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姊姊真舒服_姐姐喝多了,让我帮她—浪子江湖后传

黄念心看见自己宝贝这么快又硬起来了,遂将宝贝对正张梦心那桃源洞穴,用力一插,只闻「噗滋」一声,粗壮的宝贝已一插到底。张梦心「哎哟」大声娇唤出一声,只觉下体肉穴恍如破身似的,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得她娇躯一下子挺起紧紧地抱住黄念心,柳叶眉颦蹙,额头都渗满了细密的汗珠,连声说:“好痛,轻点,你这小坏蛋,你把娘弄得好痛。”

黄念心连忙停住宝贝的挺动,张梦心休息了一会,待疼痛稍解,她看见黄念心强忍欲火的样,心中万分不忍,温柔地宽慰他道:“念心,娘已经没事了,娘的下面好痒喔,念心,快用你粗壮的宝贝给娘止痒吧。”

黄念心鼓起勇气,再度挥戈前进。他再入这销魂ròu洞,感觉肉穴里热乎乎的,四周的yín肉紧紧得刮著宝贝,令他进出间畅快无比,大感舒爽,十分兴奋地全力抽插起来。张梦心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晨星般亮丽的媚眼紧闭,羞态醉人。

黄念心见了心神一荡,从未见过娘如此迷人,他宝贝一硬,欲火腾升,意乱神迷地挺起硬若铁杵的宝贝,在张梦心温暖湿润的销魂ròu洞中抽插不已。黄念心屁股一高一底地挺动,宝贝在肉穴中一进一出地抽插。张梦心只觉这宝贝抽插之际,肉穴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黄念心也感到宝贝及guī头,整个地被张梦心mī穴中的嫩肉抚弄着。一阵阵飘飘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张梦心是郁积多年的情欲今夜得以渲泻,自是尽情享受。黄念心是思求好久的销魂ròu洞此刻得到,当然恣意采弄。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黄念心气喘嘘嘘地抽插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如此一来宝贝与肉穴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母子俩的心神。

张梦心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什么伦理、道德,什么母子她早已抛弃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宝贝的抽插活动不已。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啊……念心……娘好爽……用力……宝贝……你插得真好……”

黄念心目睹张梦心这如醉如痴的销魂美景,荡人心魄的春呻浪吟声。他欲火高涨,血脉贲张哪还记得张梦心是他娘,只知道张梦心是一个能让他获得无比快感的女人。他宝贝在张梦心xiāo穴中,幅度更大地奋力地狂抽猛插。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张梦心的四肢百骸,张梦心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浅呻底吟不已“啊……喔……念心……娘爽死了……没想到我的念心子……第一次就……就如此会弄……”她白净肥腻的粉臀频频起伏,盈盈一握的纤腰扭动得更为厉害。

黄念心也是浑身通畅,无比舒爽。他听了张梦心这话倍受鼓舞,情欲更为亢奋,他挥舞着宝贝在张梦心嫩穴中又翻又搅,又顶又磨,恣意而为。他将张梦心送上了一个又一个情欲的巅峰。就在张梦心将要达到最后的高潮时,黄念心突然停了下来。张梦心妙目一睁,饥渴地望着黄念心,樱唇喷火地颤声道:“……念心……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黄念心气喘道:“娘……我……我要射了……”

张梦心眉目间荡意隐现,浪声道:“不要停……娘也要泄了……宝贝你……只管射出来……射在娘的肉穴中……射进娘的子宫里……快……”

黄念心听了这放荡地话语,刺激得他极力抽插。方才几下,张梦心粉妆玉琢的胴体忽地一僵硬,编贝皓齿咬住红唇,雪藕般圆润的玉臂,紧紧地缠抱着黄念心,销魂ròu洞一收缩,她肉穴本就紧小,再这一收缩,恍如要将黄念心的宝贝夹断似的,紧紧地纠缠包裹住宝贝。

紧接着,她芳口一张,「啊」低长地呻吟出声,销魂ròu洞一松,自肉穴深处涌出一股如膏似脂,浓稠无比的yīn精,浇灌在guī头上,玉体一软,浑身娇柔无力地躺在床上,娇靥浮现出愉悦、满足的笑容,她畅快地泄身了。

黄念心本来就宝贝酥痒难当,现在guī头再被那温热的yīn精一烫,只弄得痒酥酥的直钻心头。他心儿痒得直发颤,俊脸涨红,急促地喘息着抽插几下后,宝贝在张梦心嫩穴中急剧地收缩,一股滚烫浓烈的阳精,强有力地喷射在张梦心柔嫩温软的肉穴四壁的嫩肉上。滚烫的阳精,灼烫得张梦心娇躯直颤栗,娇躯轻飘飘恍如攀上云层顶端。她俏眸微启,樱桃小嘴「啊」、「啊」地舒爽甜美地娇吟。

而黄念心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他身体全力地向前一扑,倒在了张梦心软玉温香的肉体上。

张梦心拿过一旁金黄的绒毯盖在自己和黄念心身上,亮丽的美眸,柔情无限地凝视着黄念心道:“念心,爽吗?”

黄念心陶醉地道:“娘,真好,好爽,想不到交欢如此的美妙。”

张梦心道:“念心,娘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地回答。”

黄念心手揉按着张梦心丰隆柔滑的豪乳,道:“什么事,你问吧。”

张梦心被他弄得乳房痒痒的,她扭动娇躯,娇声道:“念心,不要玩了,弄得娘好痒,开始玩了那么久,还没够啊。”

黄念心嘻笑道:“娘的乳房这么好,我永远也玩不厌。”说着,他犹爱不释手地玩弄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