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会锦鲤吸水—沈丽玲婆媳同床双花—花魁命相馆:堪舆女

「明天见。」水漾在进入自己房间前笑着朝他说,没查觉这几天相处後,他看她眼光不同了。

「嗯。」梅森只觉得混身起生理反应,随後开门进入自己房间。

当夜外面打雷声哄哄作响,可能是较宽阔少大楼,声音传来听起来很恐怖,又加上窗外不断打下的闪电,感觉更恐怖了。

梅森准备就寝,门上传来急促敲门声。梅森随手拿条浴巾围住下半身,拉开门,水漾躲到他X前抱着他腰部,梅森愣住几秒,随即伸手拍拍她背部,关上房门将她带进房,到床上坐下。

「你怕打雷?」

「嗯。」水漾在他X前点头,快哭了的表情。

梅森忍不住亲吻她唇瓣,先是轻啄,转而用舌头深入的法式深吻。

他脱去水漾身上一件件衣物,亲吻她颈项。水漾在私密内衣被解开同时,不禁用手遮住身体上下私密处。

「梅森…。」

「嗯?」

「我…。我从来没有…。」

梅森把她手轻移开,轮流亲吻她X前两个小丘,灵舌在她粉红色两点上来回旋转,感觉舌尖下坚挺起来,好似小豆。他将头埋进她下身,含住含苞待放两片花瓣,来回拨动在花口振动着,吸着花蜜。

「哦。」水漾无法控制由唇边逸出声,感觉身体有种不熟悉骚动。

他把巨大男X象徵放入处女之地,他感觉到有障碍,停下动作,转而亲吻水漾细致女X肌肤,大掌触碰她身上每一寸皮肤。

他稍稍退出,改用手指进入,拨开花心直入。指尖很快沾满汁Y,滋润滑溜的通道几乎让他无法控制。

「噢。」水漾轻叫出声,脸上开始出现迷醉表情。

等到三G手指可以顺利进出,他将硕大很快塞进窄道。

「啊!好痛。」水漾指甲陷入梅森背部肌R,痛得叫出声,皱着眉。

「嘘,很快会过去。」梅森吻着她的唇,手在她身上游移安抚着她。

他停下动作,等她稍稍适应他的存在後,带着她登上幸福顶端。

「哦噢。」水漾大喊。

在她还感到意犹未尽,他退出拉着她手握住他,温热Y体在她手中流出。

床上血迹说明昨夜整夜疯狂。梅森轻抚怀中小女人身体曲线,两人赤裸身上只盖着轻薄丝被。

「水漾。」

「嗯?」水漾轻回。

「嫁给我。」

两个得不到家庭温暖的年轻灵魂好似找到浮木般,等不及将对方当成此生依靠。返回纽约後,直奔大宅,将水漾介绍给家人。

「什麽?」伊森以为自己听错,眼前这年轻亚洲女子不但是集团室内设计比图竞赛首奖,还在跟堂哥一同出差後变成他的堂嫂。

「你堂嫂,水漾。」梅森又重覆一次。

作家的话:

☆、花魁命相馆:堪舆女2-4

水漾笑着跟所有人微微欠身,心里稍稍有点紧张。

「梅森到书房来,我和爷爷跟你谈谈。」梅森父亲弗克斯二世以威严声音说。

「伊森,带堂嫂四处逛逛後告诉她我房间方向。」

「好的。」伊森向来以梅森马首是瞻,他听堂兄而不太听爷爷和伯父,甚至他母亲的话。

「爷爷和爸爸跟你说什麽?」稍後水漾问着回到房里的梅森。

「恭喜我们,还有交代一些其它的事和公事。」梅森没有说实话,他早知道自己的婚姻大事可能身不由己,豪门联姻才是爷爷和父亲所希望。但是他不愿有个实存名亡的商业婚姻,然後再流连花丛。

梅森在无後顾之忧下,将全心放在工作上。下班回家时间随着他职位跃升而越来越晚,有时甚至不回家,留在纽约市区。水漾则是在夏威夷案子结束後因为设计颇受好评而室内设计部门决定直接让她跳过实习生,成了室内设计部门正式员工。当然有许多小道消息传说是梅森的关系让水漾直接成为员工。

「小娃儿,爷爷不是狠心,而是你还年轻,不应该如此过下去。」老人坐在花园椅上双手放在拐杖上,转而采柔X诉求。梅森的爷爷弗克斯一世和父亲以及他们所有私生子女都对水漾和梅森闪电结婚扬弃符合弗克斯家族身份地位的盛大婚礼有些话说,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担心多一个人来分财产或是想夺取财产。梅森则是忙着在集团里抗外攘内,忽略水漾个X上的变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