yīn道撑得张开到极致,格外充实。

“亲哥哥……”又酸又麻的感觉,舒爽到了极点:“大**吧哥哥……啊……胀……啊……”

这时,臣哥哥握著我的手,让我握住两边的绳索:“抓紧!”说著,他就荡了起来。

“啊啊……飞起来了……啊……”一边抽插,一边来回飞翔。天啊,这麽刺激的感觉。我紧紧抓著绳索,全身的肉抖动著,xiāo穴紧紧夹著臣哥哥的ròu棒。

安臣感觉到自己的大**吧被紧致灼热的xiāo穴里的嫩肉层层包裹,大guī头更是顶著子宫口,子宫口猛力吮吸著guī头,使他觉得无比畅快。

“别……别荡了……啊……”仿佛全身的细胞都炸裂,前所未有的高潮席卷全身,一股股yīn精喷薄而出。

“哦……”臣哥哥的ròu棒突然变大,他握住我的腰,狠狠抽送,guī头顶著子宫口,滚烫的jīng液像火山喷发一样,一股一股地喷射而出,我甚至看到我原本平坦的小肚子渐渐鼓了起来。

“啊──”他长长地吼了一声,终於停止了shè精,紧紧抱著我,下巴枕著我的肩膀。我们就这样,在高潮的余韵里痉挛,浑身哆嗦著,静静地相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