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少妇廖雅婷—荡翁乱妇的艳情史—平凡女人的爱欲

车子越飙越快。周围的景物飞速倒退,在眼睛的余光中,形成一片片倒影,孙茗卓也是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兴奋,真正的有一种我心飞扬的感觉!

自己有没有做赛车手的潜质他不知道,可孙茗卓却明白。自己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飞一般地感觉。若要形容,那就一个字儿。爽!

从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前方,一颗心脏随著车子一起飙了起来,飙车这种东西太过刺激,她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来。

突然,“呲”的一声刹车响,有几辆车子横著拦在了马路中间,孙茗卓根本毫无准备且车速极快,从云以为要撞上了,吓得牢牢的抓住车门上面的把手。

“坐稳!”孙茗卓对胖女人喊道,带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碍事。

说著便急打方向盘,踩住刹车,向右飘移了五十度,惊险的与道边护栏差点相撞,猛的再一踩油门,又急向左打方向盘,车向左转了三十度,离开危险区後再转二十度,恢复平衡,手下快速换挡,踩住油门消失在了这条道路上。

整个过程从云一直把眼睛瞪的老大,现在才长松了一口气,还是难以恢复平静,连问上男孩一句话的感想都没有了。

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男孩的认识太过片面。怎麽会突然冒出几辆车子堵在中间,从云扭过头疑惑地看向男孩。

孙茗卓轻抿起嘴,耸了耸肩,“不清楚。”其实他刚才一出来就从後视镜看到後面有几辆车在跟著,不过是些菜鸟,他压根就没放心上,甩掉他们轻而易举。

倒是没想到前面还会有车子等著他,看来是专门等他的。

=============================分隔线=============================

被落在後面的阿胜泄气的一敲方向盘“妈的,(打通电话)小姐,让那个小子跑了。”

陈莉薇,“废物!一个小子你们几个都搞不定?”

阿胜,“小姐,这个小子後台很硬。”

陈莉薇不屑,“再硬硬得过我的希哥?行了你回来吧,明天我再叫希哥出场教训那个小子。”

“是。”……

第五章 这里,很空

看著身旁嘴角弯起、一脸不羁的男孩,从云被扑面的疾风吹乱了头发,声调不自觉的提高,“要去哪里!”

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跑车的速度令人感觉如同飞在云端。从云只觉得晕乎乎,脸又烫又涨,身体里血液翻涌,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在膨胀。晚风尽的吹在脸上,她没有年轻人那种想尖叫的冲动,只是突然觉得,生命也不过如此!

车子沿著整洁宽敞的街道飞驰,葱郁的树木过眼而退。

片刻之後,车子偏离大路,向右下方一沈,径直向通往海滩的小路行去。

雪白的浪花一声声拍击,碎花似的水珠涌向沙滩,然後很快便又殒落下来。

孙茗卓摇下车窗,腥咸温热的海风,立即弥漫他小小的车子。戏水的浪潮声穿过蒸腾著热气的柏油路打断了两人缭乱的思绪。

孙茗卓将车子直接开到了沙滩上,车子行驶在软软的沙滩上,速度慢了下来,停在僻静的沙滩一角,双手扶住方向盘,一双晶莹澄澈的眼睛凝视著碧蓝、美丽的大海。

一会儿之後,他霍地关掉引擎,拉开车门走下去,径自坐在引擎盖上,背对著胖女人,仰头看著夜空,声音听不出情绪,“下来。”

海浪的声音逐渐增大,咸湿的海风扑面而来。

夜晚的沙滩几乎看不到什麽人,放眼望去,海天一色的黑暗,早已不知在哪里融为了一体。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海。

海浪一波一波的席卷而来,锲而不舍的追逐著沙滩。幽深的夜幕缀满了繁星,在这里看,格外的空阔辽远。

从云不由得呆了,她在这个城市呆这麽久竟然从来都不知道大海原来是这麽容易见到的。

讷讷的走下车,绕到车前,站在男孩身边。仰头看著夜空,盛大的夜幕兜头而下,漫天的星星很近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来一般

她也在引擎盖上坐下来,屈起双腿,抱著膝盖,双目迷离的看著遥远的夜海。

微凉的海风吹拂过来,她微微的颤抖起来。双眸不受控制的弥漫起一层水雾

脑海里总有一张璀璨的脸孔不受控制的浮出来

宝石一般的眸子

轻轻抿起的薄唇

清瘦挺拔的身影

一头飞扬的黄发

他在笑

“胖女人,我可不可以抱抱你?”看似询问式的语句,孙茗卓的眸光却是霸道的落在了她清冷的脸上。

敢不给本少爷抱试试?老子就强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