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舔日日舔夜夜舔|bl小说完结_御龙令系列

云碧落呆了片刻之后,忽然呜咽地哭了起来。

冷辛岩站起身,望着远方说:“你身处皇G,G本不知道身为—个乡野平民要娶公主是多么不可想像的事,简直是难上青天吧?为了想娶你,给你一个正当的名分,而不是把你偷偷掳掠出来,他整整努力了十年。”

云碧落哭得越来越大声。

“为了娶你,他把我们五个兄弟全扯进了这趟浑水,我们抛开自己的事情来到高阳国,C手什么该死的政权交替,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只为了让他能娶到心上人。”

“呜……呜呜……哇…笨蛋!傻瓜!蠢材!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呜……”云碧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笨蛋傻瓜蠢材才会暴露这么危险的身分吧?你不会不知道见龙在田名列各国朝廷的特级通缉要犯名单之中吧?”冷辛岩冷哼一声。

“呜……呜呜…”

一想起自己之前曾经那样对待舒寒照,云碧落就越觉得心痛,干脆拼命地拉扯自己的头发。

“我真是个蠢蛋,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比猪还蠢,为什么我没有认出来他就是大哥哥呢?呜……”

云碧落边哭边不停地槌打自己,冷辛岩在一旁抱臂冷眼旁观,G本不理她。

那时候的大哥哥又瘦又憔悴,可是在七岁的云碧落眼中他就像天神一样,和初次见面时有着一张娃娃脸的舒寒熙G本不同。

是因为当时年纪小,所以记不清楚他的面貌吗?

而且她也绝对想不到像天神一样的大哥哥实际上却是个贱民吧?

该死的等级观念害惨了她。

“我真是蠢,我是傻瓜,是白痴,是笨蛋,鸣……大哥哥不会有事吧?如果他死了,我也要死,呜……”

就在云碧落哭得肝肠寸断时,门突地打开,满脸疲倦的宇文拓走了出来。

“他好了吗?”云碧落立刻跳起来紧张地抓着他问。

“醒了,但仍然很危险,如果过不了今晚,他就完了。”

“什么叫完了?”云碧落大叫,“你不是大夫吗?不是会救人吗?如果你救不回他,我就让太子哥哥杀了你!”

宇文拓甩开她的手,傲然地道:“那倒要看看你的太子哥哥有没有这个本事。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还让敌人给劫持,看来他也不过如此。”

“你这个……”正想骂他是混蛋,忽然想起他现在是舒寒熙的救命恩人,云碧落只有悻幸然地松开手,“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可以,不过不许惹他生气,暗器S在他的心窝边缘,只要稍微动怒就可能引发危险,而且,毒素G本无法完全清除,即使他有幸活下来,也要花上十几二十年时间慢慢疗养。记住,千万不能让他生气,切要顺着他的意。”宇文拓冷冷地说。

“不用你教我!”云碧落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进房内。

天底下她最爱的人就是大哥哥了,她怎么会去意他生气呢?

知道舒寒熙就是自己等待了多年的心上人,她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再去跟他呕气?。

“哼!”云碧落走进屋子,把门从里面关上。

宇文拓和冷辛岩相视一笑。

冷辛岩眨了眨眼,“你在骗她的吧?”

“我的医术值得怀疑吗?如果连那点小伤都治不好,那我也白混了。”宇文拓仍是一副傲然姿态。

冷辛岩戳了戳他的肩窝,“那你为什么要吓唬她?”

“你没见她刚刚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吗?不惩罚一下怎么行?”宇文拓眼望远方,“好想念左颜净啊,还是那个小乞儿王妃逗人喜欢。这个公主,哼,白送我都不要。真不知道小熙熙看上了她什么?”

“喷喷,爱情嘛,哪里有道理可说。”冷辛岩耸耸肩。

“什么?说得好像你很懂得个中滋味似的。”宇文拓好笑地看着好友。

“笨,不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哈,原来你也会拾人牙慧。”。

“虽然咱们五个都讨厌死那个公主,可他就是对她死心塌地。”冷辛岩仍是耸肩。

宇文拓望着湛蓝的星空,默默地想,也许真是这样吧。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舒寒熙望着泪流满面、呜咽不止的小女人说。

“呜……是我不对,是我又笨又蠢又傻又呆,简直比猪还不如,我应该早就发现你是大哥哥的,因为天底下除了太子哥哥,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像你对我这么好了。”云碧落边说边哭,最后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舒寒熙轻轻握着她的手,微笑道:“现在你应该叫皇上哥哥了。”

“啊?”云碧落张大嘴巴。

“就在今天,太子殿下登基了。”

“真的吗?”云碧落的眼睛亮了起采,“那四皇兄呢?”

“美其名被封为护国将军,其实是发配边疆。”舒寒熙微笑‘ 着。

“唉……其实四皇兄也不是个坏心眼的人,只是被他娘和左丞相硬逼着他和太子哥哥作对。”

“在皇室,兄弟阋墙是常见的事。”

“那左丞相呢?”

“被贬谪为平民,黄贵妃也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