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腿张开点好湿塞东西—少妇与猛男偷情故事/媚骨

见大家都没有异议,宁雍笑着领了阿蕙上桌,给大家介绍阿蕙这位是船舶赵家的四,闺名阿蕙,是我老友的爱女。这孩子赌牌有些天赋,诸位可别小看了她啊。”

万厅长比较热情,接口道原来是艺高人胆大啊!赵四早有耳闻,是茂城有名的才貌双全。今日一见,貌是名不虚传,才却要考量考量啊……”

陈四爷也轻笑,并不说。

“四哥,劳烦您带带阿蕙……”宁雍转而对陈四爷恭敬说道。

陈四爷并没有开口,却用目光在阿蕙身上转了转,示意阿蕙坐下。他也有五十来岁,面容白皙,像是常年不见阳光,十指纤柔,可见他平日里养尊处优;他是管理赌场的,没杀伐之气,却见宁雍都敬他一声“四哥”。

这样的人,才是真的可怕。

前世的时候,阿蕙和宁家虽然有来往,却只是和宁嫣然、宁太太,并不曾来过宁雍的赌场。对这位低调又神秘莫测的陈四爷,阿蕙更是不熟悉了。

她甚至不知江湖有这位爷的传说。

可这位爷的气场,让初见的阿蕙都意识到他的不凡。

阿蕙坐在原本曲处长的位置上,正对着万厅长。她和万厅长一方,陈四爷和陈市长一方。

大家说着话儿,陈四爷身边那位身材妖娆,带着金丝猫女面具的侍应女已经开始发牌。

阿蕙有模有样的把牌接在手里,开始了赌局。

因为今天的贵宾是陈市长,万厅长也只是个陪赌的。陈四爷又是和陈市长一方,所以整个牌局都在陈四爷的掌控之下,输、如何输,都特别有技巧,既让陈市长赢得刺激,又赢得漂亮。

赌术的技巧就在这里。

宁雍看了几眼,就又退到那边沙发上陪着陈喝茶。

曲爱雯已经坐到了她父亲曲处长身边。

“是赵家的四?”曲处长自从阿蕙不是陈的,也不是宁雍的,目光就开始在阿蕙身上溜圈,问宁雍。

曲处长是有名的好色。

陈就对他有几分反感。

不过陈市长喜欢曲处长,男人和男人相处,看重信用义气,贪财好色,根本不是缺点。而却最讨厌好色这点。

阿蕙跟曲爱雯差不多的年纪,而曲处长居然公然用色眯眯的眸子盯着阿蕙瞧。

“是啊。”宁雍语气一冷。

若是旁人的女儿,宁雍做做中间人也无妨。

可阿蕙是老赵的女儿。

老赵是宁雍所有里,最铁的一个。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一起做生意。宁雍每次遇到经济危机,老赵二话不说,要多少钱就掏多少钱。只要宁雍一句话,老赵就是赴汤蹈火。

这样的交情,阿蕙在宁雍心中就亲生女儿一样。

他能忍受曲处长如此猥亵阿蕙?

而曲处长也是个老油条。探视了宁雍的态度之后,曲处长无法从宁雍这些下手,只得收起心思,把话题转移到了旁处。

那边赌桌上,一局已经结束,毫无悬念的,陈市长和陈四爷又赢了。

阿蕙的牌技在众人看来没特色。

而陈四爷却多看了阿蕙几眼。

赌牌这种事,不管是市长还是厅长,他们都只是当做乐趣,而陈四爷却是当成饭碗。没人比陈四爷更加清楚牌桌上的伎俩。

阿蕙的确是输了,却比刚刚输的少。

她把陈四爷掌控的局面夺了几分。

陈四爷打量她,而阿蕙则笑眯眯抬眸,也回应陈四爷,可见她是有意的。

陈四爷嘴角就露出几分笑:这小姑娘有些心机,只怕是另有所图。可是图呢?

赌桌这边又开始了新的一局,曲爱雯却站起来走了出去。

沈永文也跟着走了出去。

曲爱雯觉得尴尬万分。她的父亲对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爱好。整个茂城的ji馆与戏院,他哪里不熟?捧戏子、养艺ji,家里一堆姨太太也就算了,如今居然打起人家小姑娘的主意!

的确,赵死了,赵家的大少爷不中用,赵家声望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赵家还是有些人脉的。

光赵嘉蕙和孟督军的独自孟子楠的纠缠,她就是曲处长碰不得的人!

这样的关系,曲爱雯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子都,而她的父亲居然视若不见!他是久混江湖的,胆子越来越大,根本不把阿蕙和孟子楠的关系放在眼里!孟子楠虽然是孟督军的独子,可在曲处长眼里就是rǔ臭未干的小毛孩子。

玩风尘场上的已经不能满足他了吗?

曲爱雯下了楼梯,沈永文一直静静跟着她。

他并不像平常那样询问曲爱雯到底何事,也不似平日那样关心她。

两个人单独下了楼,曲爱雯才发觉今日的沈永文,沉默得厉害。他不知在想,就是笑,也笑得很浅。

“永文,送我先吧……”曲爱雯心力憔悴。陈不喜欢她,她;她的父亲让她觉得丢脸,她难过;沈永文心不在焉,让她敏感的觉得跟赵嘉蕙有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