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古代艳情小说—燃烧的芍药

两人同时舒爽的喟叹了一声,李穆洋只觉得肉棒被层层软肉包裹着,这紧致的感觉一下子就让自己精关大开。

李穆洋睁开眼睛,看着卧室上方的吸顶灯,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做春梦梦到芍药就算了,竟然没等大刀阔斧的开干就秒射了。不过也庆幸是梦,不然以後怎麽面对芍药,万一芍药以为自己能力不够怎麽办,但一想到自己连芍药的手还没碰过,又有点沮丧,真想正大光明的和芍药在现实里也继续梦中的事情。不想还好,一想梦中香艳的场景,自己的欲龙又要有抬头的架势,李穆洋赶紧冲向浴室,冲了一半又出来换了新床单,再将沾满了精液的旧床单换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

再次回到卧室的李穆洋,扑倒在床上,只觉得今晚真是没法睡了,但心里又有点想重温之前的春梦。就这样,抱着被子幻想着自己抱着的是芍药的李穆洋再次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李穆洋看着穿着一身校服向自己跑来的芍药,只觉得这麽一套简简单单的校服,也只有芍药穿才最好看,又想起昨天晚上的梦,心里念了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後稳了稳心神,对着走到副驾驶门前的芍药说了一句:“早啊芍药”

芍药笑眯眯的对着点了点头,又看见李穆洋眼角下的乌青,问道:“李穆洋,你昨晚没休息好吗?”

李穆洋心里一惊,也不敢看着芍药,回到:“没,没有。”

芍药皱了皱眉,伸手指着李穆洋的黑眼圈说:“可你黑眼圈都出来了啊。”

李穆洋看着芍药担忧的表情,心里一喜,正想着要不要再继续装可怜,就感觉芍药的纤纤玉指抚摸上了自己的眼角,又想起来昨晚这双手不仅伸进阴穴之中淫荡的自慰,还来回弄着自己的小兄弟....他觉得自己的兄弟有‘睡醒’的架势,急忙打开车门对着芍药说:“好了,你别管了,咱们快走吧,一会迟到了。”

芍药点点头,但是心里却有点涩涩的。昨天听了姜昕的话还以为他很可能在追自己,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只默默系好安全带,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李穆洋知道芍药平时不爱说话,但是现在不是不爱,而是生气的不想说话。想到刚才自己紧张之下脱口而出的话,就想给自己两个巴掌。

“那个...芍药,我刚才不是有心的,你,你别生气好不好。是我说错话了。”

芍药看了一眼李穆洋说:“我没有生气。”

李穆洋不知道从哪里看见的,女生如果说没生气,那潜台词就是“快来哄我,我很生气”,於是又大胆的说:“我昨晚熬夜看策划案,今天满脑子想的都是策划案,刚才我真的是无心的。”

芍药听到李穆洋熬夜看策划时就已经心软了,H市每年有两次大型车展,李穆洋家的4S店刚刚起步,想要在车展期间打出知名度是肯定要忙的。芍药觉得自己帮不上忙还乱生气实在是有点无理取闹,只觉得自从认识李穆洋后越来越矫情。正自己跟自己闹别扭的时候,又听到李穆洋说:“再说我巴不得你管我,天天管我都行。”

芍药听後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还偏反驳道:“我管你什麽啊,再说我真要是管你,你周围人怎麽看你啊,岂不是觉得你没有威严了?”

李穆洋看芍药还能和自己开玩笑,一时嘴快说了一句:“没事,我爸妈说了,我以後肯定是妻管严,媳妇管我是正常的。”,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生怕惹得芍药更加生气。哪想到芍药只是红着脸‘呸’了自己一下:“谁是你媳妇。”, 他仔细看了看芍药的表情,发现芍药确实是没有生气,只觉得自己的春天要来了,怪不得昨晚做春梦,原来是吉兆啊!

芍药坐在班级里,看着讲台前讲的口沫横飞的生理老师,思绪飘到李穆洋那句“妻管严”“我想让你管我”,心里告诉自己别多想,要矜持。可是却怎麽也控制不住嘴角放大的笑容。

姜昕看着一脸傻笑的芍药,转了转眼睛,小声说了一句:“咦?李穆洋怎麽在外面?”。

芍药猛然抬头,可教室门前空无一人,哪有什麽李穆洋,发现自己上当了的芍药,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昕昕,你干嘛逗我。”芍药红着脸瞪了一眼姜昕。

姜昕看了一眼周围都在睡觉的同学,压低声音说:“我昨天问李穆洋为什麽接对你献殷勤。是不是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猜他说什麽?”

“说什麽?” 芍药觉得自己心里跳的厉害,好像有种以前参加完比赛,正在等待成绩公布时那种紧张的感觉。不,比那时候还紧张。

“他说他在追你。”姜昕刚说完这句话,就听下课铃响了。拍了拍因害羞而趴在桌子上的芍药又接了一句:“他还让我问问你是什麽想法,顺便多给他美言几句。”

芍药听了那句“他在追你”就已经害羞的不行了,又听见後面这两句话,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着了。嘴上说着:“才刚认识几天,哪有什麽想法不想法的。”,可是心里却快活的不得了,就好像你一直在期待的事情,按着你心里预想的方式发生了...

李穆洋觉得,芍药这一个月有点奇怪。会主动给自己发信息,会主动跟自己说起学校发生的大小事情,会同意自己偶尔提出的小要求,比如说晚上睡觉时手机也要保持通话。虽然保持通话是为了听到芍药的呼吸声,从而能让自己的梦境更‘真实’...

李穆洋想着芍药的变化,又想着芍药的改变是从自己每天做春梦时开始的,越发觉得春梦是个吉兆!顺便暗搓搓的想着,是不是该把告白这件事情提上日程了呢?可又一想...万一是自己想多了,或者芍药对着每个熟悉的人都会这样,那自己要是突然说喜欢她,会不会把芍药吓得拉黑自己?

就因为这个,李穆洋纠结的每日连春梦里都在练习告白。而每次‘告白’都会百分百成功外加来几次爱情的鼓掌,也让他增加了不少底气。

这天接芍药放学后,李穆洋看着正坐在副驾驶安静喝奶茶的芍药,正要开口,就听见芍药的手机响了。

芍药看着手机,每次爸爸的电话,都是妈妈心情不好,打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芍药叹口气。按下接听键。

“喂,爸爸。”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