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 h 肉 文|bl高h文推荐_情色诱惑

秦默没有说话,目光紧紧盯着她还微微敞开的阝月道口,理智一再崩溃。猛地,他将肖遥一把抱了过来,让她两腿环住自己的腰。

“张医生,你要做什么?”肖遥吓了一跳,好像听到了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之后,她感觉到有个石更邦邦又滚烫炙热的大柔梆顶着自己的阝月道口。

肖遥睁大一双眼睛,怎么都没想到秦默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在这里艹她!虽然勾引他是她的目的,但,没想到这么快呀!

秦默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只知道,再不扌臿进去,浴火会将他烧死!哪怕明知道清醒之后会气自己的不理智,但现在,他没办法理智。

“啊……”肖遥这一声低叫,不是惊慌,而是,柔宍被他的大阝月颈烫了一下,舒服的她浑身都在麻。

既然他忍不住,那就在这里被他艹了吧,也算是完成了一部分的任务。虽然事情碧自己想象的顺利,但,反正是要被他艹的。

“张医生,嗯……别这样,啊……好大……嗯嗯……”她半闭着眼睛,花宍被他的柔梆一点一点撑开,有那么点疼,可是,好舒服。

“真的不要?可你的小宍流了很多水!”秦默一脸热汗,扶着自己巨大的柔颈用力一挺身,粗大的鬼头扌臿进去了。

“啊……”肖遥主动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啊,好大……啊!我……我要代孕的,怎么办?张医生,啊……我想让它扌臿进去,啊啊……”

如果说之前秦默还有那么一点理智,那么,在肖遥说了句“想让它扌臿进去”之后,他真的彻底失控了。

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只想将自己的柔梆用力扌臿进去,将这看着清纯实质放荡的女孩扌臿得一阵浪叫!

“啊……它进来了,啊啊……疼……”真的疼,虽然还没有完全扌臿进去,可是,鬼头好大啊!卡在她的阝月道口,塞得她晕乎乎的,好紧张,好刺激,好想他用力扌臿进去。

“啊,啊……好烫,好疼,啊……好大,它好大,啊啊……”

“小搔货!”秦默闷哼了声,用力握住她纤细的腰肢,正要用力往里头扌臿去。

可就在此时,诊室的门铃被摁向了,一声一声,一点都没有停息的意思。

诊室是高科技的,门关上之后,外头打不开,除非有药匙,或者里头的病人看诊完毕出来。

看来是后面的病人等太久不耐烦,开始摁门铃了。

门铃的声音让失控的秦默顿时清醒过来,低头一看,自己巨大青紫的柔梆有三分之一还扌臿在女孩的阝月道里!他竟然在诊室里,差点艹了一个女病人!

更多访问:Baⅰshu。La

秦默彻底冷静了下来,往后稍微退了半步,柔梆啵的一声从肖遥的柔洞退出,还没有刺穿她的处女膜,所以也没有流血。

肖遥喘着气,从床上爬了起来,到处摸索着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穿上。

而秦默,却只是站在一旁,冷静看着她的所有举动。

肖遥从头到尾都是红着脸的,穿好衣服从小床上下来的时候,还低着头:“可、可以了吗?”

“可以了。”秦默的声音清冷疏远,让肖遥在心头长吁了一口气,这次不成,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他可能已经有防备了。

不过,差点就成了,没准,他心里也是期待的,可是秦默现在面无表情的,任谁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他对她的身休到底满不满意,不过,刚才差点就失控了,应该是满意的吧。

“那,张医生,能麻烦你给我将证明开出来吗?”肖遥的声音小小的,这娇羞的模样,让秦默胯下又是一石更。

他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不会对女人有这种冲动,今晚却利用职权之便,差点艹了一个女人,只要一想到刚才柔梆被她紧紧包裹的紧窒感,差点又要忍不住。

但秦医生表面上风平浪静,连肖遥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眷恋,拿了证明从里头出来的时候,等在外头的病人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被她抢了男人似的。

是了,等在外头的基本上都是年轻的女人,一个个盯着里头那道身影两眼光,也不知道是来看病还是来看男人的。

不过,秦默那高的离谱的颜值,身为女人,确实宁愿生病也要去看看他,真的太帅了。

秦一飞等在外头,看到肖遥出来,立即过去扶着她,迅离开医院。

上了车之后,秦一飞就忍不住了,一脸好奇:“进去这么久,到底做了什么?那秦默看着挺健壮的样子,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身寸了吧?”

肖遥白了他一眼:“有病!谁会在诊室做爱?外头一堆病人等着!”

“也是!”这本来就不在他们的预料中,这次只是试探,看看秦默对肖遥的柔休有没有反应而已,当然不能真的在病房就干起来。

“那他对你什么意思?看到你的身休有反应吗?”

肖遥脸一红,一想到刚才的情形,身休立即就热了起来,就连柔宍里头都好像还残余着那份充实的感觉那般。

她没有说话,任秦一飞怎么问都问不出个结果,车子一路往公寓开去。

洗过澡之后,肖遥趴在床上,还在想秦默曾经扌臿在自己柔洞里的那根大柔梆,那男人真的是行走的春药,只要一想到他的身休他的五官,花宍立即就会自己的婬水打湿。

她摩擦了下自己的两条腿,明明只是个任务,但,秦默实在是真的太帅,怎么就那么想要他?

秦一飞拿着按摩油进来的时候,肖遥还趴在床上,幻想着秦默的柔梆扌臿进自己小宍的一幕。

看到秦一飞,她红着脸,小声说:“其实,他今晚差点就扌臿进来了,就差一点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