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胸大尺度叫床戏做爰——善良的小蛦子演员—愿者上钩

肉棒在花穴外儿转着圈儿,一圈接着一圈,把姜瑜的思绪也给绕晕了。

她根本未仔细听傅诚衍在说些什麽,只想要那在穴口附近徘徊的大家伙儿赶紧进来,狠狠的充满她。

可傅诚衍听了她的话,却是欣喜若狂,大手一捞,捞过了原本放在床头茶几上的手机。

姜瑜看到手机,疑惑的眨眨眼。

不过很快的,傅诚衍便将手机给放回了原处,而肉棒,则是以强悍的英姿,一举进入了姜瑜肉汁横溢的小穴里。

“嗯啊……好深……”

“小瑜,你刚刚答应我什麽?”

“嗯……”

“是不是要当我老婆?天天给我操,给我干,嗯?”

“嗯……动啊……快动……”渴望得不到满足,叫姜瑜的眼角积累了点点泪光。

“你这心急的小妖精。”傅诚衍笑着拍了下她的臀部,右手则往下探,摸到了在花蕊中被刺激的像颗豆丁一般,又硬又肿的珠蕊儿。

指腹狠狠一压,指甲划过敏感处,这突然其来的刺激,叫姜瑜的身子扭的更欢,呻吟也更为媚人了。

“来,乖乖跟我说一遍,我要嫁给傅诚衍。”

“嗯……”

“乖,快说,说了就给你最喜欢的肉棒哦。”傅诚衍道,用着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我要嫁给傅诚衍,听,很简单吧。”

“只要说出来,就能被肉棒操的高潮了哦。”

诱人的条件,让早已沦为情慾奴隶的姜瑜,在意识一片混沌中,本能的听从了男人的话,跟着复诵了一遍。

“嗯……我要,我要嫁给傅……诚衍……啊嗯……”

高潮时候的姜瑜,脑海里是一片折磨人的空白。

在思绪越飘越远之际,指听见有个人以极其温柔的语气,在她耳边低声呢喃道。“现在,你完全属於我了。”

那日欢好後,清醒过来的她发现,平时空荡荡的左手无名指上头,套了一指三克拉的钻戒,戒指内侧,是她和傅诚衍的英文名字缩写。

後来才模模模糊糊记起,那人似是趁着做爱的时候,哄的自己答应了求婚。

本来不想那麽便宜他,还要再好好折腾一下的,没想到傅诚衍见她不想承认,就从口袋里头掏出了那日的录音,直言若姜瑜不点头,就要把录音放给姜父姜母听,请他们做见证人。

姜瑜听到这威胁,简直一个大写的冏。

要知道,那录音里面,可还有许多儿少不宜的地方,一想到如果给父母听到了自己的呻吟还有那些浪言荡语……估计一头去撞墙的心都有了。

而且,以傅诚衍骨子里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估计真的干的出这种事来。

所以姜瑜最後还是半推半就的同意了这荒唐的求婚,幸好,傅诚衍自知自己理亏,补给了姜瑜一个几近於童话,浪漫而梦幻,甚至占了地方报纸头版头条的盛大婚礼。

姜瑜勉强的原谅了他。

只是万万没想到,原来新婚夜,也正好是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後一夜。

很难说清心里头是什麽滋味,但她知道,会有一个与她完全一样的人格,从她的灵魂分裂出来,代替她留在这里,成为傅诚衍的妻子,替他生儿育女,幸福而完满的过完这一生。

其实这样已经很好。

傅诚衍一踏进房里,便是见着愣愣的对着空气发呆的姜瑜。

很可爱。

真的很可爱。

一想到自己爱了十几年的女孩,历经波折後终於成了自己的妻子,傅诚衍就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也太幸福。

想到这里,人不禁傻笑了起来。

被灌多了酒,脚步有些紊乱,却还是准确的朝着床上已经换下新娘礼服的姜瑜扑了过去。

“小瑜!”

“欸。”

“小瑜小瑜小瑜。”

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猛亲了好几口,傅诚衍不管不顾的就将姜瑜给压到了床上。

姜瑜被傅诚衍的酒气给薰的头昏脑胀,人都还没缓过来呢,就见那张放大的俊颜狠狠压到了自己的脸上,眼睛对眼睛,鼻子碰鼻子,嘴巴更是不安分,直接用蛮力撬开了牙关,湿润的舌就这麽窜了进去,杂乱无章的亲着、吻着,横冲直撞的。

姜瑜都给吻的快要呼吸不过来了,逼不得已下,捏了把男人敏感的腰间,傅诚衍这才如触电一般,陡的抬起头来。

平常炯炯有神的双眸,此时因为醉意而显得有几分迷蒙,可眼底的喜悦之情却是叫人疏忽不得,姜瑜见了,觉得自己心底柔软一片。

“先去洗澡。”说完,俐落的一个反身,抱住枕头滚到了床边。“不洗澡不给碰。”

“怎麽这样……”傅诚衍嘟嚷着,委屈的噘起了嘴。

傅诚衍因着婚宴的关系,特地去弄了新造型,将黑发染成了微卷的深褐色,整个人显得风度翩翩更为俊帅,可现下这般无辜的模样,倒叫姜瑜想到今天婚宴上有人带来的一头贵宾犬。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