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插深些|大学女生惨遭轮全篇_异术全才

从那人背后闪出了那个珠宝店老板:“这东西,最多值一百块,你竟然卖出了一百万的高价,你还说不是诈骗。”

“兄弟,我这叔叔脑子有点问题,做事情经常颠三倒四的,所以请你还是取消这笔买卖,否则惹上官司,可就不好玩了。”那人绵里藏针地威胁道。

方尘心里一疼,这钱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口袋,再拿出来未免有点心疼,但是此情此景,不退估计是有麻烦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答应。

可是那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却指着那人直跳:“你才脑子有问题呢?我研究风水多年,这确实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可惜你们被金钱迷惑了双眼,居然买椟还珠,真是气煞我也。”

那人也恼道:“收起你的破相术吧,你说说你整了那么多年的风水,有哪一次被你相中了。要不是爷爷让我帮忙看着,爷爷留的那份家产早就被你败光了。”

那位仙风道骨的老人还在争辩:“以前的事情我不大确定,可是这次我的确能确定这就是快宝物。”

可是那人不由分说,让珠宝店的老板搭把手,把老人强行带回家。

从周围的只言片语中,方尘了解到这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和眼镜男是叔侄关系,他们家是买卖古董的,那家珠宝店就是他们开的,而那个所谓珠宝店老板其实是总经理而已。

方尘感觉非常失落,眼看着这天大的馅饼就要砸中自己,怎么一下子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他拿起那块似玉非玉的传家宝看了看,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又把他重新挂回了脖子。

方尘在租住的宿舍楼下,转悠了两圈,确信包租婆没有在家,才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房租已经拖了好几个月,本来想等这个月工资发下来再交,可是随着在老板脸上的那一巴掌,什么都没了。

回到宿舍,倒头便睡,方尘和别人发泄的方式不一样,有些人选择喝酒,有些人选择运动,可是方尘却选择睡觉,一觉醒来,什么都忘记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方尘被一阵刺眼的亮光惊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窗外黑乎乎的,应该还是晚上,可是这亮光从哪里来的。他环顾四周,原来亮光是从自己的传家宝上发出的。方尘从来没有看到过传家宝有如此异常的现象。

方尘睡意全无,这是怎么啦?

方尘想到了母亲,对,打个电话回去问母亲。

方尘的家在遥远的小山村,条件挺艰苦的。至今还没有安上电话,方尘是的电话是打到邻居家的小卖部,让小卖部的老板帮忙叫母亲接电话。这一来一回,十多分钟就过去了。

传家宝上的光芒越来越盛,最终如同烈rì般的炙热和刺眼。看着传家宝如此异样,方尘的心里竟然隐隐有股不安。随着那光芒越来越盛,那股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电话终于接通了,方尘告诉了母亲这里所发生的情况,母亲一听大惊失sè,忙道:“儿啊,你要小心啊,快看看周围有什么异样?”

“怎么啦?”母亲是个镇静的人,可是听母亲的口气竟是相当得紧张,平rì里没什么大事,母亲不会这般惊慌失措。

“儿啊,赶快离开那个屋子。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一下。”电话那头母亲焦急地喊道。

“为什么呀?”方尘不解地道。

“快出去,别问为什么?”母亲大声地喊道,仿佛再迟一秒,就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方尘拉了拉门,可是无论方尘怎么使劲,门却始终打不开。

听到这个情况,母亲急得快哭出声音来:“儿啊,我们的这块传家宝会预示吉凶,当年我们家地震的时候,就是这块传家宝预jǐng,才保住了我们一家人平安。如今的情况和当年一样,一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母亲,你别急。我已经出来了。”为了避免母亲担心,方尘撒了个谎。

放下电话,方尘才知道原来那股不安竟然不是空X来风。他用力地拉着门,可是那门竟然纹丝不动。透过门缝,方尘看到一股股青烟从外面冒了进来。透过猫眼,方尘看到外面火光一片,楼道里都已经成了火海。方尘冲到了阳台,可是阳台上有坚固的防盗。

他看到楼下人头攒动,早已站满了各式各样的人,也有些人穿戴不奇地站在那里。方尘看了看手机,现在才是凌晨三点。应该是半夜起火的,想是刚才自己睡过头了,所以大家都跑下楼来,自己竟未察觉。

方尘冲楼下大喊,方尘住的是三楼,楼下的人自然全部听见了,纷纷抬起了头对着方尘指指点点。那位包租婆显然也看见了方尘,不由得大惊失sè:“你,你怎么还在楼上。”

“我想要下来,可是门打不开。”方尘大声喊道。

包租婆一听,腿都软了,旁边的人连忙扶住。大家以为包租婆是担心方尘的安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犯下了天大的错。那房门是她用大锁锁的,因为方尘欠了好几个月房租,方尘又一直躲着她,她就想了个绝招,用大锁锁住门,让方尘进不了门,可是没想到却yīn差阳错,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事要是查起来,她不就等于杀人凶手吗?

房间里烟雾越来越大,温度也越来越高。外面的火苗已经窜了进来,房间里的窗帘和木板“呼”地一下着起火来。房间里登时成了一片火海。

方尘左冲右冲,到处都是火,分不清方向。那炙热的高温和浓厚的烟雾,让方尘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看着桌上光芒越来越盛的传家宝,方尘苦苦一笑,原来它竟有这种功能,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难道自己竟要这样死去,不,不能。自己才二十二岁,还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还没有好好报答一下母亲,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没做呢?不,不能就这么死去,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软。只有桌子上那传家宝,突然如同爆发了一般,一股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shè向浩渺的夜空。

就在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即将熄灭的时候,他看到天空中似乎一亮,仿佛如同暗夜里的流星,划过天际,直向自己冲来。难道这就是临死前的幻象吗?是天使要带自己走吗?

那星光确实朝自己而来,原来死前还能如此绚烂。轰隆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撞开,然后自己仿佛变轻了,呼啦一下子,飞上了天空。

他看到底下有好多人在惊异地挥手,还有一闪一闪的亮光,仿佛是照相机的闪光灯在亮,真是奇怪。他还听到了底下人们传来的尖叫声。曾经看过报道,人将死的时候,灵魂会出窍,难道这就是自己灵魂出窍的时候。只是他的眼皮越来越重,景象和声音也渐渐模糊。

当方尘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方尘竟然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怀抱里。难道这是上帝派来带自己上天堂的天使吗?果然天使就是不一样,人间哪里会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是瞬间,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周围的环境怎么这么熟悉。这片公园不就是自己经常散步的地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