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我眼睛让别人插我——小雪又嫩又紧的—西塘夜怅

一时是父亲含冤而死,永不瞑目的双眼,一时是未婚夫桃花杏林里,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转眼就成陌生人,那魑魅魍魉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都跑出来吓唬她,黑影压在她X口喘不过气来,她“啊──”的一声从噩梦中醒来。

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对面的铜镜,借着月光,映出她满脸汗水,鬼一样的容颜,她叹口气,拿起件衣服披上,艰难的下了床,下体仍然是揪心般的疼,她慢慢的挨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月光,眼泪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她发誓,这是最後一次流眼泪,今生今世不为任何人滴一滴泪。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屋檐下似乎有一黑影,她惊出一身冷汗,拉紧了袍子,压低了嗓子,说:“是谁?”

那黑影一闪不见了,一只野猫从屋角穿出,纵身跃向对面的林子。

她松一口气,终是觉得不对劲,这是王府一处偏院,陪侍的丫鬟看她不得宠都偷懒不来管她,偌大一个院子仅她一人,虽说王府守备森严,但她无依无靠又不受宠,真要碰上不法之徒,一点办法也没有。

想到这里赶紧关紧门窗,回屋休息。

又歇了些时日,终是无惊无险的度过,身体也回复的差不多了。

这日,她坐在门口晒太阳,丫鬟小玉中午送完饭後就不知去向,她也懒得搭理,只斜靠在门前的榻上休息。

不一会,小玉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姑娘,姑娘。。。”

她皱一下眉,有些着脑被打断了清休,

小玉激动的跑到跟前,“姑娘,王爷有请”

那麽M样,似乎请的是她一样。

娄书雪一惊,探到:“王爷可有提什麽事情?”

小玉擦一把汗,“那倒没有,有也不可能跟我一下人讲啊”

“哎呀,您怎麽还坐着不动,一会王爷等脑了,我们可吃罪不起”

说着拉起娄书雪梳洗打扮,不一会,亭亭玉立的一个娇人站在镜前,小玉得意的说,“我就说嘛,这麽美的一个人,比那榴花不知道强多少,王爷怎麽会说不要就不要,好了,快去吧”

<% END IF %>

☆、书房豔色

穿过与主院相连的天井,经过长廊,来到王府书房前,老远就听到屋内的娇笑声。

娄书雪站在门口,等守门的小厮进去通报,小厮通报过後,请她进去。

进的屋内,燕王并不在,旁边的休息内室传来女子的低语,:“王爷,你好大,哎──轻点”接着就是女子时断时续的呻吟声。

屋内的大床上,燕王半躺着,一手拿着卷宗,一手抓着腿间女子的长发不时的向下按住,一身透明纱衣的女子跪在他的腿间含弄着,老远就能听到口水吞吐的声音。

娄书雪隔着珠帘站在外屋,尴尬异常,只能静静的等着,她似乎能感觉到,燕王隔着卷宗看向她的火辣目光,她浑身不安起来,不敢想象假如跪在那的是她会怎麽样。

她突然觉得喉咙发干,火辣的痛,不自觉的咽下口水。

突然那女子啊的叫一声,男人低沈的声音,:“都吞下去”

女子卖力的吞咽着,伸出小舌从上到下仔细的舔允干净。

男人赞赏的拍拍她的头,说:“下去吧”

那女子亲昵的将头在男人膝盖上蹭着,撒娇:“王爷。。。”

男人在她小脸上捏一把,:“去账房领赏,就说我的口谕”

那女子开心的凑上前去,亲一下男人的脸颊,说:“多谢王爷”

女子站起身来躬身退了出来,转身看到站在外面的娄书雪,示威似的伸出丁香小舌卷起唇边遗留的白沫,然後嫋嫋婷婷走出书房。

娄书雪垂下头回避她的目光,眼角的余光却看见燕王拿起锦帕擦拭脸颊,那正是女子吻上的地方。

他随手将锦帕丢入污秽池内,对着外屋的楼书雪道:“进来”

娄书雪紧走两步来到内屋,男人的下摆上的亵裤尚且敞着,那巨物虽已疲软仍然大的吓人,娄书雪俏脸微红,转过头去。

男人看她一眼:“害什麽羞,又不是没见过,”

想起那巨物前些天在自己体内肆虐,害的她在床上躺了好些天,不禁对它怒目而视。

男人嗤笑一声,说:“过来,替我整理好”

楼书雪踯躅着,终是走了过去,不敢看那巨物,只是抖着手替他整理亵裤,突然大手一拉,

楼书雪软到在床上,男人手伸到她两腿之间,娄书雪身体一抖,颤声哀求,:“王爷。。。”

“我看看伤口好了没有,今天不碰你”男人大手拉开她的亵裤,长指伸到腿间的花瓣上,抚M着,chu糙的指头在娇嫩的花瓣上摩挲着,娄书雪还是疼的眉头微微皱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