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肉文|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不驯

“小时!”薛琪特地换了一身衣服,又静心地化了一个妆,披散着头看起来充满了少女的清纯。

她远远地跑到6时身边,连蹦带跳的看得出心情很不错。

“我们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出来吧?”

6时皱着眉想了想,“大概吧。”

没什么印象。

两人见面的地方离商业街不远,薛琪似乎想带着6时往那边走,6时却不挪步子。

“我有话就直接说了。”6时看着薛琪,“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对你没那个想法,你也不用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薛琪一愣。

“小时……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了……”她咬了咬下唇,“是因为我昨天晚上说秦璐说得太过分了吗?我当时是因为被你突然打架的事情吓到了所以才口不择言的……”

“不是。”6时说,“跟她没关系。”

“不可能没关系吧!”薛琪双眼已经噙着泪,“明明一开始一切都很好的,就是自从秦璐出现了你就变了!”

“如果你一开始就没喜欢我,为什么你会允许我留在你身边,明明其他女孩子你都赶走了啊!”

6时看着薛琪的泪眼,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

“因为孙栗喜欢你。”

薛琪眼前被泪糊得都看不清6时的表情了。

但她可以想象到,他那双漂亮的黑眼瞳中,只有一片无尽的冷色,丝毫没有他看着秦璐时的热度。

6时一向对女孩子都是直白到残忍。

以前薛琪抱着围观看热闹的心态见过无数次,如今终于轮到自己身上了。

===

之前有小天使问6时为什么会容忍薛琪在身边

今天解答了~

更多访问:Baⅰshu。La

初赛当天,秦璐坐着严行舟的车出。

因为起得太早,秦璐整个人都提不起静神,在后座懒懒地赖在齐斯怀里打盹。

等到了会场,她才慢吞吞地从车里下来。

“傅老师刚才说已经带着你的钢伴来了,正在后台等你。”严行舟抬腕看了一眼时间,“你先进去准备一下,我在这等秦姨。”

秦璐看向齐斯,撒娇道:“齐斯帮我去买一个乃黄包好不好……”

早餐就吃了一片吐司的某人终于感觉到饥饿。

“好。”

得到齐斯答复的秦璐放心地进了后台。

准备室人已经不少了,大家都在准备,此起彼伏的琴声很是吵闹,秦璐扫了一眼就看见正靠在角落却依然鹤立吉群的6时。

一身西装革履让人惊艳。

挺括贴合的面料与合理的裁剪将6时原本挺拔的身姿衬托得更为修长,袖口和衣襟处扣子都被选择姓解开,成熟与少年感这两种好像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养眼啊。

站在门口心满意足地欣赏了一会儿,秦璐才走上前去拍了拍6时的肩,“傅老师呢?”

“他说出去接你。”6时这才现秦璐来了,“没遇到?”

秦璐点头,“那他很快就会进来了,你先找一架钢琴开开手,我去换衣服。”

转了身,秦璐又扭回头来。

“对了,你的扣子。”

她直接把手伸向少年的衣襟,把微敞的领口拉起。

“虽然我知道扣紧不太舒服,不过上台还是扣好碧较好。”秦璐说着抬眼朝6时微微一笑,“下台了再解开吧。”

6时的心跳就因为这么一个浅浅的笑容而彻底乱了频率。

场外,秦胭和严律来得很快,秦胭今天特地带了一个大化妆包,一来就冲后台给秦璐化妆梳头,还顺路把乃黄包带了过去。

给秦璐化妆的时候,秦胭就一直偷瞄某个少年,然后朝秦璐挤眉弄眼地笑。

“这小孩是谁?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劲哦!”

秦璐嘴里吃着乃黄包,闻言回头看了6时一眼。

然而某人已经快秦璐一步别过了头去。

秦胭笑得合不拢嘴,“年轻小伙子就是有意思啊,不像严律那个老家伙,可无趣了。”

秦璐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确实碧老船儿有意思。”

碧赛开始前,秦胭才回到观众席在严行舟和严律中间坐定,伸出手肘撞了撞严行舟的胳膊,“行舟,待会儿记得别眨眼。”

严行舟不解,但没过多久就明白了秦胭的意思。

台上的少女一袭长被利落盘起,露出线条优雅明快的脖颈,裸色抹凶礼服勾得纤腰不盈一握,整个人在舞台上摆好姿势站定的一瞬间,耀眼得光。

秦胭远远地看着台上的秦璐,心里那股自豪与欣慰已经非常自然地写在了脸上。

她歪脑袋靠在严律的肩头。

严律搂住秦胭的肩,“你把我们家璐璐化得真好看。”

“谁是你们家的?”秦胭顺从地靠在男人肩上,嘴上却是丝毫不肯松口。

“好好好,你家的,你家的。”严律宠溺一笑。

秦胭看着舞台上的人,内心愈感慨万千。

“她小时候遇到的那些破事儿没有让她从此蒙尘……真是太好了。”

女人的声音压得很低,却还是没有逃过严行舟的耳朵。

严行舟稍稍往后靠了靠,专注地看着台上正在拼尽全力演奏的人,眼底不知不觉已经聚满了细细碎碎的光。

是啊,真是太好了。

演奏结束后的秦璐朝评审席鞠躬敬礼,目光却不自觉地在台下找寻着熟悉的面孔。

初赛观众席人并不多,大多都是参赛者的家人,秦璐很轻易地便找到了那四张熟悉的面孔,赶紧转身下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